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0067) / 純然:沒有內容物的鏡子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純然:沒有內容物的鏡子


我有一位住在吉隆坡的好友,每年我和Misherr都會去她家借住十多天,最與眾不同的是,在她的家裡沒有鏡子,我真懷疑難道她的前世是修女嗎?從來都不照鏡子。

相信大多數的人每天都有照鏡子,起碼每天早上盥洗刷牙時,正對著就是洗臉台上得鏡子啊!不知有沒有人想過,鏡子的內容物是什麼?是它所呈現的在我們眼前的影像嗎?它裡面有這些東西嗎?

只要我們離開,鏡子內的我就不見了,把鏡子前面的東西移開,那它還有甚麼?我認為我們的頭腦就像鏡子一樣,沒有實質的內容物。思緒就像鏡子裡的影像,隨著外界的變動來來去去,看起來如此真切,但卻沒有實體,而我們總是認為這些念頭就是頭腦的實相。實際上它和鏡子一樣裡面甚麼都沒有,有的只是反射出外界的影像的功能而已。

三十年前在我的第一次帶領工作坊時,因為放錯課程要使用的音樂,在將錯就錯的情況之下,課程才進行不到五分鐘,我突然進入一個非常陌生的狀態,頭腦內的所有念頭都停了,眼睛只是一樣把外界的景物映入眼簾,而未去分辨這是固定的桌子,那是人在走動。

我的眼睛像是一面鏡子,甚至連我的頭腦也是一面鏡子,只是被動的映照出外物,而我自己沒有相對的念頭升起,真是個非常特殊的經驗。

我的頭腦可以經常保持這樣的純然嗎?完全像是一面沒有內容物的鏡子。沒事時如靜止的湖面餘波不興,沒有念頭如如不動;有事則如實映照一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那次的瞥見讓我知道人有這個可能,而要如何讓它實現呢?「內在之旅」,我相信「內在之旅」會帶領我再度走到那裡,回到無思無想的狀態中。我持續的在自己身上下功夫「工作自己」,等待那進入無門之境的「跳躍」發生。


思想(Denken)/海寧格

存在就是「思想」,純然的存在就是純然的思想。或者說,存在是一種「被設想好」的存在?它早已被集體設想好?存在會不會是「集團思想」、純然的「集體思想」?思考什麽?思考存在。只有存在會被思考,純然地被設想好。

內在的旅途上,這是怎麽一回事呢?我們把自己交付給這份思想,這份「被設想好的存在」,而且一起思考,這不是出於自願,我們會一起思考是因為我們已經「被設想好」了。

日常生活呢?我們也在生活裡一起思想。怎麽做?用愛來思想嗎?愛也設想好了,被靈性地設想好了。

偉大的心靈呢?難道偉大的心靈會有別的思想?那「凝聚」又是什麽?凝聚是通往這份思想、這份存在的道路。它通往一種純然的聯繫,被設想好的聯繫,如同純然的思想,連綿存在的思想。

這是一種不具內容的思想。純然的思想、全然的思想以及純然的存在,這些都更大於它的內容。

相對的則是靈性的觀照。觀照也如同思想,如同被設想好、被集體設想好的存在,它就是存在,它就是思想。所以,觀照也沒有任何的內容,它只是對好方向,成為一個不動搖的指向,沒有多餘的雜質。它是無為的,它是通往思想的道路。

我現在有在想什麽嗎?我有在為自己設想嗎?要是這樣,我又怎麽能凝聚呢?

「思想」就是放下自我設想的事物,凈除一切自我設想。而且它會和偉大的思想一同思考。思考什麽?什麽也沒有,它一同思考,是因為它一起在當下,純然地在當下。

這種思想很空洞嗎?這份思想純然澄凈,純然地在一切萬物裡,在萬物里純然存在。在哪?它會在哪?它在每一個地方純然地存在。

這裡所說的關於思想的描述,我們能不能用思考來理解?不能。我們只能以存在來理解。怎麽做?首先,我們得先成為思想。


轉貼上海方圓在<簡書>上對本文的回應  2020/06/01

坦率地說,今天老師讀的海爺爺這章《思想》,我是沒有聽懂的。不過加上老師文中這個鏡子的故事,我才感覺像擦掉鏡子上的水霧,慢慢露出裡面的景象來。

有趣的是,這讓我想起禪宗裡廣為人知的一個故事來。南北朝時候,佛教禪宗傳到了第五祖弘忍大師,他手下有弟子五百餘人,其中翹楚者當屬大弟子神秀。當弘忍漸漸的老去,他就對徒弟們說,大家都做一首偈子(有禪意的詩),看誰做得好就傳衣缽給誰。神秀很想繼承衣缽,所以他就半夜起來,在院墻上寫了一首偈子:「身是菩提樹,心為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意思是說,要時時刻刻的去照顧自己的心靈和心境,通過不斷的修行來抗拒外面的誘惑,和種種邪魔。弘忍看到了以後沒有做任何的評價。因為他知道神秀還沒有頓悟。

這事在廟裡廣為傳播,於是就被廚房裡的一個火頭僧—慧能禪師聽到了。慧能是個文盲啊,他不識字,不過聽別人念了這個偈子,當時就說:這個人還沒有領悟到真諦啊。於是他自己做了一個偈子,央求別人寫在了神秀的畿子的旁邊,「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主要意思是,世上本來就是空的,看世間萬物無不是一個空字,心本來就是空的話,任何事物從心而過,不留痕跡。這是禪宗的一種很高的境界,領略到這層境界的人,就是所謂的開悟了。弘忍看到這個畿子以後,聽下面僧人說是慧能寫的,於是他叫來了慧能,當著大家的面大罵:亂七八糟,胡言亂語。並親自擦掉了這個偈子,在慧能的頭上敲了三下就走了。(看到這段情節是不是有點熟悉?對啦,《西遊記》里大師兄也被敲過腦殼啊!)

這時只有慧能理解了五祖的意思,於是夜半三更的時候去了弘忍的禪房。於是弘忍向他講解了《金剛經》這部佛教最重要的經典之一,並傳了衣缽給他。為了防止神秀的人傷害慧能,還讓慧能連夜逃走。於是慧能得以遠走南方,隱居10年之後在莆田少林寺創立了禪宗的南宗。後來他還成為梁朝的護國法師。——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想要達到心靈成長的開悟境界,不僅要有悟性,有修煉,更重要的,一定要有個堅硬剛強的腦殼啊!

呵呵,玩笑而已,今天也要開開心心地繼續內在旅程吧……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