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線:我無法為別人的生命負責(363)

經常有人問我有沒有做個案,我都回答說沒有,的確我是不做個案的。一來我對於處理個人問題的心理諮詢個案沒興趣,二來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三來更重要的原因是我認為自己無法為別人的生命負責。我永遠無法得知對方完整的資訊,而要去提供一個面臨生命重大抉擇的建議,這不是太冒險了嗎?我能為求助者負責嗎?

我認為助人並不是為別人的困惑做出自認最佳的決定,而是帶著耐心去陪伴,仔細的聆聽對方的困惑,讓他有機會與時間重新省思自己的處境,去發覺遺漏之處,用更多的角度來省視,去看到更多的可能,然後找出自己認為最恰當的解決方案,而無論對方的選擇是什麼,我都給予最大的祝福,希望他能排除困難,達成預定的期待。

朋友們常會在聊天時說說他們生活中的困惑,或是生命中所面臨的重大抉擇,如離職、跳巢、結婚、分手⋯⋯。我只是聆聽與澄清,讓訊息更清晰與條理,讓當事者自己去看清實相,然後做出決定。重點是求助者所做的任何決定,都完全沒有我的意志在裡面,因為我無法為別人的生命負責。我做決定然後由對方承擔所有的後果,這不是太奇怪,也太不負責嗎?

我知到我如果能夠提供建議或決定,會讓我自己感覺到有力量,而對方能依照我的意志去做,我會覺得自己非常有價值,而且效果是正向的話,對方會更加信服我。提供分析、建議、甚至決定非常滋養自我ego,這部份我非常有自覺,經常提醒自己切莫越俎代庖,不做個案也是避免那天腦門一熱失去覺知,為滋養自我而誤人誤己,這就罪過大了。

當人能夠為自己做出決定,並且願意承擔結果時,他就有力量了,他開始能夠為自己負責,他就長大成人了,這才是真正的心靈成長。這正是在「易學律動」課程中要做的事,過程有點艱辛與困難,但所下的功夫與精力,相對於能夠割斷臍帶當大人,為自己的生命負責,那是完全值得投入的。我始終謹守界線不做個案只做教學,教的是不為別人的生命負責,學的是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