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可以上路了  / 軒彬(新竹)


學習「神聖舞蹈」以來,最大的收獲就是對自己的身體比較有感覺,也可以說比較有覺知吧。記得以前走路的時候,手常常會碰到桌子,然後腳也會常常不小心踢到桌腳,痛的要命。那時候總是不以為意,也覺得沒什麽,畢竟痛一下就過去了。可是練了一段時間下來(應該是過了很久以後),就比較不會踢到桌子了,這雖然是小小的改變,不過卻帶給我很大的希望,畢竟我終於對日常的動作比較有感覺了,這些日常的行動其實不需要太多「注意力」也可以行動,可是這小小的改變,就代表我走路走的比以前更好了,對我來說在這些不需要「注意力」的地方改變,就代表了我可以在其他地方改變,也給我嘗到了甜頭。

記得以前剛學騎車的時候,總是戰戰兢兢的上路,路上有幾輛車,靠的多近都一清二楚。可是久了下來在馬路上總是漫不經心的騎來騎去。久而久之,就像騎車一樣,我的人生也變成了自動駕駛的過程 ,我讓自己用麻木來面對世界,用過往來響應現在。然而在練習 「神聖舞蹈」的過程中,在這完全不規律的動作中,我被迫去打破以往的習慣性,才發覺,原來我是這麽的依賴以往的習慣,如此 「機械性 」的行動。而在不斷跳錯的舞蹈,真實的情況顯現在我眼前,人生就是一連串犯錯的過程,而我在這不停犯錯的過程中鍛煉了自己,讓自己有勇氣去面對自己。光是察覺到這點,就像是暗室內點起的蠟燭,雖微光也可照出希望,即使是如此的沈痾宿疾,也漸漸消融。

在電視觀賞北京奧運的時候 ,常會看到體操選手在比賽,他們精采的動作總是吸引了我的目光,雖然有些選手因為選的動作難度太高,就從平衡木或雙杠上摔下來,但是摔下來的人第一個反應就是回去繼續完成動作,面無表情的。「神聖舞蹈」就是這樣的過程,雖然不是奧運選手,但是跟選手一樣,我要在短短數分鐘內集中注意力,專心致力,才能完成動作。在跳舞的過程中,我總是會做錯,錯誤來臨時,氣餒,憤怒,難過,自卑等種種的負面情緒總會在抓走我的「注意力」,如此一來,我就不能回到舞蹈上了,光是為了完成動作,我不只得學會控制我的身體,還需要控制我的情緒,更重要的是不讓頭腦胡思亂想,這樣我才能跟奧運選手一樣,面無表情的回到平衡木上,繼續完成該做的動作。

總而言之,這段學習下來,日子有沒有過的更好呢,我覺得是有,也是沒有。工作還是一樣辛苦,老板也沒有因此更看的起我一點,還是一樣的害羞,生活上的紛紛擾擾依然困擾著我,問題都還是在耶,可不可以退錢啊?但是,唯一改變的就是我對問題的看法,由於比較沒有活在自己的胡思亂想裡,我對這個世界跟自己有了比較正確的認識,我體認到我是這個世界平凡但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我不再把自己看的那麽重要了,就不再那麽在意別人的目光,也不會把每個問題都當成是世界末日,取而代之的那就只是生命的過程而已。

腦袋不在那麽愛亂想之後,我也不會像之前那樣活在自己的幻夢中,更能正確的評估自己,不會弄一些不自量力的事來制造自己的困擾,也不會因為幻想的破滅而感到挫折。我跟自己相處的比較好之後,我也漸漸能這個世界也相處的比較好,就可以把更多的 「注意力」放在挖掘我真正渴望的事上,雖然我到現在還不是很清楚那是什麽?但是終於可以上路了。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58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