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喜之後,回來洗衣服 (丁楠/北京)

狂喜之後,回來洗衣服 ——記我的第二次神聖舞蹈工作坊體驗神聖舞蹈工作坊結束後的第二天夜晚,忽然有感。恍然回過神來,仿佛所有發生的意義,這才瞥見了一點點。這個工作坊之前,我在超個人呼吸中獲得意猶未盡的靈性體驗。那對我的生命進程、以及以往對靈性的認知而言,都是一次重大的轉化。

之後,我卻開始想入非非:是不是繼續「往上飛」,是不是別浪費美好的靈性體驗,繼續抓著它,不斷品味它?那些靈性體驗,意味著什麼,我在日常生活裡,要怎麼做?……還沉浸在雲端的快樂裡,甚至有些摸不著頭腦,神聖舞蹈來了,就這樣痛快又仁慈地,把我敲醒。有人問林老師:「我們工作坊之後如何練習這些舞蹈?」老師回答:「只要你時刻在覺察自己,你就是在跳神聖舞蹈」。

或許這個「神聖」的名字,會讓你產生些許敬畏。然而我越來越確定的,竟然是:正是因為它本質的神聖,當你在體驗它的時候,反而你會覺得它太樸實,太透明,你所有的幻想都會在這面鏡子裡被照見,從而你開始瞭解:什麼才是真實不虛的。你有沒有「主動的」注意力,有沒有看到自己內在的「運作」。

這個當下,你到底是活在頭腦裡,還是用自己的整個存在活著……你是活在對自己、對他人的評判裡,被自己的多年累積的信念系統左右、活在自以為正確的「知識」裡(若是這樣,我保證這些平常隱藏得如此「微妙」的「小我」,會在練習中「現形」,藏不住的)?還是你既敞開(你的肉身在那個場域裡,你的意識也在那個場域裡),同時保持在中心——知道自己現在在哪裡,在做什麼……非常非常落地,「真刀真槍」的實修。

再好的經驗,好到天上去的經驗,會過去。再壞的經驗,痛到無法自拔的經驗,會過去。刷,刷,刷……一個當下過去,又一個當下過去。你覺得自己可以留住什麼嗎?沒有。我們只能選擇,全然地去經驗它,或者抗拒。

許多朋友跑了很多工作坊,一直在療愈,釋放,找自由……那天有同學分享說:「我好開心,因為我發現不用一直糾結自己的童年燒錄,我現在就可以做自己情緒的主人。」高老師回答:「療愈的課程,當然有它的意義,但是到了一定階段,你會發現,你自己活在【現在】的力量,超越了自己活在【過去】的力量。這份內在的力量,是你靠自己發展出來的。」跳錯了,沒有關係,重要的是:記得回來!回到此時此地,之前怎麼迷路,沒關係!

身而為人的練習,就是不斷忘記,不斷記得自己是誰。重要的是:記得回來。

——楠的話,2016年4月19日,寫在地鐵上

Facebook 外掛功能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