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驗開始於回到生活中 / 尚靈心(北京)


昨天【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課程結束之後,我主動要求今早送兩位老師去機場,林世儒老師說,除非你想跟我聊聊,要不就不必麻煩了。我說,是呀,想跟您聊聊。

北京的周一早上, 三環上的堵車著實讓我焦慮。雖然不是我趕飛機,我卻比兩位老師都焦慮。開車的路上要跟老師說話,要看路,還要趕時間,期間有兩次林世儒老師坐在副駕駛提醒我「小心、小心。」此刻我仍在細細品味那個「小心,小心」, 是提醒,卻不帶慌張,那份提醒,注意力完全在自己身上。哇!這是怎麼做到的呢?這就是生命品質的鍛煉了吧,一句話,傳遞出來的能量是不同的。

一路上跟林老師、高老師隨便聊了很多。

我問林老師, 「為什麼我跳葛吉夫律動的時候,感覺到內在那麼的有力量? 可是,回到現實生活中,就覺得自己沒有力量呢? 」

林老師回答:「因為,跳葛吉夫律動時你搞定自己就可以了, 現實生活中,不光搞定自己,還要搞定別人。」

嗯,是。

搞不定別人。自己一個人好好的。

我說:「我今天早上倒是琢磨了一下,我覺得還有一個原因,我在課堂上,錯了就錯了,不會就不會,您也不會罵我,也不會有什麼損失,反正時間就是用來學習訓練的, 我很安全,我感覺非常的安全,我也沒什麼可怕的。但是現實生活就不一樣了, 回到現實生活中,我就感覺處處都不安全。我就會緊張,會有壓力」。

林老師說「是呀, 我們太需要這樣一個安全的環境了。因為外面太不安全了」。

我又說:「林老師,我以為我跳了三天的律動,我跳的挺好,我內在就整合得挺好,我以為就不用再糾結了, 可是我今天一大早就感覺到異常的糾結,不是跳了這個舞蹈,就好了嗎?」

坐在後排的高老師笑著說,「真正的考驗等你回到生活中,才要開始。」 我不解地問:「 不是上了這個課,回到現實生活中就會好過一些嗎?」

我自問自答的說:「其實在課上您只是教我們去面對挫折的態度和方法,面對挫折,不氣餒,不絕望, 含著眼淚繼續前行。而不是呆若木雞,傻在那裡。做自己能做的,哪怕是一點點都可以。然後回到生活中,我們就把這種精神運用出來,並不是說上了課就變好了,對嗎?」

為什麼我會有一種想法,認為上了課就會好過一些呢?如果不好過,就認為這個課不管用,再上一個別的吧。生活不會饒過誰,無論你上了多少課。

林老師接著說:「是呀。這裡就好像實驗室一樣,那實驗室的環境會比外面真實的世界簡單一些,在這裡積累一些經驗,再去實踐,會更有幫助;如果沒有實驗室的環節,出去面對就會更加不容易。課堂好比修行的實驗室,而生活才會給我們考試」。

老師:「其實我還有一個沒有在課堂上分享出來的點,說是當在做『觀國之光』的練習時,被分配到別組學習,發現她們有都不會,沒什麼值得我學的呀」(我在默默的評判自己,是不是我太驕傲了,不會向別人學習),誰知道高老師這時候興高采烈的說:「那正好呀,正是你可以幫助她們的時候,你就可以在小團體教學了呀!」還真是~ 我怎麼沒想到正是我教學的好機會呀。林老師這時候反饋給我當時看我的狀態,我做的時候注意力大部分還都是在我自己身上,我自己可以做對做好,卻沒有給多一些注意力在她們的身上。嗯,確實是這樣的。

我又分享了關於自己的價值感的話題,在這裡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價值感,在其他地方我感覺不到自己的價值感。高老師接著價值感的話題給我分享了她的故事: 「有一個同學問高老師,高老師您時常都做林老師背後的女人,您會不會感覺不到自己的價值呢?高老師還是一臉幸福的微笑,沒有呀,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我說:「那是因為林老師能看見您。」

高老師說:「有時候林老師是會忘記的,我要記得提醒他。」 說著還搓了搓林老師的頭。 高老師說:「我跟世儒說,我不會因為他的忘記,而不確認自己的價值。我很確認我自己的價值。一個人的價值感不是別人給的,不是找別人要的,是自己給的,是自己確定的」。我說:「我經常會需要別人給我一個認可,一個肯定,一個讚賞,來確認自己的價值,太慘了」。

還有跟世儒老師聊婕斯的商業模式,聊到對一個新鮮事物的學習,發現自己只停留在觀卦的「童觀」,就像小孩子好奇,看看熱鬧,再深入下去就不容易。但其實無論每一個事業,其實都要保持全然的注意力,掌握背後的規則規律,觀我生,知進退。而這之中,林老師說:「 需要熱情。是,有那樣的熱情,才可以。走到最後的人,是因為那份熱情」。

我問到:「老師,當您講到本能中心的豬八戒好吃懶做,貪財好色的時候,後面說了『那也挺好的』,這句驚呆我了。這也好?當然啦,本能中心是人類繁衍下去的基礎,當然需要了。老師,我給您說說我做的自我觀察吧,就好像我覺察到我的模式哈,9號沒有目標,就把別人的目標當成自己的目標;只要你說個什麼,我就有幹勁,有動力去做,你要是問我自己要什麼,我就說不清楚了。就像何娜說過的,為什麼要自己的人生裝進別人的願望裡呢?嗯,林老師問:「你觀察到之後呢?」

我回答說:「我觀察到之後,我就覺得, 哎!我怎麼就沒有自己呢, 怎麼沒有目標呢。我的成長方向是3號,要突破要有自己的目標,要有自己的動力啊」。林老師說:「 道,就是這樣的啊。成就一切卻不歸功於自己,這也很好呀!」啊?這也好嗎?

高老師接著說:「 是啊!你是不是適合做軍師的那種呢?當你足夠了解自己的時候,就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發揮自己最大的優勢嘛。有很多宰相,軍師都非常的優秀的,不是每個人都要當皇帝的吧!」欸~ 是呀,不是只有當皇帝才算厲害哈。

做自己最擅長的事兒

高老師說:「有的人就是喜歡開創, 創辦了公司他就要交給別人經營; 有的人能力超級好,其實自己可以獨當一面,可是他就是需要一個老闆。可是,人不需要突破,成長的嗎?」林老師說:「那要根據個人的意願和需要。難道,玫瑰要變成百合才算成長嗎?」

林老師說:「他聽過一個九型老師把九種性格也稱為人的狂熱。狂熱就是有點過了,只要放鬆就好了」。他說了一個總統,我忘記了誰, 這個總統治理國家遭到了一片罵聲,後來去聯合國做了和平大使,和平才是他的天賦, 這讓我想到了前幾天看到的南非總統曼德拉的那篇文章,也許是他。(美國總統卡特)

做順應自己天賦才華的事兒,把他發揮到極致。

我說我們同學聽完了9號,回來看見9號感覺氣都不打一處來,懶啦,慢呀,沒有目標~ 不求進取~一通看不上。林老師說:「你放心, 每個型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 老天在造人的過程是公平的,只是大家都會覺得自己不夠好」。高老師又搶著說:「我就覺得我是哪號都好。」

我疑惑地問:「真的沒有對錯,好壞嗎?所有的交談,都讓我感覺那麼的融合,沒有好壞嗎?」高老師說:「海爺爺做家排的時候,有講過『你要看見受害者,也要記得把加害者加進來。』」林老師說:「人們總是想要白的,不要黑的, 但是只有黑的,白的,都加進來,你才能看到整個系統,否則是沒有辦法的」。

這一路天南海北的聊了很多,不知不覺到了機場。卻比計劃晚了一些, 兩位老師仍然保持著課堂上那份淡定自如, 游刃有餘。又是生動的一課。

今天雖然起得很早, 帶著焦慮跑了一趟機場,回來收拾東西搬家,又重新整理了一遍自己的全部家當,期間有慌亂,還記得課堂上老師講的,「沒關係,不著急,慢慢來,去除掉內心的焦慮,擔心,慌亂,回到此刻,一步一步來,我相信只要給你足夠多的時間,空間,你是一定能夠完成的。」

世儒老師臨告別前跟我說的一句話:「觀察到是一回事兒,如果看待觀察到的是另一回事。」

保持餘溫,持續分享~ 真正的考驗等我回到生活中,才剛開始。祝福你我。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56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