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跳著神舞入定 / joypeaceful (北京)


三天的舞蹈如同一面明鏡,照出了我舊有的思維模式和行為模式:體驗課上因為做不好循環數數和頭手搭配,開始抱怨和質疑舞蹈的意義;第一天中場休息時看到未接來電,頭腦便制造出焦慮和混亂,原本掌握了的步子卻頻頻出錯;第二天,挫敗感和對自己的不接納開始現身,眼淚不自覺地就流出來;第三天快結束時又開起了小差,索性放慢舞步,觀察念頭來了又走——這三天如同一個微型試驗室,所有的情緒和模式與生活中的如出一轍。

與正念動中禪相似,葛吉夫神聖舞蹈也強調對覺性的培養,兩者有異曲同工之妙。神聖舞蹈對「活在當下」的要求很高,一瞬間的開小差便通過動作的犯錯清晰地反應出來。大師隆波田曾用貓和老鼠的例子來形容覺性和雜念的關系,這個比喻同樣可以用在神聖舞蹈的練習上:「覺性像貓,妄念、雜念像大老鼠。如果你的覺性弱,那就像一只小貓,而且是生病的小貓。此時對大老鼠是無可奈何的。小貓的天性雖然不怕老鼠,會去抓老鼠,但小貓會給大老鼠拉著跑,解決不了問題。因此,你現在所須要的是好好照顧這只小貓,不斷喂食,使他健康長大,不用去管大老鼠。當貓長得強壯後,自然會去處理大老鼠。因此,你現在所要做的事,是不斷的去喂這只小貓。也就是說,你要一直覺知你的肢體動作。不要靜坐不動。如果靜坐不動,你很容易昏沈或生起妄念、雜念,不知不覺就給大老鼠拉跑了。」

從介入身心靈成長到現在,明顯看到自己幾個階段的變化:最開始的狀態是用是逃避和不處理的方式應對負面情緒,比如習慣性地轉做其他開心的事情,試圖通過向外求索來調節,注意力完全沒有關注到自己的內在上;第二階段開始回歸自己的內在,承認和還原情緒的多樣性,主動讓埋藏的情緒和模式浮出意識層面,這一階段開始看到「老鼠」不斷地冒出來,也開始了「抓老鼠」的清理過程;神聖舞蹈引導我進入另一個新的階段,不再執著於「抓老鼠」,而是知道了如何「養大貓」。在舞蹈和生活中並不跟隨頭腦中的小我念頭遊走,不認同小我制造的混亂,而是平靜地覺知肢體動作,觀照念頭如流水般來和走,反而會產生巨大的內心力量。

幾支舞曲中,我最喜歡〈Forming 2〉,喜歡腳、頭、手、抖動、數數字多個要素的完美和嚴密配合,喜歡多人舞蹈中混亂下的有序,喜歡外界影響下內心的巋然不動,更喜歡舞曲隱含的做加法和做減法的哲理。神聖舞蹈需要完全的專注和投入,它不是跳給任何其他人,而是完完全全跳給自己的。我為不活在他人的看法裡,而是與自己的內在親密地在一起而喜悅。

舞蹈中動作出錯是常態,世儒老師一再強調「優雅地從新開始」。生活和舞蹈一樣,允許犯錯,更允許重新開始——生活對我們真是莫大的恩典!在下一秒,放下前一秒出錯時的或尷尬或羞愧或氣惱的情緒,不受過去的波動和影響,深呼吸,優雅地迅速再開始。我們曾經浪費了多少生命能量在頭腦中糾纏/懊悔無法改變的往事,又曾經浪費了多少生命能量去焦慮/期盼尚未發生的事。殊不知,真正的力量,存在於當下。從來沒有太晚,只有對當下最大限度的把握。

神聖舞蹈還幫助我發現並修正了身體的一些習慣動作,比如肩和胸更加舒展,心輪得以打開,眼光更多地平視而不是俯視。身和心原本是一體的,身體調整了,內心便會跟著發生變化,外在的一切也會隨即變化。過去總是過度地相信頭腦,事實上,將注意力從頭腦轉移一部分到身體,聆聽身體的感受,注重身體、情感、頭腦三者的動態平衡,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23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