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痛是神最好的安排 / 黃詩君 (台北)


理智與情感如何相互交織,成為生命中最美的旋律?

世儒老師透過「西藏旋律 Tibetan Melody」這支「神聖舞蹈」,讓我們在「理智中心 」與「情感中心」自由穿梭,盡情的探索各種可能性。於是透過「身體中心」的運作,我嘗試調配「理智」與「情感」的能量使用比例,試圖烹煮出靈魂最美的滋味。

週二上課時,因為前一天在電腦前工作維持太久的固定姿勢,我的整個背部非常疼痛,感覺有一條筋拉傷了。疼痛到一度還讓我想放棄上「神舞」課。但我心中就是有一個直覺,跳完「神舞」後反而會好一些。這是屢試不爽的經驗。不論是我的身體或是內在狀況不佳,只要跳完「神舞」,整個人就像充飽100%的電,所有的不適瞬間消失。

原來背痛是神最好的安排。

跳第一次時,我發現背痛影響到我的骨盆,我連轉圈都覺得不順,跟機器人沒有兩樣。第二次世儒老師要我們大聲數數。原本應該柔美的動作瞬間變得剛強,彷彿在操兵演練,進入軍事化的備戰狀態。我觀察到全身肌肉緊繃,動作僵硬,背部更痛了,我的臉上忍不住露出痛苦的表情,還要嘗試讓自己面無表情,果真是修煉。

第三次老師要我們用另一種方式,試著跟著音樂哼唱旋律。我可以感覺到緊繃的肌肉慢慢鬆開,動作變得柔美。唱著唱著,瞬間心花朵朵開,竟然想要加入一些花式動作,小手指蠢蠢欲動,想要優雅的翹起來,像是楊麗花在唱歌仔戲。我知道這様的姿態不是神舞該有的動作,所以我必須克制楊麗花上身的衝動。感覺一哼唱,內在的情感全部四處漫延,幾乎氾濫。

神奇的是這次我的背完全不痛了,原來哼唱可以治療疼痛,情感的流動可以帶來肌肉的放鬆。

第四次老師又讓我們嘗試在心中哼唱,情感不像唱出來時那麼外放,心變得較為收攝。內斂的情感似乎可以觸碰到心更底層的地方,原本哼唱出來時,內在有一些負面的情緒,像是悲傷與無力感,似乎都轉換為更深層的情感。我可以感覺到情緒被轉化與提升,內在有一種寧靜而安穩的神聖感受。

世儒老師帶我們討論,大家發現數數是「理智中心」在運作,肌肉會比較僵硬,內在會感受到剛強,意識是非常清楚明白的,所有的拍點都能精準到位。哼唱則是「情感中心」的運作,肌肉會比較放鬆,心情愉悅,十分享受當下的狀態,甚至過於沉浸在個人的世界裡,動作也容易走鐘,不容易保持原來的姿勢。老師說「理智中心」幫助我們清楚,「情感中心」則幫助我們放鬆,但我們往往不是太清楚,就是太放鬆。如何跳得既清楚又放鬆,是我們的目標。

在老師的帶領下,我思考著如何運用剛才的體驗,將「情感中心」與「理智中心」做更好的調配。如何在數數與哼唱之間,找到另一個新的可能性?

於是在週三的課,我做出了三種新嘗試。以音樂來說,若將「理智中心」的數數結合音樂,在不數數字的情況下,專注在內在數出節奏,以答答答的方式,讓每個拍點都清楚到位,我發現所有的動作,在意識上都更為覺知,且能避免數數帶來的僵硬感。

另外,我試了秉瑜的方法,她在心中哼唱一~二~三~四~,數數時不是以軍事化的方式,而是讓數字配著音樂的旋律唱出來,也就是說數字就像是一首歌的歌詞,是配著旋律哼唱出來的。我發現這樣的方式不但可以促進情感的流動,又不會像之前單純的哼唱,容易情感泛濫。內在相對是放鬆的,不過就沒有前面配節奏的哼唱,那麼的清楚精準。

接著,我又想將前面兩種方式整合為第三種。第一種方式專注在節奏,第二種方式專注在旋律。第三種則是同時專注節奏與旋律。在心中哼唱時,不只專注在節奏上的拍點,答答答的哼唱,也讓這個答答答是配合旋律的。我發現這個方法讓我既輕鬆又清楚,最能整合「理智」與「情感中心」。

透過這幾次的上課,我漸漸能體會「理智中心」與「情感中心」使用時的比例,在體感上竟然如此不同,以及對身心的同步影響。

還記得星期三有一次老師要我們聽音樂,然後在腦海中觀想動作。我發現聆聽音樂時,我很容易投入100%的情感,導致「理智中心」不想運作,內在很抗拒在腦海中觀想,只想好好享受情感的流動,而這正是我生活中的慣性,因此常常情緒太過氾濫,並且直接對「理智中心」Say no。

這一期的課程,讓我能夠對自己如何使用「三個中心」有更好的掌握。我發現「理智中心」代表的清楚以及「情感中心」代表的輕鬆,就像是在天平的兩端。數數時會讓100%的「理智中心」展現,哼唱出來時會讓100%的「情感中心」展現。當我在這兩個極端進行各種嘗試時,我試著掌握音樂的節奏以及旋律,於是更容易讓自己清楚且輕鬆。

如果生活中也能這樣,不斷在「理智中心」與「情感中心之」間尋找各種動態的平衡點,那生命這首歌,將是多麼的美好。

我渴望持續善用內在的「三個中心」,聆聽內在真實的旋律,一遍遍唱出生命多彩的樂章。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0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