歿入 (0093) / 工作:空拳黃葉但誆小兒啼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工作:空拳黃葉但誆小兒啼

在三十出頭歲時,對於心靈成長的理論與技巧極為渴望,多方尋找只要有任何訊息都不放過,並且積極地依法練習,除了留下適合自己的方式之外,同時也去蕪存菁篩選對自己當下成長最有利的方法持續鍛鍊。有一回參加了一場為期三天的靜心營,其中一堂課老師帶領我們做「脈輪呼吸」(Chakra Breathing)。

我依指示非常剛猛擺動身體,大口的呼吸,激烈的簡直是要把心肺都掏出來了,這樣做了三回合共四十五分鐘,整個人快虛脫了,還好這就來到躺下完全靜止的第四階段,我就直接癱軟在地上,讓大地來支撐我的身體重量,享受那全然的放鬆與寧靜。

不知何故,老師突然神來一筆,在進入這靜止無聲的階段幾分鐘後,用巨大的音量放起日本「鬼太鼓」的音樂,那驚天一響,連地板也跟著共震起來,同時也把我從極度的放鬆與寧靜裡擊進宇宙當中。感覺自己臉部朝上的不斷往下墜落至一個無底深淵,就像睡覺時偶爾會感覺到從床上掉下地板一樣可怕。只是這個墜落感的時間更長,似乎沒有止盡的時候。

伴隨墜落感的是,頭腦裡出現了非常顯明的景象,我墜向了宇宙的中心,而銀河、星系與星球不斷地從我身旁急馳而過,而我則是無法自主的不斷地被某個力量吸進一個沒有盡頭的空間。當我逐漸適應這種因突然墜落的身體緊張之後,呼吸慢慢恢復正常,肌肉也開始放鬆了,這時墜落感才停止下來,雖然還沒到底部,但感覺到有一股能量從底下托住了我,剛好與下墜的力量完全抵消,我就漂浮在這無重力狀態的宇宙中。

此時頭腦裡的影像又變了,所有的銀河與星系都不見了,取代之的是排了一長串看不到盡頭的和尚,他們一邊敲缽念經,一邊像生產線上的產品,直接從我的左前方一路穿過我的胸膛進入我的心輪,而他們的移動越來越快,到後來完全看不清五官只能辨識出一個個模糊的身影。走完了和尚換成從右邊來了穿著黑袍的古時候修士,後從正前方來的道士,右斜前來了一長列的蘇菲托缽僧……,他們不斷穿過胸膛進入心輪。

我正訝異且好奇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突然內心出現一個聲音念著金剛經的一句經文「凡有所相,皆是虛妄」,頓時我心頭一驚,莫非我陷入幻覺已久。於是我趕緊把注意力收回來,觀察自己的呼吸,感覺肚皮因呼吸的作用而起伏。此時所有腦中的顯明景象和身體的感受立刻消失無蹤,我清楚地感覺到自己躺在教室的地板上,我完全回來了,我回到了當下。

就像第一次的靜坐一樣,我因墜入無垠的宇宙而驚嚇不已,這次卻因境界美妙而沉迷許久,但內在那股「觀照」的能量總是會在恰當的時候把我喚回來,以免陷入太深而無法自拔。我從這兩次的經驗學會了「不迎不拒」。我不追求這些神秘的經驗與境界,但同時也不排斥它的存在,來了就讓它來,走了就讓它走,完全不給予它任何的注意力,幾年後再也沒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了,我更加的活在實際的日常裡,所謂的世俗和靈性對我而言是同一件事了。

我喜歡現在的這種感受與觀點,「生活就是神,世界就是道場」。好佩服前賢所書「歷緣對境皆是真佛身,空拳黃葉但誆小兒啼」。境界與神祕經驗只是要引起我們的興趣與好奇,產生對「內在之旅」的興趣和熱情,而真正要追求的是在實際生活中,對人對事的態度與品格。我常以《大學》三綱目「在明明德,在親明、自止於至善」自省與砥礪自己。我做到了嗎?我還需要做甚麼努力與調整?過去已往,唯有當下可以持續「觀照」與「工作」!


歿入(Entrueckt)/海寧格

內在的旅途上,我們有時候會被道的力量緊緊抓住,那猛烈的力道讓我們害怕自己仿佛會歿入另一個時空,就像是要死掉了一樣。

這裡說的是一個沒有衝突的境界,我們甚至連再說一句「是」的空間也沒有。在這裡,我們褪去了所有自以為能夠掌握的,讓一切回歸自然。

當這股力量漸漸退下,我們也會有所轉變。「觀照」就好比是這場風暴的止息。但這份「觀照」也是暫時的,就如同是下一場風暴前的寧靜。不論如何,在這場風暴里我們只能任由它去,因為我們也歿入其中。

我們仍然存在嗎?即使是這樣的問題,我們也讓自己歿入在思考裡吧。
在這裡,從前的一切都止息了。生與死一樣,兩者都在他方。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