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沒有標準答案 / 黃詩君 (台北)


我的人生關於好壞對錯的考驗,一直沒停過。

昨天的神聖舞蹈課,在跳律動一號 Movement #1時,我看見自己拯救者的毛病又犯了。於是老師不准我們出手幫助夥伴數數,要求我們邊用葛吉夫眼神邊數數,並且將注意力帶回自己的內在。

說來神奇,葛吉夫眼神一擺出,原本急著要幫夥伴、忍不住動手指的狀態馬上停止,立刻能歸於中心。

當我以為我能不受外界影響之後,今天週三班的課又有了新考驗。

一開始,團體出現了一連串的錯誤,但我告訴自己不准幫忙。內在同時有一個「我」,並不願意跟著這樣一路錯下去。

我曾經因為不願妥協於團體的錯誤而被世儒老師責罵過。他說就算只有我一個人腦袋清楚且做對,但當團體都做錯時,為了團體的和諧一致,我也要跟著做錯。

雖然我知道他在訓練我「臣服」與易經所說的「不可為典要,唯變所適」。以獲得「自信、自主和自由」的能力,真正的成為自己的「主人」。

所以有一陣子我會乖乖的跟著做錯,但心裡依然不服,我只是在學習表面的服從。

還有一陣子我跟著做錯,然後告訴自己要接受,為了團體的和諧。

今天在數數時的第一回合,又有這樣的狀況發生。我不想跟著團體錯下去,在無力乏天的情況下,無法扭轉整個團體的錯誤後,我決定不再出聲音數數。

對於夥伴們的犯錯我能理解,因為我自己也會不斷犯錯。但對於錯誤的事情,我被迫在現實的要求下必須跟隨,內在會產生很大的抗拒。

葛吉夫說我們的內在其實一直處於分裂的狀態,因為內在是由「諸我」所組成的。

我看見內在有一個「我」,在不認同於權威的情況下,我其實想要挑戰權威。這個權威可能是老師或團體。但我常常把這個我壓抑下來,為了尊重領導者,也為了團體的和諧,更害怕因為發出不同的聲音而被團體排斥。

今天的這個「我」,很用力的說「不」,想要被我看見。

第二輪,我改變策略。我知道有一個「我」不願意妥協於錯誤,這個「我」仍渴望把事情做對。我決定堅定且大聲的數出我的數字,想藉此幫助團體有所進展。我看見這個「我」,是多麼希望團體能達成目標。當最後終於順利的數到音樂結束,我忍不住大聲歡呼。

如果神舞教室是個實驗室,今天的實驗要告訴我什麼?

今天老師講到中孚卦及小過卦,提到學習的意義。學就是分辨不同,習就是持續反覆。

於是我細細分辨,想知道「錯誤」這個老師,這次要教會我什麼?

回到現實生活中,當我不願屈就或妥協於現實,有時候是基於好強,想要表現。有時候是出於勇敢,對真實的渴求,我如何分辨這兩者?因為好強與勇敢,兩者的起心動念以及所展現的內在品質,是完全不同的。

同樣的,我又要如何知道,現實生活中,自己是在堅持做對的事,還是執著於自認為好的狀態?

不論是好強與勇敢,或是堅持與執著,我如何分辨?我如何在什麼時機點,展現什麼樣的素質與行為?

生命從來沒有標準答案。

今天上課老師結合第四道的理論,講解《大學》經文的前四個字「大學之道」,提到奉元書院創辦人毓鋆老師曾說過:「人得『一』為大」。世儒老師先說明葛吉夫大師對於「諸我」的觀點,然後問大家說:「我是否能將內在諸我分裂的狀態進行統整與合一?」

好強的「我」,執著的「我」,犯錯的「我」,似乎一直渴望被我看著。

我能允許這些不完美的「我」存在嗎?看見這樣的「我」,接納這樣的「我」,也許就是合「一」的開始。


熊柏豪:這真的好有深度,為了團體的和諧一致,我也要跟著做錯(團體只要有人堅持對的,團體就會回到正軌,但為了團體和諧一致,我也要做錯,什麼時候該堅持對的,什麼時候該維持團體和諧呢?)「不可為典要,唯變所適」,這句我還沒學過,但看字面上的意思可能是:不可只以過往的經驗或是權威(老師、書籍)的意見來判斷處理當下的事情(要活學活用?),要依照當下事情的變化而定?後來想想,如果今天是在伴侶或是家庭的關係中,誰對誰錯好像並不是那麼重要,和諧才是最重要的

詩君:@熊柏豪 是的,正如你所說的,活學活用。世儒老師一直強調,要我們隨著不同的時機,不同的情境,根據自己的目的,做出不同的行動。有一次我不肯跟著做錯,被老師責罵。有一次我不肯跟著做錯,卻被老師誇獎。當時的我真的是一頭霧水。當時的我不懂,同樣是不肯跟隨錯誤,老師對我卻有兩極化的反應。

後來我發現世儒老師在教我分辨什麼是堅持與執著。哪些時候,我應該展現的是堅持的精神,我能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我不願意同流合污,這種心態在職場上尤其重要。相反的,又有哪些時候,其實我陷入了執著,陷入爭辨對錯,而忽略了關係的本質。像這樣的細節,自己的內在狀態,是堅持或執著,都需要細細分辨,並且應用在生活中。

生命沒有標準答案,記得是上易經課時,世儒老師說過的話,我一直牢記在心底。(超推老師的易經課和按摩課)所以真的很感謝世儒老師啊~

熊柏豪:好棒!一語驚醒夢中人😁,我也學到了,感謝分享!

Meying:謝謝詩君的文章總是讓我很有啟發。那個數數真的讓我很累,我倒是完全沒有進入狀況。詩君總是很清楚地照見自己,能清楚的看見不同的人格,就很不簡單了。這過程應該就像一個不斷失去自我的過程,不斷從各種錯誤的自我認同中解放出來,自我不斷的消融。各種不同程度的消融,直到最後一次,只有一個「空」在那。就好像那個神聖經驗。我現在覺得這過程還是很累 累累累

詩君:@Meiying Wu❤️ 謝謝你,這麼用心的回饋。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個成為自己的過程,將破碎的諸我合而為一。以前的我,以為自己只有一個,看不見各種分裂。現在的我,看見這麼多分裂,我在練習自我接納與整合,最終是成為一個完整的我。

Yuting:我感覺上次詩君不忍團體的錯誤,很努力的堅持自己,好有愛。回到家靜心的時候,心裡很感謝詩君當時的樣子與存在,讓我覺察到我對自己已經有了不一樣的態度,有許多的感恩與感動浮現。謝謝詩君❤️

詩君:@yuting 謝謝親愛的你,好溫暖的回饋。心暖暖的。下課時,我一看到世龍就哭了。世龍說其實你是不捨得大家的,對嗎?我說我不知道,但就是想流淚。說實話,即使到此刻,我仍舊不知道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究竟還有多少個自己,是我們不認識的。

許多內在狀態,都需要細細分辨,有些不是當下就能理解的。我在課堂上的發現跟我回到家,晚上書寫日記時,所有的看見又不一樣了。很多看見,是更往內的,是我跟自己的關係,其實老師與團體都只是一面鏡子,讓我照見真實的自己。

我的淚,也許只是我對自己更慈悲了。世龍說我捨不得大家,也許我真正捨不得的是自己。我想,我心疼自己。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98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