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可以靠自己 / Nerissa (台北)


一開始的自傳,我是先想好作文模式的起承轉合,先破題最後呼應前文,寫出我想探討的情感問題,我把自己從小到大重點式的交代一遍,雖然沒有鉅細靡遺,也算清楚交代人生中幾個重要事件,讓我在寫生命故事過程中,先有一些基本架構存在。

寫完「生命故事」後的自傳,我拋開我所知道的寫作模式,如同寫記事一般,讓靈感自然呈現,一開始就先提到原本自傳最後想探討的部分,而在我的一百多則生命故事中,確實探討了不少情感相關議題,也讓我看見我有一個會轉念的優點,剛開始有的情緒起伏,在寫完生命故事後的自傳幾乎看不到,情感是穩定的,理智是放鬆的,沒有太多糾結與情緒,只看到滿滿的正向能量,滿滿對自己的肯定,甚至把記事中未記載到的事件,在後面的自傳描述出來,我個人認為是因為寫記事的能量還蘊藏著,讓我欲罷不能,所以在自傳中流瀉出那些有成就感的故事,那些滋潤靈魂的事件,即使在當時覺得不舒服不符合報酬,最後只看到自己有意願的學習過程,不抱怨不抵抗,甚至覺得學習新事物是非常有趣的過程。

我看見我其實是個正向樂觀的人,即使遭遇不公平、不平等的對待,我總是能轉念讓自己往好的方向發展,只是不同事件轉念速度的快慢有所不同,這幾年大概五到七年間,我的這個能力不斷被惡劣的環境、被不理智的認同情感給吞噬,因為年紀的增長,害怕自己做錯選擇,害怕沒有再次選擇的機會,所以不敢選擇,不敢做出任何改變,也沒有太大意願去改變什麼,覺得現在的生活雖然不滿意但可接受,雖然累了點,但得到的實質報酬我很滿意,但生活上我卻陷入無盡的惡性輪迴中,因為體力上的超出負荷,因為心理上的超出負荷,我不斷的跟同事間以負面思考相互認同,同事間瀰漫著對工作環境的不滿意,對長官管理的不如意,對一切覺得不平等的事務,無法用更多正向思考去超越這一切,甚至想得到同事間人際的認同,無法堅持正確的選擇。

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剛好無法上神舞課程,身心無法得到像過往上課後的放鬆,卻讓我在靈性層次將自己的腦袋鬆綁,我發現腦袋鬆綁後,身體自然沒那麼僵硬,許多淤積過不了的氣結,過去會因為睡眠不足更加嚴重,這次卻沒有相對的不適感,我的理智中心沒有對運動中心下那些暗示的指令,相對就不會有過不去結卡住,情感也是一樣,腦袋瓜沒有批判自己或批判別人的時候,身心沒有卡卡的狀況下,自然接受一切的發生,自然感覺身心舒暢,我好享受這種身心的愉悅感,在情感上也更加有力量,不畏懼他人的眼光,不在意不需在意的小是小非,能真實地說出自己的感受,讓別人明白知道能做與不能做的事,能說與不能說的話,這種感覺真是太好了!

在我的生命歷程中,每當我想選擇較輕鬆的狀態去過日子,總是無法如我預期的真的有那麼輕鬆,當我能勇於面對挑戰的時候,總是可以得到或學到更多,如同高中時期害怕接下民歌社長的職位、大學時出隊時勇敢接下晚會主持人的工作,還有大二時想拒絕社團幹部的經驗,當我無所畏懼的接受這一切,我自然能想出辦法完成挑戰,而不是給予腦袋與心理太多藉口與理由去逃避,只要腦袋裡沒有那些阻礙自己的聲音,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

進入職場後,這幾年我不斷地拒絕成長的機會,沒有像年輕時那麼有衝勁,去接受一切的挑戰,只看見我自己沒有足夠的時間休養生息,沒有足夠的時間耍廢,只知道自己不想再那麼努力工作,卻又捨不下工作帶來的報酬,讓自己的身心靈處於長期的停滯。這樣的停頓並沒有讓我過得更快樂,沒有較大的成就感滿足身心靈,沒有因為完成使命而滋潤我的靈魂,只是賺取自覺應得的報酬,讓自己在物質上能滿足身心的需求,靈魂是如此的空洞,所以下一步我決定跨出去,善用我的每一封每一秒,不過度要求自己,也不過度放縱自己,在身心平衡的狀態下,完成每一個當下應完成的工作,並認真考慮轉換跑道的必要性。

這次的「工作自己」,我看見自己有無限的可能,每個人其實都有無限的可能,就看自己是否願意去嘗試接受這一切,讓意願與能力都發揮到最大,逆來順受,自然就會苦盡甘來,我一定可以靠自己完成每一篇生命美好的樂章,「只要我真心渴望,宇宙絕對會幫助我完成所有任務」,完成今生該完成的課題。


我這就開始寫自己的「生命故事」。點擊我看寫作指引……

點我查閱:近期課程、或更多精采的學員分享


(共 103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