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予,所以我獲得更多 (0109) / 林世儒

從高中聯考之後,我就開始瘋狂的看書,從中國的古典小說如《西遊記》、《三國演義》、《水滸傳》,到現代小說如《京華煙雲》、《未央歌》,還有西方的文學作品如赫曼赫賽的《流浪者之歌》、《車輪下》等等。我開始對於學校的教科書非常的排斥,完全不想翻開閱讀,學業成績一蹋糊塗,成績單經常都是滿江紅,有好幾次都差點被學校退學。後來自己有了警覺,盡力維持在及格邊緣,避免無學校可讀,好歹也要混到畢業,拿個進入社會工作的入場券。

出了社會喜愛讀書的習慣被保留了下來,工作之餘我還是大量的閱讀,但都是囫圇吞棗並未精讀,現在問我讀過什麼?記得那些內容?一切都已成過眼雲煙,不復記憶了。第一次對閱讀內容感到相應的是奧修的靜心冥想,我眼睛看著書上寫的內容,而身體卻有相對的反應,坐姿越來越正直,那感覺不是我在讀書,而是在讀自己,於是欲罷不能的讀到天亮,一口氣就把它讀完了,而我也進入一個新的狀態,我不認識自己,我必須重新去尋找自己,一個全新的也是最原始的我。我推翻原本答應排班接助人電話的義務工作,關於自己的所有一切都必須重新開始。

大量的閱讀讓我停留在大腦的世界裡,完全忽略了身體的感覺和心理的感受,逐漸和這個世界和人群。僵硬無感的身體和麻木機械的情感反應,讓我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於是我開始花費大量的時間在身體工作上,接下來連續一二十年幾乎不怎麼看書,連帶著偶而想看書時,也很難維持上半個小時,甚至經常拿起書來就會有一種厭倦感,還沒翻開就趕快把書放下,我實在是完全看不下去了。

直到三四年前開始每天起床就屈膝正坐之後情況才見轉機,當今年三月決定朗讀海寧格大師的《內在之旅》後情況大為改善,而且還進入了一個新的狀態,我不但又開始每天讀一小時的書,而且還每天至少朗讀一篇文章。光是看和朗讀出來是很不一樣的感受,只是看書其作用單純的只在頭腦,加上朗讀之後,感覺到我的心和身體也加進來了,我對內容有了不同的了解,並在我體內產生了某種極為微妙的變化,好像我不是在看書或讀書,不是在吸收別人的思想或理論,而是我在閱讀我自己,我在經驗我自己,我在深入我自己,我在探索我自己,我在整理我自己,我在進行一場完全屬於自己的「內在之旅」。

所以三天後我在朗讀之後就寫一篇文章,紀錄被引發的感受以及相應的過去經驗。隨著每天的寫作,我對自己有更深的了解與再發現,同時也做了一次更徹底的探索與整理。這段經驗讓我更有信心,也更具熱情的要去完成更多困難的工作,如重新設計「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教學方式與內容,讓舞蹈與易經更加緊密的融合;朗讀與翻譯第四道的書籍,除了增進英文的聽讀說的能力之外,也為寫一本關於「如何透過工作自己以成為自己」的書做準備,維持「內在之旅」與「是與否掙扎」練習群組的持續運作等等。

我似乎連接到了一個更高的力量,源源不斷的能量讓我維持每天工作八小時以上,在無人要求也無需為任何人負責的情況下,我能主動的這樣子做,實在是令我感到非常的驚訝,真不知是從哪來的動力和熱情,這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也許這次我和真正的自己接上線了吧!但不管原因如何,我珍惜的這股積極的能量,並善用它來精進的學習與成長,也願意和更多朋友分享我的體驗和發現。現在對於「我給予,所以我獲得更多」有了一番新的感受,看看這三個多月的朗讀、寫作與分享過程的確是如此啊!

如今我讀的是自己,我說的是自己、我做的是自己,我分享的是自己,都是來自親身的經驗,一切就只是自己而已。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