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上葛吉夫神聖舞蹈 / 小仙女 (新竹)


第一次接觸到葛吉夫神聖舞蹈大約是四年(2001)前,記得當時剛接觸奧修靜心,對於這一切充滿了好奇與新鮮。有一次參加世儒舉辦「光的課程」一天活動,世儒帶了一首circle dance,當時只覺得非常有趣,我們平時的專注都是專一在單一事物上,而葛吉夫神聖舞蹈卻要我們專注在至少二個以上的地方,對我這種頭腦強壯的人來說,覺得真是太有挑戰性了。

大約三年前,第一次參加三天二夜葛吉夫神聖舞蹈工作坊,其實那一次所學的舞我大概都忘了,但那次的工作坊讓我稍微體驗到何謂「靜心」,雖然之前也常常做奧修的靜心,但與跳神聖舞蹈比較起來,平時所做的靜心比較像身體在運動,而頭腦是胡思亂想的。在那次的經驗中,我淺嘗了一點點觀照自己思想的空間,從此,我就戀上神聖舞蹈。

之後有機會參加世儒所帶的葛吉夫神聖舞蹈共修,到現在大約一年多了,我愈來愈喜歡神聖舞蹈,神聖舞蹈是讓人處於歸於中心狀態的最好練習,當一個人較為歸於中心後,比較不易受外界的影響,好像樹慢慢向下紮根一樣,整個人愈來愈穩定,尤其是在情緒方面;內在也會愈來愈有力量,比較不會在意別人的看法,卻會愈來愈了解自己想要什麽,對自己愈來愈誠實,愈來愈能接受自己,比較少批判自己。

我以前非常不喜歡我的工作,常常抱怨連連,覺得自己不適合。因為我的工作需要常常與別人溝通,深入了解別人的工作內容,提出相關報告。但是要面對不同的人說話對我已經是很大的壓力了,何況還要做深入的了解,況且未必每個人都很合作,所以常常覺得很挫折,常常批判自己的工作,無法認同它。而每次寫報告時更是另一段痛苦的折磨,一直在否定自己的想法,覺得這樣寫不好,那樣寫也不好,反正就不斷地批判、否定自己,卻又提不出有建設性的想法與做法。把很多時間浪費在這些負面思想上,雖然自己也不喜歡這樣,卻又無力掙脫。

經由練習神聖舞蹈,我慢慢觀察發現原來自己非常在意別人的看法,所以與不熟悉的人說話時會覺得很有壓力,因為我總想表現最好的一面給別人,希望別人能認同我、讚賞我;寫報告時也一樣,希望主管都能非常讚同我的意見,認為我寫得很好。由於無法歸於中心,自己的內在沒有什麽力量,我對自己的認識與評價基本上都是由外在對我的評斷而來的,自然非常在意別人對我的觀感。而在共修練習神聖舞蹈中,就是不斷提供機會讓自己去觀察這些慣性,只要觀察到了,很神奇的,它就會慢慢消失不見了。

去年(2004)年底,很偶然地在一個朋友的聚會裡面表演了一小段神聖舞蹈,那個聚會裡面大部分都是我不認識、不熟悉的人,事後聽朋友告訴我,當晚我跳神聖舞蹈讓某些人覺得 「驚艷」。我把這件事告訴世儒,世儒問我,有沒有覺得努力有代價,很有成就感。其實我最大的成就感不是別人的誇讚,而是我能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說跳就跳,完全不怯場、也不會去想別人的看法如何,在那當下,我只是好好地跳舞。我看到了神聖舞蹈帶給我的改變,讓我愈來愈能處於當下。

而在工作上,我也愈來愈能享受與別人溝通的感覺,雖然難免會有人對我不耐煩,不過那已經不太會影響到我,我清楚知道我要的只是把狀況弄清楚,寫出一份完整而深入的報告;至於寫報告時,雖然仍免不了會批判自己這樣那樣寫不好,但是除了負面思想外,另外會浮出正面思緒,想想怎樣寫才能避免掉那不好的。以前遇到問題時,先感到恐懼,然後退縮,再來認為自己無法做到、絕對不可能解決的。而現在遇到問題,開始雖仍會排斥、抱怨,但會比較快去面對問題,針對問題去想辦法、去解決。最近辦公室由於人力不足,我身兼兩個人的工作,因為工作大多是有時效性的,常常為了趕時效忙得不可開交,若是以前的我,一定覺得很慌亂、壓力很大,大到快無法承受,每天要去上班大概都會覺得很痛苦,很不想去。

可是現在,雖然覺得壓力有點大,滿辛苦的,但就不會去想那些有的沒的負面的事讓自己覺得痛苦,完全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一件一件處理,該怎麽做就怎麽做,只想把今天該做的都處理好,完全沒去想這樣做不好、那樣做不對的,或是別人如何評斷我之類的。我覺得自己的能力並沒有比以前好,不同的是,現在的我比較少把精神用在負面思考上面,若真的有負面思想,也不會像以前一樣想把它從腦中驅逐,想擺脫它,而是給它一點空間與時間,去看著它,接受它,慢慢地讓它自己消失,不會武裝卯起來與它對抗。這些改變,都是練習神聖舞蹈帶給我的,神聖舞蹈不只是要專注,還要放鬆。

世儒說的對,只有專注而放鬆,人才有可能清醒與覺知。當人清醒與覺知時,才有可能觀察自己的慣性、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觀察到了以後才能打破,才有可能擺脫機械性的反射行為與思想,不會一直 「昏睡」,而改變就來了。我戀上神聖舞蹈,而且會一直愛戀下去。


點我查閱:近期課程、或更多精采的學員分享

(共 109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