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自己會找出路 / 林世儒

生生之謂易——易經系辭傳

1993年有一部電影大多數人都曾看過,至今仍名列全球票房榜前十名內。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幕是,古生物學家亞倫葛蘭博士(Sam Neill飾演)在侏羅紀公園里看著地上一堆破碎的超大蛋殼非常驚喜的說:「我的天啊!你知道這是什麽嗎?這是恐龍蛋!恐龍在繁殖!」旁邊的小孩說:「可是我外公(侏羅紀公園的創辦人)說恐龍是都是母的。」也就是說恐龍無法繁殖。葛蘭博士說:「他們用青蛙的DNA,補了恐龍基因的斷層,改變了恐龍的遺傳密碼,混合了青蛙的DNA,而有些西非青蛙,在單性的環境里,會本能的改變性別。馬康姆(研究混沌理論的數學家)說得對,你們看。」這時鏡頭帶到地上幾個破碎的蛋殼,旁邊雜著好幾只小孔龍的足跡,走向遠處。然後他說出那句膾炙人口的的話「生命自己會找出路」

三十年前我在電腦公司工作,是當時最被看好的職業,我擔任高管也是股東之一。那時我們剛完成和一家台灣最大的二極體工廠交換股權相互投資,準備股票上市,大家都沈浸在不久的將來,財富就會像噴泉不斷湧出的喜悅當中。而我卻在淡水聖本篤靜心會館前的小廣場,看著幾個小男孩在玩遊戲中,完全改變了我整個人生的計劃和方向。

那是一個小學生和四五個讀幼兒園的小孩在玩跳格遊戲,他贏得每一次的競爭,因為遊戲進行中只要情況對他不利,他就立即更改規則,誰都看得出來小學生利用各種取巧與不公平的方式獲得勝利。令我十分詫異的是,這幾位幼兒園的小朋友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非常開心的一直玩下去,不時聽到他們開懷大笑的聲音。

那發自靈魂深處的笑聲引發我超著靈魂深處反思:為什麽我工作表現良好幾乎每年被升職,加薪幅度也最高,在同儕中算是贏很多的一個,但只能高興一小段時間,卻不像眼前的小朋友們,雖是吃了很多虧,卻是那麽由衷的開心與喜悅。我在經過幾天的深思之後,我確定是我走錯了路,我總是依循著師長和社會的期許,一心走向更有名、更有錢甚至更有權的路上去。這沒什麽不對,但是我的心並不感到快活,我只是從不曾問過自己:「我的靈魂被滋潤嗎?」如此而已。我渴望我能像那些幼兒園的小孩,即使是被訛詐全都輸光了,仍然開懷大笑,享受那過程而無視輸贏。於是我決定要自己安排自己的人生道路,成為我自己。

想通了之後第二天我就把工作辭了,同事們都以為我瘋了,有人惋惜,有人挽留,有各種傳言,但這些對我而言都無所謂了,我完全不放在心上,因為我有了生命的方向與目標。此時這人生路上的髮夾彎,把以往的我全都給拋在身後去了。雖然我不知道接下來的工作是什麽?也不知道何時能找到新工作?更不知道未來會如何?我確定是我像一顆被丟向大海的石頭,只會一直向下,最後必將沉入最深的海底,抵達必然的歸宿。

我所有的一切都必須從零開始,全部從頭再來過。我相信如電影侏羅紀公園中葛倫博士的這句話「生命自己會找出路」。也正是易經最重要的核心觀點「生生不息」的意義。〈系辭傳〉如此定義《易經 》:「生生之謂易」。我相信天道酬勤,無論未來發生什麽?我會善用自己的所有能力和資源,持續向前,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2018.07.29 17:03:10

(共 85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