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給自己一條活路走 / 林世儒


在我們生命成長的過程中,碰到困難與挫折是必然的。期待未來一帆風順並不實際,培養平心靜氣的態度,淡定從容的去面對與處理才是根本的解決之道。一件事情的最後結果的成功與否,最重要的關鍵在於你的觀點:總是認為天賦使然或是命中注定、開口閉口我能力有限以及我就是這樣,亦或是還有其他的可能呢?

每年十月份在「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課堂上,為了紀念再現這四千多年前修行法門的葛吉夫先生,我都會教Assyrian Women Mourners 這支舞。有一位長期跟我學習的台灣學員每次都說,這支舞太難了,我不可能學得會。或是我肢體不諧調,根本就跳不來⋯⋯。果然七年下來,她一直都沒學會。直到第八年,她終於說願意放下頭腦裡那些認為不可能的聲音,開始帶著注意力仔細聽講解,並按部就班的進行練習,最後果然學會了。

有一年一位濟南的學員來青島上「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第一天我分別教了手和腳的動做,她做得很順利。第二天我們開始把手和腳的動做結合在一起,很快的她就做不出來了。於是她先左顧右盼,手忙腳亂的跟著前面的同學做動作,不久連跟也跟不上了,她就漲紅了臉,雙眼空洞不知所措,徹底的矇了、傻了,什麼動作都做不出來,只是茫然的站在那裡,到後來就索性坐了下來,曲卷著身體並低下了頭,像一個無助的小孩,完全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和團體沒有任何連結。

我走到她的身旁輕聲的問:「發生了什麽事?」她用力搖著頭說:「我完全不會,我從小就肢體不諧調,記憶力又不好,這舞太難了,根本就做不來,我是不可能學會的」我回應她說:「沒關系,試著給自己更多時間和更大的空間去練習,允許現在做不出來,只做你能做的就可以了。」她同意了,便笨手笨腳的繼續勉強練習,沒多久她又坐下了,再度進入無助的小孩狀態。我又走向前去,她帶著完全無望的眼神對我說:「我真的完全都做不出來,腦袋裡一片空白,根本就無法思考,整個人都僵住了,身體完全動彈不得。」

我溫和的跟她說:「這很正常,十分常見,不用太在意。無論發生什麽,不管你做不做得出動做,你只要用我教的『中正姿』以『立如松』的方式站著,並張開眼睛看著前方就行。」於是她再度站了起來,就照著我的要求,整堂課一直像雕像一樣站著沒動,一個小時的時間裡,不管其他的同學如何舞動,她除了偶而的眨眼之外,完全沒有其他的任何動作。

我看她身體不斷的顫抖,緊咬著嘴唇,眼淚嘩啦嘩啦的不斷從雙眼流出來,鼻孔下也掛了兩長行的鼻水,整個臉都哭糊了,這讓我第一次見識到什麽叫做涕泗橫流。看得出來她正在面臨著激烈的內心交戰,非常費力的在與過去的慣性和制約對抗,她正在撕去貼在身上並與自己融為一體的標簽。下課前當她眼淚已經流乾,臉色祥和神態也輕鬆了下來,腰桿則挺得更直了,我知道她已經戰勝控制她多年了心魔了。

果然接下來的課程她就開始可以做些動作了,雖然還是會手忙腳亂,雖然做做停停,但不再放棄了,不再進入無助的狀態。我知道經過上堂課的艱困的洗禮,她內在的小孩長大成人了,開始有力量去面對困難,給自己更多的可能和機會,去主動解決問題。接下來只要有足夠的時間讓她練習,一切都不會是問題,果不其然,在課程結束前我們把三天來所學的舞全都跳了一遍,她舞蹈的質量和團體的水平相去不遠。

她的勇氣和堅持讓我十分佩服,在相同的狀況下,我不敢說我也能做得到,這一幕已經刻在我的腦海裡,時時砥礪著我,讓我更有力量去面對困境,讓我可以給自己去做更多的嘗試。提醒自己我不是不會或不能,而是現在還沒做得到,而給自己更多的時間和空間去嘗試,這就是給自己更多的可能,這就是給自己一條活路走,這就是對自己的慈悲。

一個月後我到廣西南寧教「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很意外的她從濟南飛了數千公里來上課。這次她就完全不一樣了,學習起來輕鬆順利多了,和全體的學員沒有兩樣。課間有個晚上我做了一場公開課上提到,我所設計的「神聖舞蹈基本練習」除了可以讓「神聖舞蹈」的學習更加容易,動作更為精準之外,還會改變人的身態與心態,更會影響別人對待你的方式與態度。我來舉了一位台北學員練習一段時間後,從一直被欺負到自然被平等對待的變化過程。這位從北方來的學員不斷的用力點頭,我忍不住問她:妳有類似的經驗嗎?她十分激動的脫口回答說:「神聖舞蹈可以救命!」這也太神奇了吧!到底是怎麽回事呢?下篇文章我們看看她在青島參加課程之後,對於生命產生什麽戲劇性的大幅變化。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05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