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刻意的美好 (0116) / 林世儒

在開始探索心靈成長之初,我就打定主意,先求真,再求善,最後才求美。因為我認為只有看清真相,特別是自己的不足之處,才能有效地對症下藥,獲得真正有益於自己生命的成長。反過來一味地追求美善,而調整或掩蓋了真,一時間可以讓自己感覺良好,讓別人艷羨,也許可以獲得大量的短期利益,但長期而言,對自己的內在成長反而是一種傷害。除非我們的意識狀態已經進化到把所有的裝飾與美化看成可穿脫的衣服,可以依自己當下的意志,完全自由的決定如何呈現,而完全不受慣性與習氣的影響,但有多少人能做到這樣?

我開始去參加各種自我探索與心靈成長相關的工作坊,那時我參加了一個為期八周的探索與認識自己團體,到了最後一周整個課程結束前,老師特別精心安排了一個環節。在十分感性的氣氛下,大家說些感謝與感人的話,在感動流淚與依依不捨地擁抱中為課程畫下句點。

我受到自己信念的影響,當時內在並沒有這些情感,輪到我發言時,只是如實地表達當下的我「課程開始了,誰來和我一起唱歌舞蹈慶祝;課程結束了,誰來和我一起唱歌舞蹈慶祝。」老師眼中閃過一絲無奈地看了我一眼,她沒說話包容我這煞風景的發言。現在的我會感到抱歉,因為我學會在求真之餘,要顧慮如何做能夠更加的美善,但請原諒我,在當時我真的是做不到。

2004年新莊社大校慶園遊會時,我們班上也提供了一個節目,我讓學員們向學校的師生們示範一支在「成為自己」課堂上教過的神聖舞蹈。上台前我把原來預定的隊形排列順序調整了一下,所有的舞者都換到一個新的位置,這意味著每個人舞蹈動作的順序和原先的練習完全不同。

學員們開始抗議說:「這會跳得很糟糕,他們會笑我們、批評我們。」我說:「不用擔心,因為沒有人認識你。他們只會知道是哪一班和哪個老師指導的,帳是掛在我身上,會被批評的是我,我都不在意了,你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我要的是大家真實的呈現,而不是美美的呈現。如果我們不能看到「真實的自己」,要如何「成為自己」?

在神聖舞蹈的教學上我一直都是如此,關注學員真實的舞蹈狀態,不管他跳得如何,無論是非對錯美醜,重要的是呈現舞者當下的真實,真的對與真的錯,真的會與真的做不來。我寧可要真實的混亂與糾結,也不要修飾過的秩序與美好。只有真實地看到與真實的接受,我們才能得到真實的轉化與真實的成長。

不需要刻意的製造美好,一切如其所是就行了,看看海寧格大師的排列,他從不會追求一個 Happy Ending。 而是該怎樣就怎樣,會如何就如何,那才是真實的療癒。唯有許多真實的片刻,我們才有真實的生命,我們才有真實的人生。努力的投入許多時間與精力在心靈成長上,我們不是在尋找真實的自己嗎?我們不是在尋找「實相」嗎?我想停掉刻意製造的美好,是朝向真實的第一步。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