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無至美--易學按摩學習記 / 古金玉(台北)


你看見我的五根手指頭,然而某些人卻能看見我手指頭間的間隙。通常你無法看見間隙,你將只看見五根手指頭。然而間隙是更為真實的;手指可能來來去去,而間隙將留下來。在音樂的聲音之中,存在著無聲的間隙。音樂的真正組成非來自聲音,而來自於無聲的間隙。聲音來來去去,而間隙留下。音樂能令你感受到其比任何事物還要更美的無聲;所以我必須說音樂乃跟隨無聲靜默而來。 ~奧修_偉大的朝聖:從此處到此處

Between sounds of music there are gaps of silence
You see my five fingers, but somebody can see the five gaps between my fingers. Ordinarily you will not see the gaps, you will see five fingers. But the gaps are more real: fingers may come and go, gaps will remain. Between sounds of music there are gaps of silence. The authentic music consists not of sounds, but of the gaps. Sounds come and go; those gaps remain. And music can make you aware of those gaps more beautifully than anything else; hence I have to say that music comes next to silence. ~Osho ——The Great Pilgrimage: From Here To Here

時隔多年,今年春節假期時再一次參加「養生主靈性按摩」(2020年起更名為易學按摩),我在其中學習「鬆」和「不努力」的智能。

我約在半年前開始從事身體工作(芳療師),在和同事互相練習手法的過程中,我幾乎未曾睡著過,常常很羨慕別人在躺下後就可以呼呼大睡的功力。我想,應該不是同事們的手法不正確,而是自己腦袋太過靈活,原本就不易入睡。而在上靈性按摩第一天下午,世儒教大家按摩啟始時的全身鬆弛手法(起手式),擡腳、擡手、擡頭。很神奇地,我的夥伴才作完這幾個簡單動作,躺在那兒的我便進入了獼留狀態,夢周公去了。而幫我做的夥伴,甚至從未學過任一按摩手法,完全是個新手。然後,在這幾天的按摩課裡,我身體深層的疲累,隨著上課期間,一一浮出台面,讓我這三天始終有種睡不夠的感覺,全身軟趴趴地,好像被催了眠。

上課期間,慢慢體悟到,「養生主靈性按摩」和其他按摩最大的不同,不僅是在於手法上的獨特,而更重要是在於—-允許「動作間的空隙」、「停頓」。我在學習芳療手法時,老師教導我們必須要注意手法的流暢性,因此動作與動作間,必須注意不能有停頓的感覺,那會造成動作的不流暢。在「養生主靈性按摩」中,卻強調的是動作與動作間的停頓,而能量保持連結與流動。世儒說那就像國畫中的「留白」,是整幅畫作中最重要也是最令人玩味的地方,或像樂曲中的「休止符」,樂音停止而音樂仍然在腦海中裊裊不絕。

動作前,先觀照對方呼吸片刻,並慢慢與之同步,在對方呼氣時進入。動作與動作間必須有一停頓的片刻,允許對方呼吸數次,再進入下一動作。當夥伴將我的腳緩緩擡起,並在空中停留片刻,我的呼吸,我身體的韻律也就自然的緩慢了下來,並且有了空間去感受那動作帶來的身體細微變化。腳部肌肉帶動腰、臀部髖關節的放鬆,還有因為舒適感所引發的深度呼吸頻率。而身體,就在緩慢的韻律中逐漸地放鬆了,平日硬ㄍㄧㄥ住的緊繃,也跟著瓦解,顯現出身體真實的狀態——極度疲累。

從前學習各種手法,一直覺得是困難的,所以我會把老師教的錄下來,然後回家花很多時間做筆記,也努力背誦,努力練習。但是在這三天裡,我不但沒有做任何筆記,並且下課時老師還要我們回家好好睡一覺,什麽都不要想也不要練習。而最後一天做「養生主靈性按摩」完整個案時(全長約80分鐘),卻能已甚少疏漏手法與步驟完成。因為世儒的教學時並不急著教導手法,而一開始只教我們「貓爬」、「骨盤放鬆」、「游刃有餘」和「祈禱靜心」等,他讓我們先放鬆了身心,遠離喜歡思考與記憶的頭腦之後才開始手法教學。我們是處在輕鬆又清楚的狀態下學習,效果自然事半功倍。

課程結束後,我分享說,要努力「不做」,並且在按摩中聽見對方身體的訊息和需要,對我來說是困難的。世儒提醒我,只要我放棄想要將每個動作都作對的念頭,那麽就可以聽見對方的聲音。那是我性格上要求完美的老毛病,不允許自己犯錯。並且,我在施作時,往往想要努力使對方舒服,而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動作,要做對,要做得更多,更深入,因為努力,反而無法騰出空隙聆聽,身體是緊的,心也是緊的。而「養生主靈性按摩」要求的卻是「降低努力程度、提高敏銳程度。」和一般人的觀念背道而馳。

感謝世儒。這三天裡,我重新學習在剛剛好的位置、用剛剛好的力道,輕鬆而不費力的按摩方式。希望今後在我的身體工作中,能擁有如此美好的質量,增加雙手的敏銳度,讓我有更多的空間聆聽受作者身體的訊息,並給予適切的響應。

感謝世儒的教導、也感謝金美無微不至的照顧。

金玉合十
2010-02-24


點我查閱:近期課程、或更多精采的學員分享

(共 8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