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練習,等待國王醒來 肖詠花/深圳

第一天,林世儒老師講要帶著覺知跳神聖舞蹈,觀察自己的頭腦情感身體三個中心,去掉不必要的多餘的情緒、多餘的動作,當覺察到腦袋出現思緒或者做錯動作時做到「不遠復」。今天的動作是手和腳分開做,音樂的節奏不是太快,做的時候腦袋裡想的全是動作和數節奏拍數,基本上沒有聽到曲子的旋律,動作與節奏勉強可以組合完成。

第二天,把手和腳的動作組合起來,難度加大,到下午就感覺很吃力了,數錯節拍,動作連接不起來,重新數,重新找線索連接動作,就一直在混亂,動作沒有做順過。

晚上回去後我就在想我到底是哪裡的問題,是錯在哪裡了,為什麼我在做時總是會聽不到音樂節奏?手和腳都不知道怎麼動,然後就頭腦空白,完全連接不起來?其實這也是我一直的疑問,從小跳舞對我就是一件超級難的事情,只要音樂一響,開始跳,我就會手腳不兼顧,耳朵也聽不到音樂的節奏,因此學校裡跳舞的活動從來沒有參加過。連玩跳橡皮筋也是,從小也只會那種不用一邊唱的才會跳,並且還要花別人幾倍的時間才能學會那些動作。還想起我在工作時如果同事叫我,會經常沒有聽到,除非同事把我「拉回來」,我才能正常說事。生活中的一個朋友用「飄」來形容這種狀況,這個朋友經常會問我,剛才你又「飄」過去了嗎?這對我自己與別人都造成了很大的困擾。

第三天,早上起床後,我按老師講的數節拍加做動作在房間開始練,我聽著自己的數數聲,動作感覺慢慢都可以配合起來了,越來越順,越來越舒服和輕鬆,還可以感覺到一點節奏的律動了。林老師說身體自己知道怎麼做,真的是這樣的。

來到課堂的時候我整個人是一種放鬆的狀態,然後在集體練習昨天的動作時,我感覺我融入到了整體與同學的動作融合起來一種和諧的感覺,我清晰的看到自己手腳協調、節奏輕快,還能聽到音樂了,很舒服很輕鬆。

接下來的難度又加大了,頭和手腳一起動,節拍的順序不斷變換,頭腦的那種空白與茫然又出來了,動作也不知道怎麼動了,我只能做到單個動作,要麼手,要麼腳,我完全不能把頭和手腳的動作組合到一起,就這樣不斷的失去連接,記錯節奏順序,做錯動作,停下部分動作,重新找線索,又進入到這種迴圈中。

在這種不斷做錯不斷重新組合的迴圈中,我竟然也感受到了與之前相同的做得很輕鬆很舒服的那種與整體融合的和諧感受?同時還感受到同學們那種積極努力組合動作不斷努力的氣氛,突然之間很感動,開始流淚。於是看著自己一邊流淚,一邊組合動作,清晰的看到自己在不斷做錯,不斷組合,但是身體卻是很舒服很輕鬆,做錯與做對時的感受竟也可以是一模一樣的??而在做《祈禱》時,這首同學說很好聽很有感覺的曲子我都只有偶爾聽到音樂,整個身心都在觀察動作頭腦情感上,覺察不到音樂。

晚上回到家時,跟朋友聊天時,我試著用在課堂上的那種輕鬆的狀態去聽朋友的講話,感覺比平時要清晰一些。告訴自己持續練習,鍛煉我這不能同時關注兩件以上事情的注意力,等待「國王」醒來。

Facebook 外掛功能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