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0056) / 耐心:不著急有大用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等待(0056) / 耐心:不著急有大用

走上心靈成長之道步入 「內在之旅」,一路上遇到許多貴人,他們提供資訊、資源、支持等等,以各種方式幫助我度過重重困難與艱辛,而能夠持續前行至今,在我內心裡充滿感激與感動。

一位我曾經的同事,後來成了好友與同修。他年長我好幾歲,對於當時各種心靈成長的門派、課程可說是瞭如指掌。在那資訊缺乏且流通不便的年代,他都知道有甚麼新的團體組成,有哪些新的課程活動將要進行,簡直是當時身心靈各門各派的活動公告欄。他經常騎著摩托車帶我去參加各種課程或活動,包括影響我極為深遠的 「現代禪」與 「奧修靜心」都是經由他的引薦,才得以接觸。

對於這樣的好友我自然是十分的敬重與感謝,在那段超級精進的日子裡,我們白天是同事,晚上和假日是同修,經常忙著穿梭在各個不同派別的道場裡努力學習。這樣朝夕相處下來,我對他十分了解,自然也清楚他的習氣。

朋友是一個很好的人,第一次認識的會訝異他的博學多聞與見廣識多,都會帶著崇拜的神情圍繞著他,聽他談論種種理論技巧與傳聞。可惜的是,我好友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慢慢就會形成疲勞轟炸。更糟糕的是他說的內容會不斷重複,這次說的和上次差不多,因此只要聽過他談話兩三次之後的朋友,就會敬而遠之。他自己也有發現,曾向我提及這個困擾,因為這樣他除了我幾乎沒有可以聽他說話的朋友,而我則思索著要如何幫他脫離這個困境。

這樣的情形持續了一兩年,我們依舊每天一起工作並到處去趕共修。有一天我們參加了一個外國老師的工作坊,休息時間他的身旁又坐了一圈新朋友,帶著崇拜又羨慕的眼神聽他說話。我的老友臉上又現出許久不見的光彩,更加忘我的高談闊論。說到一個段落後,他看我也在旁邊聽,便轉頭問我說:「你有什麼看法?」

機會總算被我等到了,放在心裡多年想要提醒他的話,終於可以趁此說了出來。「你說的各種課程的主要內容和許多金玉良言,對初學者而言的確很新鮮很有幫助,但你經常重覆而且少有新內容,所以聽過一次之後,人家就不再聽你說話了。如果能看看聽眾的反應,適時暫停,並決定內容到哪為止,而不是一直說,這樣大家會更重視你並珍惜你的發言。不然實在是太可惜了,看得我都為你著急。」

他沒想到會被我這麼直白回應,一時之間漲紅了臉,脖子上也浮起了青筋,眼睛都快噴出來了。他緊握著雙拳,身體有些顫抖,緊咬著牙關,任誰也看得出來,他極力在克制胸中滿腔的怒火。他惡狠狠的怒視著我,恨不得把我給吃了。最終他放過了我,自己默默地走到教室外面。

這些年的鍛鍊果然沒有白費,即使受到我給他這樣的難堪,可說是當眾羞辱,他都忍了下來,這是需要多大的肚量和意志力啊!老友為我做了最佳的示範。

接下來一個月,我們每天照常上班,但他都躲開我,不跟我有照面的機會,當然更不會有任何的交談。直到一個月後,他氣消了才跟我說:「你知道那有多痛嗎?我氣了整整一個月,我想要狠狠的揍你一頓,再也不要看到你這個人。但當我靜下心來,你說的是對的,我生命中最大的罩門就是講話,透過分享這些收集來的知識以獲得注意力和別人的重視,但這些都是虛的。我決心對治自己的這個盲點。」於是我們恢復了友誼,更加相惺相惜了。

一句話我等待了兩年才說出,工作坊中處理學員各式各樣的狀況要等待,鋼琴、書法、英文的學習成效也是需要等待,生命中還有更多的事情在等待,它們也在等待我。

著急嗎?我越來越不會,因為在「內在之旅」中,我學到了一種「讓等待消失的東西」,那就是「當下」,那就是「觀照」。

除了現在,沒有其他的時間;除了這裡,沒有其他的空間。那麼等待會在哪裡呢?


等待(Das Warten)/海寧格

「等待」為什麽如此艱辛?那是因為我們大部分人預期真實的事會較晚發生,於是我們錯失掉當下已經存在的本質。那些立足在真實、立足在本質的人,就不會去等待。因為,還有什麽好等的?

當我們能夠「觀照」時,內在的旅途上就不再有等待。其他的一切都可以等。還有什麽能夠比當下的「觀照」裡所擁有的更多?如果我們已經在終點了,又還有什麽方法可以比關照更靠近目的地?

但在內在的旅途上,我們會等待某個「讓等待消失的東西」。這種等待是值得的,因為我們在等著「觀照」的到來,它是一份贈與。雖然在某個程度上我們可以「練習」觀照,當然這得花費心力,不過基本上這樣的練習我們也只能負荷一陣子。盡管如此,多少還是有點幫助。

而另一種「觀照」,那種令人懾服的「觀照」,如同過去歐洲神秘學所講的,它的來臨是像恩賜般地傾注在我們身上,於是我們再也不會從中偏離。

這種「觀照」是實實在在的等待、是凝聚的等待、是有方向的等待。在等待之中,我們所觀照的與引導我們觀照的力量,既近又遠。

在既遠又近之間,某些事發生了。所以,這是一種被賦予力量的等待,如同湖泊等待山澗落下的水,從遠方奔流而來。湖泊雖然只是靜靜地待在那,卻不斷地被注滿,運行不止。

這是一種幸福的等待。它等待一種已然存在的事物,然而總是愈來愈多,總是一再轉變。

愛也是如此,愛等待著它已經擁有的,卻又總是愈來愈多、不斷變化。

在觀照之中等待,就是愛:永恒的愛,贈與的愛。它是帶著愛的存在,它就是愛,活生生的愛。


轉貼上海方圓在<簡書>上對本文的回應  2020/05/21

老師的涵養工夫真的太精深了!過去只知道你能耐得住把書法的一個「點」反覆練習上萬遍,已經令我佩服得咋舌了。沒想到幾十年的你已經具有如此的內在素質,一句話能忍上兩年才伺機吐露。

要換做我,這樣讓我一句話忍住三天都會覺得肚腸奇癢,憋得要爆炸了吧!今天的話題來得恰是時候。近來我越發觀察到,自己身上確實有一種急躁難耐的慣性。比如,比如對一件事一個人有某些看法,如果不讓我立刻一吐為快,那簡直是一種酷刑;事情剛一開頭,就恨不得馬上得到結局;而等這件事剛結束,又迫不及待要塞入另一個任務,否則當中那個空隙會令我坐立不安,有負罪感。

我還觀察到,常對孩子說的口頭禪大多是:「趕緊做****,來不及了」;「抓緊時間」、「快點,再快點」。而這種「只爭朝夕」的拼命向前趕,刻不容緩的狀況,似乎不僅是我個人的,甚至是整個社會、整個國家的。且不說公司里那些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的階段匯報、業務指標、工作計劃,且看這幾年新聞里國家某某高鐵又提速了多少多少,城市之間的路程距離恨不得縮小到一支香煙的時間。地鐵中幾乎所有的人一面低頭看手機,一面快速向前趕路,「對不起」、「讓一讓」的聲音不絕於耳,仿佛真的身處於科幻電影中機器人高速自動化運作的世界。

而我進一步發現,在這樣急躁的整體氛圍中,大家似乎都把耐心看作無用之物,眼睛緊盯著一個又一個的目標,卻忽略了最重要的過程。就像葛吉夫所說的,在路上迎面走過來的人,內在空空的什麽都沒有,根本算不上是「人」。想想真的還挺恐怖。

在數學中,兩個點如果缺少了連接其間的那條線,它們永遠只能是白紙上可以忽略的微弱痕跡。而生命的描畫,勢必離不開將所有的點連起來的那些中間的線,那才是最重要的生命歷程。接下來我的練習內容有所增加,我想深入觀察我內在的這份急躁,去學習那種「讓等待消失的東西」。

因為我隱約感覺,那將是我人生拼圖中非常重要的一塊。我要慢慢地找回它。

感謝老師再次的教誨!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