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舞蹈與蘇菲的旋轉 /林世儒

我曾經跟幾位不同的老師學過蘇菲旋轉,因為他們來自不同的師承與派別,所以在細節上有些不同。比如旋轉時有以腳前掌或腳後跟或整個腳板為軸的。双腳著地時,有要求前後分或左右分或正分與斜分等等的不同方式。我很感謝他們的教導,讓我學到各種不同的旋轉方式,豐富了我對蘇菲旋轉的經驗與樂趣。

而在神聖舞蹈裡也有許多蘇菲旋轉,只是有更多細節與要求。比如有時要原地轉,有時要向前直線轉,有時要弧線轉,有時要求每轉三圈半換前進方向,或在一定的時間用不同的速度,朝不同的方向前進到不同的距離,同時會有人和你斜交叉而過,但你不能改變方向、角度與速度,當然也不可撞到人,更不可被撞到⋯⋯,非常考驗臨在與覺知的功夫。學了這麼多種蘇菲旋轉方式,我平常是用何種方式旋轉呢?

大約十年前年前我和Pyaz在鳥不生蛋的卡拉卡亞參加完蘇菲營之後,直接殺到數百公里外的孔雅Komya,蘇菲的故鄉魯米大師Rumi (魯米的全名為扎拉爾丁 · 穆罕默德 Jalal al-Din Muhammad,在印度、巴基斯坦和伊朗人們稱他「莫拉維 · 魯米」Molavi Rumi;在土耳其人們說他是「梅夫拉那」Mevlana;而在歐洲和華文世界裡他的名字是我們比較熟悉的「魯米」Rumi──這些不同的稱呼背後,都有個相同的意思──來自東羅馬帝國的精神導師。)的主要的傳法地。我們在土耳其Komya 停留了一個多星期,拜訪了許多有名的蘇菲行者與學者,其中包括教長與因年紀太大而退休的魯米博物館館長。

曾去參加過托缽僧們的聚會,聽教長開示、用餐、靜坐、Ziker,旋轉⋯。也去看過正式Sema時的旋轉,以及每天晚上在Sufi brotherhood 和現代的托缽僧們聊天唱歌聽演奏混到半夜兩三點才回旅店。我仔細觀察了博物館在晚上示範Sema時所做的旋轉。另外在Sufi brotherhood 的托缽僧也曾在某個晚上特別拿出練習旋轉的教具,示範如何學習確保能夠在原地旋轉的鍛鍊方式。他們與神聖舞蹈的旋轉方式完全一樣,都是用腳前掌為軸的。所以我逐漸就以腳前掌為軸旋轉為主,偶爾也會改用其他方式,感覺挺有樂趣的。

這幾年來一直想要在台灣各地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班,教Ol Bok Mek (Bektashi Whirling), Enneagram……等幾支含有蘇菲旋轉的神聖舞蹈,但依直覺得學員的旋轉南利不夠扎實,一直裹足不前。記得在2011年花蓮東華大學的課程設計與潛能開發學系暨教育研究所,曾邀我去教神聖舞蹈,來參加課程的二十多位教職員與研究生們,都有一年以上的蘇菲旋轉經驗,所以他們希望我能夠教Enneagram這支幾乎從頭轉到尾的神聖舞蹈(請點擊影片播放),沒想到第一天下午,就有三位同學就因為暈眩而吐到無法上課,我這才意識到只有一年蘇菲旋轉的功力,要跳神聖舞蹈裡的旋轉,恐怕還需要多加鍛鍊,因為一直保持旋轉還算容易,但是要轉轉停停,並變更前進方向,真的是要克服許多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制約與限制。

在更早之前大約在2002年左右,我也曾應邀在新竹的清華大學開了一場兩天的蘇菲旋轉工作坊,記得第一天上午一位年輕的女孩,才剛開始旋轉不到三分鐘,就聽到她口裡一直喊著救命,然後不久就跌到地上,因為體育場很大,我離她又遠所以來不及救她,不然我有一種特別的救援方式,可以讓她繼續保持旋轉,而不至於倒下。還好她並沒有受傷,而且還非常有勇氣的要繼續旋轉,我又為她仔細地說明了幾個關鍵要點之後,她又再度上場,中間幾次步伐踉蹌之際,還好我都來得及救援,讓她能保持平衡並繼續旋轉而不用中途停下來。不就她就抓到訣竅了,自己就可以轉得很順暢。結果45分鐘的旋轉音樂結束了,她還轉個不停,一直抱怨時間太短了,覺得還沒有轉到過癮。

在那一場工作坊

比如隨著音樂用不同的固定角度在原地旋轉,無論是做為蘇菲旋轉或是神聖舞蹈的入門與基本功都是非常棒的,一定可以奠定堅實的基礎,為日後各種複雜與困難動作做好最佳的準備。這十多年來因為長期不在台灣授課,當然無法參加沒周三的旋轉聚會,感謝Pyaz的邀約,趁疫情留台居家之便,再度回到大安公園的舞台,和愛好蘇菲旋轉的朋友相聚,期待明晚(6/24)我們一起共享生命的美好。

(共 15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