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0032) / 時用:「工作自己」以「成為自己」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時用:「工作自己」以「成為自己」

時間是平等的,不管我們的出身、職位、財富、名氣、還是成就如何,都擁有相同的時間;同樣的,不是把時間花在這兒,就是花在那兒。如果說人與人之間有何差別的話,那麼觀察每個人是如何在運用時間的,肯定會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發現一一時間絕對是個決定的因素。而時間是我們極為有限的資源,無法保存,無法超支,更無法後還,永遠都只能在此時此地使用,這個特性真是太妙了!

曾經在長達數年的期間,我苦惱於時間不知如何打發,每天睡到快中午十二點才起床,我的朋友都知道要中午之後才能找我,那真是一段醉生夢死的日子。大部分的時間泡在網絡上,雖然也會花少些精力用在架網站、寫文章,參加共修,或偶而應邀開個工作坊等。我的生命似乎只是為了活著,工作只是為了生存。雖然已經立下志向走進「內在之旅」的心靈成長,想要開啟另一段有別於過往的真實人生,但不敵於從前的慣性和習氣的影響,常常都還是消沈的過一日算一日。

真正使我振作起來的是從「正坐」或稱「跪坐」開始。那時候我雖然已經有不少工作坊的邀約,每個月在不同的城市上課,學員的反應也很好,收到感謝和祝福,看起來很風光,很有貢獻,很被羨慕,甚至被有些人視為標竿,但我對自己的狀態並不滿意,工作填滿了我大部分的時間。好的是沒有時間可以醉生夢死了,但也沒有時間做對自己有意義、可以滋潤自己心靈的事。我不願意讓這樣的情況日復一日,但又無力翻轉,最後選擇一個比較簡單易行的事情開始轉變,那就是「正坐」。

我會迷戀「正坐」,是在1983年看了《俘虜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這部電影,影片中飾演指揮官的阪本龍一「正坐」在演武廳的那一幕,凝聚、莊嚴、神聖,當時曾幻想著哪天自己也能夠如此的有範兒。這影像在腦海裡一直揮之不去,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終於在它現身三十多年之後我開始「正坐」了。它讓我逐漸提早起床時間、精神更加凝聚、更有註意力、更有行動力、更有執行力……..好處一籮筐。過去的某些慣性和習氣開始逐漸退散,現在我每天給自己安排十小時的各種「工作」,並且都能自律的去完成,這都是拜「正坐」之賜。所以後來我把這些方法整理成「易學正坐」,很多練習過的朋友都異口同聲的說:「對治拖延癌很有效」。

山上一直流下水來,不久土壤就會流失而形成一條山溝或溪流,日後就更不容易改道了。如果我要它一下子改變方向,那是非常困難的。但是我每天放進一顆大石頭,幾天之後它就會慢慢改變流速和流向,最後形成新的溪流,它終於改變了,我就是這樣用時間換取空間的。第一次經驗是在小學五年級時,我想把臥房內裝滿衣服的沈重五鬥櫃換到對面牆去,半夜自己起來拉出每個抽屜,用化整為零的方式,無聲無息的來個乾坤大挪移,第二天早上我的姊姊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不相信我能獨自完成這件難事。

時間是有限的資源,被自己用掉的才能算是自己的,而只有那些被我們有意識使用的片刻,才能算是我們活著的時間。不然只是渾渾噩噩、日復一日的,那麼現在和未來沒有不同,今天和明天無異,如此我們的生命只能算是拖個死屍在行走,生和死有甚麼差別呢?

我逐漸明白,因為以前我曾經做過了些甚麼,所以成為今天的我。自上個月起我開始朗讀並寫一篇文章,這樣就把時間和註意力凝聚在此,對我自己的意義除了練習聲音的運用、錄音器材的使用,增添網站內容之外,還有更重要的是生命回顧和整理。相信我把時間花在「工作自己」,回報將會是「成為自己」。


平等(Gleich)/海寧格

人類關系中的“平等”指的是什麽?首先讓我們來看看,人與人之間有什麽是平等的。

平等指的是,所有的人都有一位父親和一位母親,而所有人都屬於某個家庭。平等指的是,所有人都生活著,有著同樣的基本需求,滿足這些基本需求才能維持生活、保障生活。平等指的是,所有的人也都會死去。

而不同的是我們的年紀、生活的經驗,我們分別屬於某個特定的團體、特定的區域、特定的語言文化。我們也有著相異的認同以及彼此相異的命運。

盡管我們和別人比較,會顯現出種種的差異,但我們都還處在同樣偉大的創造性力量里,這股力量平等如實地對待一切,就這點來說,我們和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雖然所有人都走在同一條路上,但我們可能遠遠地走在其他人前頭,也可能遠遠落後他人。內在之旅也是如此:盡管大家都在同樣的旅途上,可是遠近不同。

這差別就在於時間:我們走過的時間以及我們仍然需要的時間。但這時間並不是絕對,有時候,晚起步的人也可能超前。不是因為他們走得比較快,而是因為他們受到道的力量的帶領。不過,我們最後會发現,一切還是要歸於平等。

接納平等是我們內在之旅前進的先決條件。首先要在旅途上,處在居下的地位,在那里我們一切平等。唯有和眾人一起處在居下的地位,我們才能站在神的面前。也只有和眾人同在,那平等對待一切的道之愛才會包圍我們。只有居下,我們才能在和諧里這樣地愛所有人。只有居下,我們的內在之旅才會帶著愛前進。

所以,平等指的就是保持謙卑。保持謙卑也就是在愛里面,和所有人平等地在神的面前,平等地被神所愛,也平等地與神一起愛所有的人。


轉貼網友阿土在微信群裡對本文的回應 2020/04/26

我在老師的群里感受到慢、不慌不忙地做自己,感到同頻了。我今天的感悟是:

人只有一張嘴、一個胃,兩只手、兩條腿,
這些東西都是有限的。
而人頭腦中的東西可以是無限的:
無限的需求、欲望、想法……
在頭腦的驅動下,
我們把很多的東西裝進了我們自己,
我們還把很多東西塞進給了孩子。
我們的孩子對這些東西有什麽反應?
他們在看似得到的同時
又失去了一些什麽重要的東西嗎?
對孩子來說,什麽才是真正重要的?

這是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話題。


轉貼上海學員方圓再<簡書>對本文的回應 2020/04/27

老師的「時用」一詞,內涵好深啊。讓我挺多感慨。
曾經我對時間的感覺,就是沒感覺:七八歲時哀嘆「時間怎麽這麽慢,我什麽時候才能長大」;到了35歲時驚嘆「時間都去哪兒了,我怎麽都到這個年紀了,啥都還沒幹呢」……
記得那是初次到南寧上神聖舞蹈七日營,每天提心吊膽地開始上課,不曉得老師又會變出什麽「怪招」為難我;然後又悵然若失地下課,感覺一天下來腦子里空空的,好像啥也都沒記住。直到最後一天,大家坐下來回顧分享時,突然有個全新的感覺撞進我的心里:怎麽過去這七天好像有點不一樣呢?第一次感覺日子是滿滿的,感覺是我自己「活著」渡過的。
之後,隨著學習的深入,對在老師課堂上這種不同尋常對時間的體會越來越多,越來越細。特別在我能比較放鬆,停掉不必要的思緒、念頭、情緒,專註在自己的舞蹈中,我感覺時間像被切割得很細,每個間隙都充滿了很多不一樣的品質與內涵,耳中的音樂變慢了,我能更從容更來得及完成動作,甚至還能在某些時候「停下來」讓自己休息。而由此帶來的,是一種竊喜:仿佛自己的人生時間被偷偷地拉長了,充滿了,這不是賺大发了?
帶著這個體會,我試下請教過高老師,她的大概意思是說:人在某種意識狀態,的確會感覺到時間速度的不一樣。
讓我轉變最大的,應該還要感謝林老師倡導的「正坐」。在堅持練習每日正坐,一段時間之後,會发現自己和時間的關系有所改變。
過去是「重度拖延癌患者」的我,總是被時間拖著走,遠遠落在後面,沮喪、自悔、無力感就不用提了;
而正坐之後,內在似乎发生了某種變化,有某些力量加入了我,讓我變成自己時間的主人。我會主動積極地使用時間,「立即行動」成為我新的特質之一。並在「記得自己」的時間段內,嘗試更深入更有覺知地投入工作。
這時的時間就好像跑到了我身邊,甚至有時掉到我後面。
由此,我的心情會比較愉悅,成為「自己時間的主人」,這種滋味還真不錯呢!
感謝老師的教導,尤其是傳授的正坐這個「葵花寶典」,讓我能拿回對自己時間的主動權,走在「時用」的道路上。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