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神聖舞蹈起步 (廣州/陳鐘秀19歲)

2016年3月19日
早上跳seagull的時候,我理解錯了林世儒老師的指令,第一個動作就錯了。後面傳來善意的笑聲,我的不好意思和尷尬的情緒就出來了,笑了笑。然後我嘗試老師說的:犯錯以後去掉多餘的表情和動作,我發現控制情緒和表情的過程是很辛苦的,但是控制住了,把注意力放回到動作上,動作會把你帶回到平靜,那些情緒自然而然就消失掉了。

在分享的時候,毓提了一個問題,我聽了老師的回答後,有了一些收穫。其實人做事不是僅僅是靠主動或者是被動,而是兩者的結合。向老師學習,觀察他,按照老師的意願去跳舞,這是被動的,然而,你會認真地學習,是因為你的內在的主動意願,意識和意志。

老師和我們說在對的時間,對的空間,把事情做對。在我們的生活中,我們因為這種那種的原因使生活節奏被打亂。比如,為了追一部劇而不惜熬夜,明天要交論文了今天還在拖延……做到對的時間,對的空間,把事情做對真的不容易,但是我們可以一步步地去努力。

2016年3月20日
跳小小兵加了頭部動作以後,感覺完全不一樣了,之前手加腳的熟練的感覺被陌生取代,需要我用更多的注意力。但是,我發現我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犯錯的次數也增加了。我明白了, 因為昨晚看書和看手機所以很晚睡,原來休息真的很重要,它是訓練高品質注意力的前提。休息得不好,注意力跑掉要容易很多,而且更加難控制它回來,然後錯誤就增加了,對信心,態度都會有很大的影響。

下午,當阿雅阿姨在我的前面坐著流淚的時候,我想起來剛剛跳舞的時候,她站在我旁邊,我感覺不到她的存在。突然內心裡有一些東西被觸動到了,我開始流淚,想起了過去自己曾經在進退兩難的境地裡苦苦掙扎的難受。老師變得很溫柔耐心,他們和阿姨聊天。我覺得能有這樣的老師,在你難受的時候包容和開導你,真的很感動。

靜坐的時候,眼淚繼續流下來,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在自憐。是的,是在自憐,但是老師為我們開創了一個接納的環境,這裡的每個人都會允許我宣洩情緒,因此有傷口不要緊,那就去看到它和接受它。

晚上回到學校自習室。我之前想過上學期期末綜測不錯,那麼這學期如果退步了怎麼辦?之前想到這點會有點焦慮和無措,今晚想到了心裡卻很平靜——我允許自己會有名次上的波動,重要的是我知道我依舊會努力認真的學習,做我該做的事。

我們的大腦從小就被訓練得很好用,為了把事情做對這一個唯一的目標。當我在生活裡允許自己犯錯,不再驚慌失措的時候,我才發現,神舞真的在不知不覺中教會了我們犯錯不可怕,它是一個機會的道理。

我們體驗過了在犯錯以後,目視前方、伸直脊樑的那份執著的struggle的態度和勇敢繼續下去的信心。這些東西不能僅僅靠大腦輸入,真的是跳了神舞以後,我才發現內心的改變。

誤解和新的體會
去年參加完五天營後,我有一個疑問:跳神舞如果為了跳給別人看,那麼它的不同的地方在哪裡?即我對團體的形式產生了質疑。

這次看了《記得自己》和老師的話,以及三天裡的體驗,我有了新的體會。
《記得自己》裡面有一段話大概意思是:一個人要改變靠自己不能恒常地完成,需要系統的力量。舞團就是一個系統,有老師和學生,有跳舞和分享。在這個系統裡,我們能夠借助更多的東西認識到自己,催化自己去做出改變。

在舞團裡,和成員一起跳舞,很像在生活中和身邊很多人發生關係一樣。在這裡,會產生摩擦,會把平時自己的情緒和心態勾出來,我們需要在這種情況下去記得自己,這才是跳神舞的關鍵。像館長說的,它很直接。

對我來說,我還不能理解那些階段的真義,這需要以後的研究和體驗。與他人生命有聯結,這是現在我想去做和體驗的。

Facebook 外掛功能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