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楚規則心即安 / 黃詩君(台北)


世儒老師常說:「學習的關鍵在於分辨不同。」疫情解封前後的神聖舞蹈課,的確有些不同,連世儒老師都不太相同。

停了兩個多月,大家對舞蹈的記憶都模糊了。 一開始幾拍跳得零零落落,有趣的是以為頭腦全不記得了,身體卻還記得挺清楚的。慢慢的,手腳會開始自己移動。有些動作真的遺忘,再稍微觀察同學,動作的順序很快就能掌握。

世儒老師在課堂上要我們分組討論,期望自己哪些動作可以做得更精準到位。我對於抬胯時,骨盆左右前後的移動特別感興趣,一直將注意力集中在此,希望可以藉由骨盆的左右細微移動,在空中做出一個隱形的微笑曲線。

我記得在疫情前的最後一次上課,全班一起舞動的品質極佳。當大家骨盆移動的幅度、拍子、韻律一致時,有如一波一波的海浪,規律而有力量,從內在創造出了一種和諧專注且寧靜的共振狀態。

我懷念那時內在的安穩寧靜, 三個中心渴望再次經驗。

經過小組的討論後,再開始跳同一支舞,似乎有些不同。然後,世儒老師要我們分享差異何在。

秉瑜說:「因為工作關係晚到,一開始是慌亂的,動作順序完全記不起來,只能慢慢的跟著前排的同學, 想辦法弄清楚動作的順序。經過剛才的討論,動作順序更加清楚,對於動作的品質覺知加深,整個跳舞的品質就完全不同。」

世儒老師問:「是什麼幫助了你,有了這樣的改變? 」秉瑜說了深呼吸、歸於中心、提高專注力…。老師不斷的追問:「還有呢?」像是拿著一根棒子,不斷的敲擊腦袋,希望再擠出一些答案。同學們也開始幫忙思考,我則是認為「 觀察 」是重點。金美老師後來還在白板上做了一個提要,表示秉瑜的三個中心知道「know how」。

世儒老師又再提示:「答案就藏在秉瑜的話中。她在做了什麼事之後,就不再焦慮了?」大家還是面面相覷,說不出老師要的答案。最後,老師在白板上寫下「順序」及「規則」兩個詞。 他解釋:「當我們清楚知道動作的順序,搞清楚規則之後,是不是就不再焦慮了?生活中是不是也是如此?」

我忽然想起老師最常強調大學裡面的一句話:「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這「知所先後」,在今天的課堂中,不就是要搞清楚順序與規則嗎?

我總是從神聖舞蹈課程中,透過實際的體驗,重新領悟經典的意義。

課堂結束前的分享,琬珍問世儒老師:「停課的這段時間,老師覺得自己有什麼樣的改變?」老師反問大家。琬珍說:「 老師的內在有某種東西在結晶 ,感覺跟以前不一樣。」

我笑著說:「老師變重了。」老師說他的體重還減輕了。我搖搖頭,表示那個重並不是肉身的重, 而是一種內在的穩定感,像一座山穩穩的矗立著。

美瑩說:「感覺老師長高了,好像頭頂的能量變大了。」

世儒老師說他上課前靜坐時,進入了不一樣的境界。他實際經驗連接天地的能量狀態。感覺腹部中心穩穩的紮根,與大地的連結更強了,同時感覺到來自於天的一股向上提昇的力量。於是他整個身體似乎被上下兩股力量同時拉開的感覺,天人地三才和諧同在,意識與能量同步擴展的感受特別強烈,這是以往不曾有過的經驗。

外在的環境持續變化,不論是同學與老師,我們也都同步改變著。

生命的改變,似乎透過不斷的學習,持續分辨不同,於是成長出更好的樣貌。

改變,是生命最珍貴之處。

黃詩君 記於「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周二晚上班課後 2021-08-11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95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