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三心二意歸於一」時 / 林淑真(新北)



今(2002)年八月份起「台北縣政府家庭教育中心」提供我們義工一個為期三個月的進修課程,原本以為是要上讀書會充充電,沒想到世儒所帶領的課程竟然是不看書的,每堂課都是肢體活動,讓一向抱持能坐就不站,能躺就不坐的我,內心相當掙紮。於是這些日子我歷經了從一開始的抗拒,到中途的猶豫而至後來的接受,這一路走來讓我意外地發現了更多的自己。

首先,發現我是個非常好奇的人,且願意勉強自己去嘗試,縱然自己不喜歡上肢體的課程,只因為對世儒的好奇而願意來上課,當時只是想知道他到底在教些什麽?縱然一開始,只覺得他教的一些動作都非常的愚蠢,但我還是願意去試試世儒所說的境界,後來才能夠感受到他所說的「專注且放鬆」,並發現到能夠接受新事物,也願意掏空自己的心,是我生活中重要的寶藏,它讓我可以擁有活水不斷,生命中時時可以注入新的發現與驚喜。

課程剛開始的時候,剛好歷經公公的住院,兒子因受到網絡的驚嚇而行為退化,我自己也因為暈眩,胃疼而不斷的去看醫生檢查和吃藥,我正在為這三件無法預期而發生的事情深受壓力之苦,心情當然是無法放鬆,因此心理上對世儒的課程非常的排斥,每次上課我都是鐵著一張臉到下課。

可想而知,當時的我肢體十分僵硬,心靈更是無法放鬆,我的內心不斷的在掙紮,我真的要在這裡忍受著胃痛與暈眩的恐懼,並在這樣的情況下繼續數著無聊的數字同時做那「愚蠢的體操(三二歸一之舞)」嗎?(對世儒很抱歉,當時的我覺得不過是種體操罷了!)第一堂課的練習下來,課程中那伸展脊椎的痛從此每天撕裂著我,尤其是第三次上課加上「酷刑與蹲馬步」,讓我腿軟到差點上不了回家的公交車,好幾次回家後都因勞累而狂睡。

我的內心掙紮到了極點,我一邊罵自己幹麻要受這種苦,一邊生氣自己這麽沒用,活動沒兩下就腿軟。一個我想要放棄,一個我不願意做逃兵,這滋味真是難受。兩邊打架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後,終於激起了我的鬥志,我不願意輕易的被打倒,這讓我再一次地看到自己身上的「禁止令」。

於是我開始每天抽出一點時間來練習那「愚蠢的體操」,雖然我的腦中依然亂得可以,思緒依舊很容易飄走,但很快的我已經能夠開始察覺到並更快地回到自己,並專注在當下。至此我發現我是個不輕易認輸,是個很堅持的人,這個部分讓我能夠克服困境幫助我成功,但也同時會讓我因過於執著而產生痛苦,我也常會因此而待人處世缺乏彈性。

我的練習雖然繼續下去,但感覺總是進展不大,我的身體越來越熟悉那些動作,對於「專注且放鬆」卻是無法體會,一直到有一天,因為暈眩到醫院做檢查,這才發現數「數字」對自己專注能力的影響,在儀器的紀錄下,每當我在心裡默數著世儒教的「數字」串時,儀器上專注力的指標就明顯上升,而這種覺知能力的改變很難靠自己去發現的。當醫生為我做「姿勢性暈眩」矯正時,一個要放鬆的念頭突然閃過,而我果真很快的放鬆自己,那暈眩的感覺就馬上停止了。在經驗過這樣的甜頭之後,我才真正放下懷疑和抗拒,接受了世儒的課程。

接下來,我每天都沈浸在「我的身體哪裡用力了?」「如果我不用力會如何?」當我開始打直脊椎,專心放鬆,這才發現原來我對自己的身體是那麽的不熟悉,現在開始去重新看待自己的身體,也體會到在自己身上看到進步的驚喜與成就感。就在漸入佳境之際,發生了一段小插曲,更讓我發現自己的另一面。

當這一切越做越順時,世儒所教的動作也越來越精微,我發現我開始有生氣的情緒,我在心中暗罵「幹麻不一開始就將這些小細節都一一說清楚講明白?」讓我花了好長的一段時間練習,好不容易練習好了,又要再改正,然後從新再來過,這樣子令我覺得很沒有效率,害我走了許多冤枉路,又滿腦子老是學不好的挫折(嘿嘿嘿…要完美作祟)。

直到看了世儒推薦的【開悟的神秘與趣味】書中的一段話,『如果一開始就教你……他就無法使你信服這種方法的決定性重要。你必須以自己的努力去遭受挫敗,你才會準備好去接住他所拋給你的救生圈』我才逐漸的釋懷。

在一次與世儒對談中他說:即使他當時教了我們,我們一樣是無法體會,動作細節依舊做不出來,肯定還會是錯的,不但沒有幫助,反而是一種阻礙,而目前的方式是他教學多年,且經過多種嘗試與調整後,確定這是最快與最有成效的捷徑。

我會慢慢地去體會他所說的,或許誠如書上所說射箭一般,這是一條最快的必經之路吧!這段小插曲讓我發現,自己的講求效率,講求完美但似乎並不如自己想象中的轉化完成,還有很多可以進步的空間。

我是個喜歡一開始就能夠知悉一切的人,也因為這樣,碰到凡事沒有規劃,習慣隨性的先生,我的婚姻生活中也常因這個模式而產生衝突與不悅,我想增進這個模式的彈性,並活在當下是我的另一個功課。

就在一切都漸入佳境之時,我的覺知能力增加了,此時才驚覺自己竟是如此地缺乏安全感,因為我的腳趾頭經常疼痛,原本一直以為是痛風,經過醫生詳細檢查後發現不是,而現在我自己找到了元兇了,原來是我的腳趾頭會不自覺地用力抓地。

接下來的重點可想而知,展開了與腳趾頭的對抗,我無時無刻地提醒自己放開腳趾頭。每當如此就越發會重心不穩,原已經熟練的動作也因此而變得笨拙。但是腳趾頭卻非常的不聽話,我真恨不得拿塊板子把它夾緊,讓它不再因用力而彎曲。

這帶給我另一層的領悟,如果我要調整自己的腳趾頭都那麽難,那麽要別人改變,他們必然會有一時間無法改變的難處,而因困難而不願意改變這是需要更多包容的。

在兩星期之後我的腳趾頭已經放鬆不少並聽話多了,這個改變又帶給我很大的快樂,看到自己真的可以做到,心情非常愉悅,痛苦的練習似乎獲得回報了。練習才剛覺得有那個味道,漸漸體會到那種自然而不強求,用力要用到剛好而不會浪費能量,眼神直視而不定焦……等等,當這一切都正要進入狀況,課程卻已經進入了尾聲。

當重新去體會以前自己的容易緊張,到現在可以快速地察覺與放鬆,那種看到自己的蛻變與更了解自己的欣喜,真是一種無價之寶。在課程中夥伴對我的肯定與讚美,讓我小小的虛榮了一番,謝謝夥伴們的支持,常常幫我拿墊子,帶美食來讓我補充體力,並在下課後指正我的錯誤,更謝謝世儒的包容與耐心,引導我尋求身心靈的寧靜,謝謝你們!也謝謝自己堅持上每一堂課,在困難也我沒有缺課哦!(我一直是一個很乖的學生哦!^_^)結束是另一個新的開始,期許自己能持續下去,直到開悟的那一天

林淑真(新北) 2002-11-25


點我查閱:近期課程、或更多精采的學員分享

(共 105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