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舞蹈臺灣遊 / 郭瑞芬(廣州)


2013年1月11號-19號,我終於如約到達臺灣,在臺灣度過了輕鬆、充實、有意義及難忘的9天。這次去臺灣,一是為了觀光,另外一個主要原因是為了要去見下同師門下的兄弟姐妹們。

12號一大早,我和珊珊還有林老師就一起出發從臺北去到新竹,在新竹一個同學家的客廳裡(上課教室),我與新竹的姐妹們見面了,我們都年齡相仿,她們有些是上班白領,有些是家庭主婦,每個月的其中一個週六會上一整天的舞蹈課,然後每週共修,這個班已經跳舞十幾年了,因此當大家圍坐在一起的時候,我感受到的就只有輕鬆、專注和專業,因為我的到來,大家都各自介紹了自己,同時還說出新年對自己的要求,然後我們就開始上課了,課堂上氣氛很活躍,其中有個同學還時常稱呼林老師做「阿貝」,這是臺灣的發音,意即「阿伯」。大家學習的速度很快,一天時間下來幾隻新舞幾乎見眉目了。晚上,新竹的一個同學請我們吃飯,他的先生原來是高老師的同校師兄,珊珊稱他為「新竹老貴」,感覺之下確實有那個味道。

14號下午,很有幸林老師約到了《探索奇跡》的翻譯者黃承晃先生,下午我們如約到達了阿晃先生的家裡並且見到了阿晃先生本人,阿晃先生個子不太高,身材有些消瘦,長相有點像日本人,剛開始他給人的感覺溫文儒雅,但當談吐下來後才發現到他那儒雅背後隱藏著的犀利、霸氣和澄明;在談到第四道的時候,他的主要看法是著重於記得自己,他強調是兩個方向的同時覺察,一個向內看,一個向外看;後來我們看了部片子,看完之後,想了一下,聽了一下老師們的談論,突然領悟到生命存在的意義其實可以有很多種,以前一直鄙視的那種苟活現在看來未必是無恥,它有可能是一種超越世間的活法,突然間有種生存意義擴張的感覺。

15號早上九點,我們就已經到達龍潭班的大課室裡了,龍潭班學員的年齡可以當我媽媽,所以我稱她們為龍潭媽媽們。那天早上我和媽媽們還有高老師一連串跳了幾隻舞蹈,感覺爽極了,因為一直以來習慣了林老師的諸多要求,很難得在林老師沒有任何要求,沒有說任何話的情況下順順利利的跳了幾隻舞,所以感覺很爽。媽媽們也是有條不紊的把這些舞蹈一口氣跳下來,沒有任何慌亂,只有輕鬆和專注,一看就知道是一群訓練有素,出過不少場面的舞蹈老生了;後來瞭解才知道原來媽媽們跳舞已經有九年了,哇塞!九年前我還不知道有身心靈這個領域,更別說這冷門的舞蹈了!

跳完舞之後,大家就坐下來討論議事,其中他們談論到寫逐字稿的事情,在他們的討論當中我發現寫逐字稿是一個工作自己的很好的方法,它有可能會幫助到寫稿這個人在寫稿的過程中發現很多關於他自身還有他人的問題,於是我立刻毛遂自薦領了這期寫逐字稿的工作,此舉令媽媽們歡欣不已。

我打算我們廣州的讀書會還有林老師來講課的時候也要做這個工作,雖然工作量會很大,但我相信收穫也會很大。從龍潭回臺北的路上,我一直感概,深深地讚歎龍潭媽媽們,她們的年齡起碼已到了知命之年,很多都已是耳順之年了,但她們並沒有滿足她們的現狀,她們仍然對提高生命品質有追求,雖然她們也要為自己的家庭而忙碌,但她們並沒有因此而放棄自己的理想,這種追求真的非常難能可貴,我也希望當我將來在耳順之年也能夠像她們一樣繼續追求自己的理想;在此,我要對龍潭媽媽們致以最崇高的敬禮!對你們的不懈努力、未因歲月而放棄你們的追求,為你們的可貴精神而敬禮!

就在這一路的感慨之下,我和老師就已經回到臺北,準備參加晚上的臺北課了。當晚來了大概有二十個同學,年齡都很年輕,他們很有活力,但卻非常寧靜和安穩,可以明顯感覺到他們身上具備的品質已經不是短時間裡的功夫了;由於臺北課室不太大,當同學們找好位置站著跳舞的時候,課室裡就顯得很熱鬧了,我們練了大概有幾十分鐘的基本功,仍然是氣定神閑還有專注、專業的功夫;接下來我們學了一隻新舞,頭尾不過用了一個小時,在最後幾輪大綜合的時候,當時感覺整個教室就像是一個工廠裡熱鬧的大車間一樣,每個同學就像堅守在自己工作崗位上的工人,各自埋頭苦幹自己的活,互不干擾,互不被影響,忙得不亦樂乎;我也受到這股熱潮的影響,越幹越賣力,越跳越帶勁,越吵卻越專注,這時我深知這是集體意識在影響著每一個舞者,熱鬧、專注、充滿了生命力。

後來,高老師也形容到在那個時候,她也被震撼到了,她感受到了那個當下每一個同學都是那麼的專注地舞蹈著,那麼的為了要醒過來而拼命努力著,她被這種專注和拼命的氣氛震動到了;聽到高老師這樣的分享,我突然覺得自己很有幸能在那個時候也身在其中,親身感受到那份為了要醒過來而拼命努力的浪潮,感恩!感恩!感恩這趟旅程和老師帶給我的一切!也感恩因自己的努力而創化的這一切!

16號早上,我們就開始了輕鬆的日月潭之旅了,這是我們在廣州的時候老早以前就約定好了的,現在終於是如願住進了日月潭涵碧樓隔壁的教師會館;這讓我想到了第四道裡的三力一組,七的律則,從開始計畫到計畫實現無不存在著這些規則在裡面呀!

日月潭回來就已經是要離開臺灣的日子了,一晃眼九天就要過去了,在從日月潭回臺北的車途中,一直在驚訝著,為什麼這趟旅程的時間有時候感覺好漫長?有時候又感覺好快呢?經過一討論,噢,原來感覺漫長,那是因為人專注在當下的時候,沒有過去,沒有將來,時間就不存在了,有的只是當下的無限延長,因此就會感覺漫長;但當回首過去的話,一周前剛來臺灣的情景,就好像已經是發生在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因為在這一周裡經驗了很多事情,感受了很多感覺,因此,一周前已經很遙遠了,遙遠得只剩下一個小點了;這讓我領悟到其實我們的人生是可以過得很美好、很豐盛還有很無限延長,然後到了死的那一天突然回首,噢!我這一生,就剩下個小點點了,一個小句號!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47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