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0063)初心:記得自己要的是甚麼?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初心:記得自己要的是甚麼?

我不是那種天資聰穎反應快速的人,很多時候學習速度要比其他的同學慢很多,就以最熟悉的「葛吉夫律動/神聖舞蹈」來說吧!有幾次和學生們去參加由國外老師帶領的國際營,有幾位學生都已經可以把複雜手和腳的動作組合在一起了,我還在手忙腳亂的艱難拼湊中。

我不如我的學生嗎?就組合動作的速度來看的確是如此。但我不會因此自己的素質就比較差,也不會自怨自艾,相反的我會更深入各多細節,進行更多的練習與實驗,以找出其中的關鍵與老師未提及的內涵,所以我總是說「功夫是練出來的」。這功夫不只是律動,還包括「觀察力、注意力、意志力、持續力、良心…….」,以及做人處事的態度,修心養性面對生命的考驗等等都是功夫的累積。

「借假修真」這句話我始終謹記在心,時時要記得「記得自己要的是甚麼?」,不是自己要的,再殊勝的法門,再高貴的東西都是假。被眾人鄙棄的任何東西,只要符合自己所要了,就是真就是好。永遠不要被表象所蒙蔽,以免贏得了一場戰役,而失去的整場的戰爭。

尤其是在心靈成長的路上,有多少人為了改善家庭關係而開始參加各種課程,而又有多少人最後以關係破裂離婚收場。記得初心,那才是我們真正要的。絕不是擁有某某治療師的頭銜,或是能夠為人消災解厄,要先能幫助自己,改善家庭關係再說吧。

三十年前在淡水聖本篤參加工作坊,課間休息時我在樓下的大前廊,看到四位小朋友在玩遊戲,每一回都由一位年紀稍長的小學生用詐術全贏,所以他十分得意,而另外三位尚在讀幼稚園的小朋友,每次都輸得很慘,可是他們笑得比那小學生還更開心。

我看呆了,既感動又感慨,這情景帶給我許多啟示,除了幫助我確認今生的成長方向和自己要扮演的生命角色之外,更讓我明白「借假修真」的意義。從微觀的角度來看,這三個小朋友真傻,被騙得團團轉,還輸了一屁股。可是從宏觀的角度來看,他們可是賺了一整個下午的開心。

如果是你,「你要的是甚麼?」處心積慮地去贏得一切,獲得暫時的快樂,還是傻呼呼的輸掉遊戲,賺得無比全然的開心一下午。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在課堂中不太在意學員組不出動作,或者跳錯出亂子,我總是可以不厭其煩地重新講解與練習。但是只要走路、關門或放東西發出聲音,我是絕對出聲警示,並立刻要求帶著注意力重做一次,絕不放過。

許多人不明白,總是質疑的問:「你不是在教神聖舞蹈嗎?放著學員錯誤的動作你不去糾正,而無關緊要的走路、關門、放東西出點小聲音你卻斤斤計較,這不是本末倒置嗎?」正好相反,就是因為我很清楚我整個教學的目標、目的與意義,因此教會你跳「葛吉夫律動/神聖舞蹈」是「假」,鍛鍊出你的「素質」,你的「觀察力、注意力、意志力、恆毅力、良心…….」等質量才是「真」。如果真是要針對舞蹈本身,我知道如何讓你快速跳對跳好,而就算你動作都跳正確了,我還可以指出101個讓你服氣的尚有待改進之處,但那只是舞蹈,對初階段「工作自己」的鍛鍊來說其意義並不大。

我永遠都會「記得自己要的是甚麼?」站在講台上我絕不會讓自己失職。回頭想想自己為何走上心靈成長之路?那是怎樣的「初心」?現在還是如同以往的那顆「初心」嗎?目標固然可以改變,但修心養性,鍛練內聖外王的能力,與人和睦相處,與世界共存共榮是不變的。

不管我們對生活看法是什麼?對生命的選擇是甚麼?我只想說:「勿忘初心,時時記得自己要的是甚麼?」祝福每個人經由「內在之旅」達成「初心」,完成「自己所要的」。


為何(Wozu?)/海寧格

內在之旅是為了什麽?這趟旅程會通往哪裡?它會帶我們離開某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嗎?帶我們離開,哪又帶我們去哪?它會帶走我們內在的東西嗎?可以帶往我們的彼岸嗎?

我們從內在之旅探索自身的內在。旅途上,我們發現自己的內在,發現自身內在的聯系。盡管沒有走到外面,但我們也會發現通往外在的聯系,因為內在的旅途上,外在存於內 在,它在我們之中凝聚。

那麽內在之旅會走向哪兒?它通往一個我們會在自身完全凝聚下來的地方,一個我們在自身裡和萬物連結、與萬物合一的地方。它通往「一體」。所以,內在之旅不是只有內在合一,其他的萬物也都一起同在。萬物最終的連結深藏在其中,那是一切的開始與結束。

就這來說,內在之旅把我們和那個隱藏在外物背後的道連結起來——在我們裡面。我們在自身之中與萬物合一,也和那個道合一。同時我們將深處在極致的創造力量之中——就在我們自身裡。

「觀照」也在此刻發生了,盡管那看起來好像是對外,卻是在內在裡進行。這仍然是我們的內在之旅嗎?還是我們同時也走在另一個旅程?


轉貼上海方圓在<簡書>上對本文的回應  2020/05/28

今天老師文中提到他參加國際營「借假修真」的經歷,我深以為然。因為我大概知道他所指的是什麽事情,而我恰好有幸親眼見證了發生的一切。那是18年5月的台灣,由Avi老師帶領的神聖舞蹈國際營上(Avi老師也曾經是世儒老師的老師),我第一次有幸與世儒老師和高老師同為學員,行動坐臥完全同步,我心中不可謂不激動啊,那滋味就像你心中的巨星突然來到你身邊跟你共進午餐一樣。

那次課上,Avi老師教了一支非常困難的神舞,那支舞不僅包含頭部、身體、雙手、雙腳動作的各種覆雜組合,而且針對小我的慣性設置了非常多的陷阱。每次跳得亂七八糟、暈頭暈腦的時候,我仿佛都能看見葛大爺翹著小胡子,在半空中神秘而得意地沖著我微笑著。不僅我被激发出鬥志,現場幾十個學員都卯足了勁,想盡快地把舞蹈動作組合出來,於是自覺在課後紮堆練習。

我清楚地當時學員們自動劃分為兩大陣營,一個陣營圍繞在世儒老師身邊,主要以老師的學員為主;另一個團隊的核心人物是一位韓國的「歐巴」,顏值與神舞水平雙雙在線,也吸引了很多學員的追隨。剩下還有一些自信靠自己方法練習的「散兵遊勇」,包括我的好友麗麗。我抓緊機會搶到跟世儒老師最近的面對角度,想著憑老師多年紮實的工夫,那肯定是神助攻啊。

沒想到老師對這支舞居然也是新學者,正因如此,我無意間發現了老師很多不為人知的奧秘。首先,我第一次感覺老師是個「人」呢。這並無詆毀之意,而是我親身感受,老師在學習一支新舞蹈時跟普通學員一樣,他其實也會犯錯,錯還真的挺不少。相比他身邊兩個年輕學員的動作,他的反應速度也並不是特別快。這讓我既感覺矛盾又莫名心安。

接下來,我繼續觀察這樣具有「活人」氣息的老師,卻又發現他與眾不同的特質。在一群學員中,老師的鎮定與平靜非常惹眼。對自己的犯錯,他真的沒有絲毫慌亂的表情或動作,而是仔細分辨錯誤與正確的部分,優雅地重新開始。同時他似乎非常清楚自己要對團體貢獻什麽,因此他沒有絲毫個人的驕躁情緒,始終帶領著團體,陪伴著每位學員,共同進退。

這種力量真的神奇,雖然沒有強制指令,但就像在沸騰的湖中央紮下一支穩穩的標桿,周圍的學員慢慢也隨之穩定下來,全然地投入,廢話和小動作都漸停,數數的聲音逐漸同拍。而老師更大的本領是,在同樣的練習中,他持續保持著穩定的注意力,很快就在亂麻般的動作中找到了線索。而他非常清晰地每次只完成「小目標」,也就是先練熟舞蹈中的關鍵點,然後再慢慢向前後進行突破,最終把整支舞的動作串聯起來。

借助他的經驗,我們小組的同學非常受益,經過多次反覆嘗試,逐漸地克服困難,完成了雙手與頭部動作的組合,不由得爆发出欣慰的笑聲。

「No,No,No」這時,突然一個愉快的聲音打斷了我們的歡呼,就看見白胡子「老頑童」Avi老師站在我們練習圈後面,帶著如孩童般狡黠與快活的微笑,輕快地搖著頭。我的心不由得一沈。果然,Avi老師說:我們練習的方式錯了,這支舞要點是雙手與雙腳的組合。

「啊~~~」一陣沮喪與泄氣的呻吟從人群中傳出:Avi老師怎麽不早提醒我們啊?大家辛辛苦苦忙了一晚上,敢情都白瞎了啊!我轉眼偷看世儒老師,他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隨即又迅速平靜下來。「練錯了沒關系,咱們還有時間,從頭再來好了!」老師輕快地說了句,然後就重新投入對手腳動作組合的研究中,仿佛之前白費努力就像風吹過一般輕鬆。

但我真的感覺備受挫敗,又熱又累又灰心,真想撂挑子不幹了。於是悄悄走到旁邊喝水偷懶,餘光中還關注著世儒老師這邊。就見他稍事休息之後,像沒事人一樣重頭開始琢磨與練習,盡管身邊的同學已寥寥無幾。因為動作組合很難,他的速度並不快,還頻繁出錯,但那種投入與自如的神情就像磁鐵石一樣,慢慢地又讓四散的學員自動吸引過來,無聲地加入。

那個晚上真的非常煎熬,我臉上身上始終濕漉漉的,分不清是汗水還是眼淚。只是在無數次的挫敗之後,發現自己原先那種羞愧、自憐、自大、沮喪的情緒念頭不知不覺已經被拋到角落裡,唯一剩下的就是最大可能保持清醒,維持注意力,讓自己更全然地停留在那支舞蹈裡。

終於拼出全部動作之後,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種特殊的「自由」,第一次擺脫了身體那強大慣性的捆綁,重獲新生。我忍不住捧著臉放聲痛哭。是喜悅,是感動,還有更多對自己「看到」的釋然。原來我所追求的並不是跳舞,而是我生命的自由啊!

寫到這裡,忍不住再次熱淚盈眶。非常感恩老師這一路的陪伴!


品賓:我就記得19年林老師做助教給我們帶課搞錯時間的那段,他也是泰然處之,從容應對,課後還笑著以此鼓勵我們說「你們看老師也會犯錯」~換我不得把自己剝掉幾層皮咯,甚至每次想起都得自責一番[發抖] @方園 嗯,我也總喜歡圍著林老師,他簡直是一本活的關於「活著」的教科書[掩面]

方圓:感覺老師非常享受他的犯錯。樂滋滋的像品嘗「巴黎雪兒」

施崢:@方園 謝謝你的分享[玫瑰]在你的描述中,我又一次感受到林老師的定,感動有力量。

方圓:[微笑]老師的力量非常震撼,我十分感恩,寫的時候重溫,再一次感受滋養。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