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0061)渴求:傾宇宙之力,活在眼前一瞬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渴求:傾宇宙之力,活在眼前一瞬

當我第一次讀到 「多數的人都只是拖著自己的死屍在過日子」,內心非常震驚,這話一針見血,直指核心,完全說出了我的生活實況,太貼切了。看起來我是活著,每天做很多事,但是仔細觀察,很多時候根本就心不在焉,身體是在,但我的注意力和念頭早就飛到十八天外,做這件事想那件事,吃飯滑手機……大多數的時候「我」完全不在,做過什麼沒有印象,對於眼前的事物沒有感覺,有做跟沒做一樣,那不是有活跟沒活一樣嗎?

很早就聽過「活在當下」這個詞,剛開始認為很簡單,我時時都在當下啊!不然現在我在哪?後來發現很困難,超級困難。因為我經常是身體在這裡心在那裡,它們很難得會同時出現在同一個地方。練習「葛吉夫律動/神聖舞蹈」這高度要求多種注意力的法門,手腳要做複雜而且不協調的動作,頭腦要數拍子,還要記順序,耳朵要聽音樂,眼睛保持直是正前方,用不同的斜退路徑與人交叉而過,不可以撞人也不能被撞,還要觀察自己的內在種種的身心反應……頭腦、身體、情感等所有的注意力全都用上了,忙得沒有時間胡思亂想,這夠當下了吧!

我不但跳得正確,而且觀眾覺得很美,讓機械的幾何動作呈現出神聖的氛圍,而大受感動,這肯定在當下了吧?其實自己心知肚明,我並沒有在當下,因為身體在做現在這個動作時,頭腦已經在想下一個動作去了,它們一直都不在同一的地方,哪來的當下呢?

就是因為「活在當下」如此的不容易,這幾年我給自己安排了許多高強度的鍛鍊,來確保注意力的質量能夠提升,更深、更廣、更長,並且更頻繁的的出現。特別是防疫的這段期間真是天賜良機,每天可以只做我想做的事。從一早的動態的靜心開始、加上「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朗讀錄音、寫文章、練書法、學英文、彈鋼琴……..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十點,每樣都必須帶著高度注意力或意志力一兩小時去進行,和過去比起來,現在是一天當一星期在用啊!也許有人問,又沒人付錢給你,這麼拚幹什麼?

只因為我知道,過去蹉跎太多歲月,不知及時用功,沒有及早鍛鍊自己的「注意力」與「意志力」,所以離「當下」很遠。而這兩個月來的高強度密集鍛鍊,讓我感覺到生命的豐盛與盈滿,每天開心的起床,帶滿足安心的就寢,「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感覺經常浮上心頭,人生還有什麼渴求?

只有當下,把所有的注意力凝聚在當下,「傾宇宙之力,活在眼前一瞬」而已。


活著(Ich lebe)/海寧格

我們知道自己活著。可是我們真的活著嗎?活著就是現在,只有現在。過去是已逝的生活,而未來還算不上活著。一切的生活就是現在,只有現在我們感覺活著,只有現在是活生生的,全然活著。

內在的旅途上,我們和生活同行,如同我們現在活著的樣子。我們放下所有不屬於現在的一切,我們放下過去的種種,也放下還未到來的一切,於是,內在的旅途上,我們發現了全然的生活,因為只有當下才是全然的。

只有現在,生活才得以豐盈;只有現在,生活才能夠深刻;只有現在,生活才得以觸及它的內涵,並邁向超越。

超越我們生活的是什麽?是「觀照」,觀照著我們把生活全部交付出去,並在其中感到最終的平靜。怎麽做?當下,只有當下。

在「觀照」之中,我們全然地活著,別無所求;除了當下的一切,別無所求。我們照見難以言喻的奧秘,在那之中體會純粹的生活,就只是生活。在觀照裡,我們明白生活就是此時此地,凝聚在所有的運作裡,豐盛盈滿。

那麽,我怎麽活?活在當下,全然在此。當下我與他人同在,當下我也與他人一同活著。怎麽做?全然,全然當下。我全然地在愛裡頭,與他人全然同在。


轉貼上海方圓在<簡書>上對本文的回應  2020/05/25

「傾宇宙之力,活在當下一瞬」,這句話幾年前偶然在南寧公開課上聽到老師的教誨,雖然只是輕輕的幾個字,卻在我的內心激起滔天巨浪。這打開我的思維從未涉及的一個全新世界,原來生命還可以這樣全然凝聚地「活著」!

在《探索奇跡》書中讀到,葛吉夫讓弟子觀察路上行走的人,發現絕大多數人都是處於睜著眼睛「沉睡」的狀態,就像一個個只有外殼,沒有芯的行屍走肉。那段文字實在是觸目驚心,令我每次想起時,都會更加留意觀察自己的生活,以及周遭人們的行動。我的頭腦、情感似乎總是不在位,要麼是沉浸在過去,要麼就暢游在未來,哪有什麼當下?就連靜坐冥想時,腦子裡也如燒滾的開水般沸沸揚揚,沒有一刻停歇。果真如此,聖人誠不欺我啊!

第一次品嘗到「當下」是在老師的《寧靜的藝術》課堂上。當時我剛接觸心靈成長,正是一臉懵逼,滿心苦楚的起步階段。記得老師給了一個特別奇怪的練習,讓大家從平躺的姿勢中站立起來,要求時間越長越好。我的頭腦馬上罷工了:這可怎麼辦啊,起床不就是一翻身瞬間的事情?不過好在有老師神奇的能量「鎮場」,我平躺在地板上,感覺非常的安全與安心,那真的太舒服了。不過在盡量保持不睡著的狀態下,我心裡默念著「任務」,盡量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在自己的身體上。

不一會,我就發現身體內部好像有一股能量開始蘇醒,像初春時節來自地下深處的驚雷,開始一點點地從內部開始喚醒。在它的推動下,我的肌肉開始以一種完全無法想像的姿勢自動地開始移動,那個過程相當的漫長,完全不受我的頭腦控制,而且並不是完全連續的,有時甚至動一會,停幾個呼吸再繼續。我感覺自己仿佛冰雪初融的河流,雖然大部分的地方還是平靜依舊,但內在已經開始有細細的流水淙淙地流淌。

我是既驚又喜,如同偶然闖入桃花源的漁夫,對眼前的一切連大氣都不敢喘,生怕一下子就驚擾了這個如夢幻般的發生。那個過程真的很難形容,肌肉關節的運作方式與順序完全打破了常規。我就像個坐在第一排的觀眾,睜大眼睛看著舞台上那具身體,如被施了魔法般像提線木偶一樣奇怪地動著。我甚至感覺我的身體好像具有某種特別的智慧,它在自動嘗試了幾種不同的身體姿勢之後,居然以一種特別不花力氣的方式讓我從平躺轉為側臥,再慢慢推動我起身。

那個過程中,我明顯感覺到全身的肌肉都是放鬆的,絲毫不用力,就像浸泡在溫暖的水中,舒服得要命。但身體的確是在運動著,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緩慢速度。我變成了匠人手中的泥團,任一雙看不見的大手將我捏圓搓扁,慢慢從平攤的一團變成立體的塑形。

那個過程裡,我依然可以聽到其他伙伴的聲音,感受到空氣的流動,但那就像是平緩流動的背景音樂,伴隨著舞台中間的我的身體,專注而緩慢地跳著神秘的舞蹈。等到練習結束,老師宣布每個人所用的時間時,我不禁睜大了眼睛:1小時32分,天吶,我居然用了這麼長的時間完成了這麼簡單的一個起身動作,這真的是我幹的嗎?環視周圍的伙伴,大家臉上也都帶著同樣不敢置信的表情,不過眉眼卻比之前更為放鬆與舒展,連皮膚都煥發出淡淡的光澤,就像經歷了一場神奇的美容按摩一般。

這是我首次體驗到內在全然凝聚的滋味,如今回味起來,依然令人神往。而要將這樣的品質帶入生活,尤其是有著諸多干擾的日常瑣事中,著實是相當大的挑戰。因此盡管我努力去做,但還是會發現自己時常跑神,時常失去注意力。怎麼辦呢?

除了老師教導的「記得喝水」,「易學正坐」之外,最近我受到啟發,開始了一個小小的練習:在每天穿的鞋子裡放入一枚五毛的硬幣,小小的。在我每次行走時,腳掌都會不經意地與它接觸。那種有點「小膈應」的方式就像給我隨身安裝了一個鬧鐘,讓我在那一瞬間「記得自己」,感受自己的身體,拉回九霄雲外的頭腦,停下自怨自艾的情緒。

我才發現自己的生活中,原來有那麼多的時間都不記得自己,到底跑到哪裡去了?這樣一次次地把自己拉回來的過程,的確讓我更加清醒,更加地保持注意力。雖然觀察到目前大多數情況還只是被動「應激」狀態下的記得自己,但我會朝著老師的方向不斷努力,鍛煉更多主動的注意力——「傾宇宙之力,活在眼前一瞬」。

謝老師持續的示範與引導!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