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賁:沒有裝飾的裝飾(320)/ 林世儒


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後素。」《論語·八佾》

上周在鄭州時,溦溦在兩個不同的時間點上各說了一次「老師,你們的課程太樸素了。」我想不只是課程的進行很樸素,沒有道具,沒有仙仙的,也沒有美美的,既無花朵、香氣、燈光、絲綢⋯⋯課程中更情緒的炒作與烘托,學員常笑我們的教室家徒四壁。的確如此,當去掉所有的裝飾之後所剩下來的就是本質,我們的成長就是從看清本質開始的。

這讓我想到賁卦的「上九,白賁,旡咎。」賁是裝飾,用白色來裝飾白色,非常的樸實無華,完全呈現事物的本來面貌。對於生命的成長每個人可能有不同的憧憬,而我要的則是返樸歸真,去掉裝飾與多餘的,我們穿著如此,教學如此,生活與待人也是如此,如果有人獲得學習、成長、或感動、或喜悅、或哭泣,那是因為與自己的本質相遇的結果。

曾經有一位國王想要整建一間古老失修的寺廟,於是他找來了國內兩位著名的師父,讓他們分別用自己的方式來整修,同時也考驗他們的功夫。其中一位和尚帶著弟子,把前殿重新用鮮艷的色彩重新粉刷了一遍,當國王帶著大臣們來的時候,大家都驚艷於它的美麗。而另一位和尚則帶著弟子去除原以剝落的油漆,用水洗去附著多年的灰塵,整個後殿恢覆原本木質的本色,特別的素雅。國王帶著大臣來到後,心裡感到十分的寧靜與莊嚴。於是國王封這位和尚為國師,因為他能恢覆本質之美。

我們的聲名、財富、地位、權勢、容貌、珠寶、名車、知識⋯⋯這些外加的東西都不存在的時候,我還擁有什麽?那時候的我是誰?在追求俗世的成功裝飾自己的生命之虞,能否花些時間關注一下自己的內在本質,它也需要被裝飾,它需要的是去除所有裝飾的裝飾,就像國師一樣,去掉內殿多年的灰塵與油漆,恢覆本來的木色而已。

這就是「白賁」,這就是易經中教導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狀態「無咎」。何謂無咎,善補過也。有效的心靈成長無他,善補過,去修飾,恢復本質而已。

2019.06.27 23:45:58

(共 55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