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然片刻確實「在」 / 張生靈(南寧)

SONY DSC

12月18日,我做「養生主靈性按摩」(2020年起更名為易學按摩)的起式和收式,在抬腳的時候,我突然有了「她就是我的工具」的感覺,我終於理解了李老師說的話「他就是我的工具」。那一刻,只是覺得「她就是我的工具」,在沒有別的想法。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我的雙手握她的腳,用多大的力;起來和放下,我的大腿肌肉緊的感覺,我彎腰的感覺。我很清楚的知道,我的身體如何在動;我也很清楚的知道,我呼吸的頻率;我更清楚的知道,那一刻,我「在」,只是「在」,沒有想法。

我很深刻的記得,抬腳的時候,我「在」。但是, 接下來我卻經驗到了許多的不一樣。原來:我頭腦知道,做起式和收式,比較合適的時間是22分鐘。所以我要刻意的放慢我的速度,刻意的去迎合這個「適合的時間」。我的頭腦知道,我要關注被按摩者的呼吸,要和他一致。然而,我卻經常走神,走了十萬八萬里才發現,發現的時候,還會評判自己:又走神了! 我不僅沒有真正的關注到夥伴,還給自己增添了些許緊張。的頭腦知道,我要輕柔,要給夥伴帶去一份寧靜。所以,我更在意手法,太想通過準確的手法,去為對方服務。然後,在夥伴醒來之後,對我說:好舒服,好享受!

我沒有了所謂的:「合適的時間」的概念,我只是在做,一切都很自然。做完起式和收式,20分鐘。沒有刻意,我自己慢下來了。我沒有刻意的讓自己的呼吸和夥伴一致,但是當我偶爾去關注她的呼吸的時候,我們是一致的。我的覺察度提高了,當我剛剛開始走神的時候,我就立即看到了。我也只是看到了,再沒有評判。我走神的次數變少了,我很清楚的知道,是2次。同時,我也能覺察到自己在把手的時候有些緊張,我更能知道,自己在一個怎樣的狀態裡。

在走路的時候、接觸夥伴的時候,我的身體知道,我該用怎樣的力度。整個過程,沒有期盼。所以,在我像夥伴鞠躬的時候,我的第一次發自內心深深的、虔誠的感謝「工具」開放她的身體,讓我來工作自己。 而以前,更多的是一種形式。等我的夥伴醒來,我也沒有問她:舒服嗎?我和她說話、我去倒水,我的速度,都比平時慢了。那種感覺,真的很好。

經驗到了真正的「在」 ,我才知道和頭腦的「在」是不一樣的。真正的「在」不是「我更從容」,不是「我更寧靜」,不是頭腦想出來的的「應該」,而是身體知道,我在做什麼,我如何做,有怎樣的感受。

感謝李老師的「在」,引導我經驗到了我自己的「在」;感謝我的夥伴,開放她的身體,讓我工作自己;也感謝自己,已經做好準備,去探尋更多的不一樣。

「在」,真好。希望自己,經常「在」。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63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