自由(0002) / 舞者:推石頭上山的人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舞者:推石頭上山的人 / 林世儒

我教過易學按摩、神聖舞蹈、正念靈氣、奧修靜心營、寧靜的藝術、光的課程……多種工作坊,雖然學員反應都很好,但個人喜好與因時間有限之故,這幾年幾乎只開按摩與律動課,其他的邀約都婉拒了。有了解的人問:你為何著麼喜歡神聖舞蹈?那不是你最辛苦,而且收入最少的課程嗎?我說是的,從財務上的角度看,它的確是個最差的選項,但從自己與學員的蛻變與成為自己的目的看,它是最佳的方法,所以我樂此不疲。

神聖舞蹈常讓我想起希臘神話中的薛西弗斯,他是貨真價實的「凡人」,而不是神,或神人混血的生物。只因為他膽敢運用機智洩漏天機冒犯天神,還用計銬住了死神冥王普魯頓,在引起眾神不滿與憤怒的情況之下,他被罰以每天不停地推著一塊巨石上山,到了山頂,巨石又因為自身的重量滾落下來。眾神不無道理地認為,再也沒有比徒勞無功、沒有希望的勞動更可怕的懲罰了。

每次跳神聖舞蹈時,我常會認為這一定是薛西弗斯發明的,因為跳舞時我發現自己同樣的被限制在相同的動作中不斷重複,而且不能增減與改變。而他因對眾神的蔑視、對死亡的憎恨、對生命的熱情,而遭受的折磨,一生注定反覆著徒勞的動作。在這無邊無際飄渺的時空裡,在漫長的努力之後,他終於把石頭推上山頂。頃刻間巨石朝著山下的世界滾落,於是他昂頭朝山下走去,一切無言的快樂便是在此。

在神聖舞蹈裡舞者同樣的接受這一切,也不斷的努力著。他知道自己是生命的主人,倘若個人的命運的確存在,他認為是無可避免而應該蔑視的。而命運是由自己一連串的選擇所創造出來的,隨著自己的的死亡而結束。因此舞者像薛西弗斯推著巨石繼續走,巨石也繼續滾動,生命繼續向前,並在這過程中學會接納與臣服,覺知與當下,於全然的臨在裡獲得內心的自由,寧靜、無怨、神聖與愛。

在最多的限制裡獲得最大可能的自由是神聖舞蹈的課題,更是人生的課題。我們受限於國際局勢、國家法律、社會規範、公司、團體、家族……等等有形與無形的束縛,如何從中獲得個人的自由呢?孔子花了七十年才說出從心所欲不逾矩這句名言,他完全自由了。

以才疏學淺的我所知的各種心靈成長方法,要達成這樣的全然自由,其中最有效最快速最可能的就是神聖舞蹈,所以我用心鍛鍊努力分享,我自己藉以蛻變了生命的品質,朋友們也從中獲益良多,因此我非分享這樣的方法不可。

自由就是認識自己、了解自己,工作自己,與成為自己。從自律中獲得自信,從自信中獲得自在,從自在中獲得自由。安住當下無憂無懼,自信自在就是全然的自由。


自由 / 海寧格

當我們的自由找到所追尋的目標時,它就會安定下來,別無所求。

但是還有一種自由是漫無目的的——它四處游蕩,沒有方向。這種自由無法達成任何目標,也沒有安歇下來的時候。

如果我們的自由是有目標的,它將充滿力量,並且能夠成就自己。相對地,那些漫無目的、四處游蕩的自由,只不過是一片空虛罷了,因為缺少指引與關註,這些自由也顯得軟弱而貧瘠。
我們的內在之旅有一種美妙的自由,它是有方向的自由,及時前方的目標——一個終極的目標,看起來隱而不顯。但是這個終極的奧秘並不會因為的隱而不顯而讓我們感到空虛,它依然帶給我們豐富與充實的感受。

我們不需要抵達什麼地方,僅僅是這趟內在旅程的方向,就足以帶給我們充實;而那無比的豐富也足以讓自由之心安定下來。因為沒有什麼會比走在這條道路上更加美妙!我們走到哪裡算哪裡。

這樣的自由會在哪裡安歇呢?在當下,就在我們全然處在當下的時候。只要時時處於當下,我們的自由就能安住在那裡。因為只有在當下,自由才能擺脫空虛,成就它自己。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