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喜「看見自己」 / 黃詩君(台北)


因為疫情的關係,台灣五個長期「易學律動/神聖舞蹈」週間班課程全部都暫停下來。為了讓學員維持在較高的意識狀態繼續「工作自己」,於是籌組了「認識自己勁在工作」線上團體,在連續四十二天的期間,每天花兩小時左右的時間,記錄自己從出生到現在的「生命故事」,並加上各種與「意識」「意志」與「意願」的精進鍛鍊。是一個非常消耗「注意力」與「精力」的鍛鍊,也是「恆心」與「毅力」的考驗,學習難度很高,我請學員們慎重考慮是否參加。還好只有二十多位學員決定參加,不然每天閱讀他們傳過來共約三至五萬字的「紀錄」,恐怕「注意力」與時間會不敷使用。昨天的功課是讓每個人在閱讀一篇我特別設計過的文章之後,給我一個依序指定的不同的回應,來鍛鍊每個人的「高感度覺知」能力,而下文就是詩君的反應,有非常深的「看見自己」與反思,對於總是當好學生,經常擔心被誤解,或事情無法如願的反應等,都有深入的探討,十分值得細讀。


本來整個下午都在幸福與感恩的情緒中,突然發生了一件事。

就是在LINE回覆世儒老師文章的事情。我發覺我好生氣,非常生氣。 我知道每個人都有覺察力不足的時候,但是今天我非常的專注在做這件事情。我在回覆時,非常的小心翼翼,來回檢討了三次,確定我是第一人,心中還擔心會不會有人跟我同時回覆。我不斷地重新閱讀文章,確定我要回覆的語詞是「我頭香」,是老師要的第一個語詞。回覆完之後再次檢查留言與內文,我的確是第一個,語詞也沒有錯。 然後我才安心的離開頁面做其他事。我保持跟小時候寫考卷一樣的習慣,總是要檢查三遍。

過了一會兒,我想重新閱讀老師的文章,思考我的書寫動力究竟來自於何。然後我發現留言裡面竟然有兩個人比我快,怎麼會這樣呢? 我離開頁面前明明我是第一個啊!後來他們解釋要重新刷過頁面。我好生氣,覺得不是我的錯啊!我這麼用心的想要當一個好學生,這麼用心的看老師的文章,怎麼還會發生這樣的錯呢? 我在腦海中假想,如果老師問我為什麼沒有覺察力,我一定會覺得很委屈,因為我當下真的有啊!我只是沒有覺察到LINE的頁面運作是這樣的,但是在閱讀老師文章的當下,我對文字是非常有覺察力的。

忽然我看見,我病得很嚴重。從小到大都要當一個好學生的「好學生病」。我擔心老師覺得我的覺察力不好,我不是一個好學生了。我已經長大了,竟然還這麼在意老師對我的評價。天吶!這個病要什麼時候才會好?

我想不通這麼一件小事,為什麼讓我這麼生氣? 完全沒有道理啊! 但我知道從小到大我就很怕被老師同學誤解,只要是被誤解了,我會拚命解釋。

我問自己怎麼會這麼怕被誤解?有曾經發生過什麼事,讓我因為被誤解,有很深的委屈嗎? 我完全想不出來,一點點印象也沒有。

如果今天我在回覆時,是不經意的,是未經大腦的,是沒有檢查的,我被說沒有覺察力,我絕對欣然接受,而且會深自反省。但今天就在於我已經盡全力做好我能做的,卻還是發生這種事,我有一種很深的無力感與悲傷。 我讓自己停留在這個無力感與悲傷, 讓眼淚不斷的流下。 我只是一直哭,也許眼淚會告訴我一些什麼。 然後,我忽然頓悟了。

我發現讓我真正難過的,是我盡力了卻依然沒做好的這種情緒。

寫完了前面的那段,我才知道原來人生中很多時刻,我已經盡全力了,但表現不如自己的預期時,我會很失落、很悲傷,陷入很差的自我價值感。同時會有很深的委屈,覺得自己已經盡全力表現了,怎麼還會這樣呢?

比如說盡力的讓自己成績變好,希望父母的感情變好, 他們可以不要再吵架。比如說盡力的讓自己當一個可愛的人,然後爸爸就會愛我們, 就不會離開家了。 但是這個世界上很多事不是盡力就有用的。我只能接受我盡力了, 但事情無法如我預期。

我真正需要練習的是,我接受事情不如預期。即使我盡了100%的力氣,但是當天時地利都不合時,我也要學會接受。

這次的經驗,帶來很深刻的學習。我能夠覺察到自己的情緒,憤怒與委屈只是一把鑰匙,帶我更深入的探索自己的內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進而去思考背後可能的原因 。於是,學習變得更加深刻,帶來更深的體悟。所以,自我覺察的工作真的很重要啊~

寫到這裡所有的負面情緒全部煙消雲散, 我恢復內在的平靜與喜悅,我欣喜自己這樣的看見。

這次的經驗真的有一種剝洋蔥的過程。

被誤解是第一個表層的情緒,再繼續往內剝,發現那跟我的本質價值與信念有關。

怕被誤解而產生憤怒的背後,其實是基於一種防衛機制,想要保護內在那個更脆弱的我。 那個我其實是心的核心,就是一種很深的悲傷,來自於對生命經驗的種種失落而產生的無力。

之所以會如此傷心,是因為整個生命中,我不能接受自己表現不好,不能接受自己無力,不能接受自己脆弱。 當我任由這些情緒流淌,全然的接受我的確會有表現不好的時候, 我就是會無力會悲傷,我發現心輪的能量漸漸打開。

所有的外境真的都是內在的投射,擔心被誤解其實是擔心別人不能接納自己,而這個擔心的真正源頭,是我不能接納自己表現不好。 昨天接受自己可以表現不好,自己可以不是一個好學生,對我來說是內在很大的一個突破。

很感謝世儒老師一直提醒我們要覺察,也謝謝金美老師總是在關鍵時刻給我們另一個觀點, 幫助我們更深入的覺察。最後也感謝有大家的共修,彼此支持鼓勵。

昨天晚上我還夢見我們一起上課呢!想念一起跳舞的日子。


(共 179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