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節流更重於開源 (0108) / 林世儒

今天早上發出的這篇「舞進神秘的未知」文章才三四個小時,就收到許多回響,特別是其中幾位「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老學員們說:「雖然已經幾年沒上課了,每當切菜和炒菜時,一發現又聳肩了,馬上就會浮起老師的聲音,提醒自己放鬆,用最小的力氣來完成。」或是「放東西時發出聲音,立刻意識到自己又失去注意力了,立刻重做以提醒自己活在當下。」等等。畢竟我們的「工作」內容並非只是舞蹈,還有更重要的「主動注意力」和如何減少不必要的能量消耗,而這才是真正困難的所在,必須時時刻刻保持覺知才行。學習舞蹈動作與組合是「加法」,對目前狀態的我們幫助比較有限,去除「內在顧慮」是「減法」,才是當下「工作自己」與「神聖舞蹈」的學習裡,重點中的重點。

葛吉夫說:「你們將會記得當我們談到『三層工廠』的工作時,我指出這工廠生產的能量大部分都浪費掉了。其中一項是浪費於不必要的肌肉緊張,這種不必要的肌肉緊張吞噬了大把能量,要工作自己,首先要把注意力集中於此。」「在談及工廠的工作時絕對要確定,在能增加產量之前必須先停掉無用的浪費,如果產量增加,而這無用的浪費沒被遏止,也沒想辦法停掉的話,新生產的能量徒然增加了這無用的浪費,甚至會引起不健康的現象。」

他也強調大自然非常慈悲,每天一早就賦予我們滿滿的能量,除了足以應對一天的生活與工作所需之外,還有足夠的能量來「工作自己」,但實際的狀況是,我們就像一個千瘡百孔的容器,早上加滿的燃料,還沒到中午就漏光了,所一我們很容易疲憊,整天無精打采,正事都辦不了,哪來時間學習成長?因此當務之急是,把這些漏洞補起來,減少無謂的經力浪費,才能夠每天精神飽滿的面對生活、工作、以及工作自己與心靈成長。

我很慶幸採取了正確的步驟與方法,所以才能自發的每天從早上六點工作到晚上十點。記得2004年的今天,我應「生命教育委員會」之邀,在烏來瀑布前的娜魯彎飯店舉辦為期三天兩夜的「寧靜的藝術工作坊」,每天早上六點上到晚上十點,雖然是一百多人的大團體,我從頭到尾都沒有使用麥克風。最後一天下午的提問環節,工作坊的另一位老師提出了說一個問題:「林老師,我每天會帶走二十個學員到小教室上課三小時,然後再帶他們回到大團體繼續上你的課,雖然我全程都有使用麥克風,可是第一天我就累癱了,到今天已經快沒聲音了,我的工作時間比你短很多,為什麼你看起來能量比第一天還好。」

2004年7月16~18日在烏來舉行的寧靜的藝術工作坊,課程活動剪影,由文化總會生命教育推行委員會主辦。老師:林世儒。

我回答她說:「存在非常公平,每天給我們加滿能量來面對生活與工作,只因為我知道如何用最小的力氣來完成工作,我的能量消耗比較少,所以雖然我工作的時間和帶領的人多妳數倍,你已經累了,但我依舊精神飽滿。」

生命能量的節流更重於開源啊!依葛吉夫的觀點我們至少有九成的能量是被自己浪費掉的,而且我們也不容易再增加每天能量的供給,但如果知道如何節流,把身上大大小小的漏洞補起來就行了。我們身上有哪些漏洞呢?除了昨天所說的「內在顧慮」之外,還有認同、想像、說謊、表達負面情緒、多話、肌肉緊張等共七種。

每一種都有它特有的定義,和我們頭腦所想的不一樣,千萬別望文生義,不然誤會可大了(神聖舞蹈的動作也是一樣),當然每一種也都有不同的應對與超越的方式。這就是為什麼要參加工作坊的原因,從舞動動作中,老師可以直接看到你身上的盲點,釐清你觀念上的誤解,然後對症下藥,提供正確有效的要求與練習。所以課上很多看起來和舞蹈無關的要求,其實那些才是學習神聖舞蹈以及「工作自己」的關鍵所在。

而我們所作的一切都是從節流開始,先是去除「內在顧慮」和「肌肉緊張」,然後是「想像、說謊、與多話」,最後是「認同,和表達負面情緒」,每一項都和我們想的不一樣,每一項都十分不容易,但這七樣能各改善三成,那麼跳起神聖舞蹈來,絕對能夠散發出特別的能量,觸動觀眾的內心,並改變整個場域。這不是因為動作的熟練與精準或優美,而是來自舞者的存在本質。

去除漏洞所以減少耗能,減少耗能所以能量專一與凝聚,而當舞者惟一惟精的在當下時,那份神聖的氛圍就被創造出來了,攝人的能量場把舞者和觀眾帶入靜心的狀態裡。為了達到這樣的質量,並能把這樣的品質應用在生活中,我們還是得透過神聖舞蹈從去除「內在顧慮」和「肌肉緊張」。請記得來我這不只是要學舞蹈,更重要的是變化氣質與提升生命狀態。目前舞可以沒跳好,但生命的漏洞絕對要先補起來,讓我們在蓄積充足的能量之後,再大步加速向前。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