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容 (0023) / 感謝:你對公司的貢獻/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感謝:你對公司的貢獻 / 林世儒

三十多年前剛走上心靈成長之路,開始步向「內在之旅」時,年輕的我雖然傻呼呼的甚麼都不懂,但求知求變若渴的心讓我有勇氣去跌跌撞撞的緩慢前行。只要聽到有甚麼課程活動,就趕忙著跑去參加,雖不知對自己有無幫助,反正撿到籃裡的就是菜,多方嘗試吧!就這樣生冷不忌的忙修瞎練了好幾年。

記得成長的第一年,在參加完 Judyth 老師的 Sensory Awareness 的工作坊時,內心有一個強烈的念頭,我要去參加一個和「禪」相關的課程,至於「禪和佛學」我是完全沒有接觸過,不知內涵是甚麼?當時只是相信自己的直覺而已。我的好友亭儀知道後,就帶我我去參加「現代禪」辦的「禪七」課程。

在每周三晚上兩個小時的課堂中,有一天老師提到了「空」這個概念,說實在我完全聽不懂,再怎麼說明和舉例,我還是鴉鴉烏、莫宰羊啦(註:閩語音,意為不知道)。為了弄明白老師說的「空」到底是啥,於是我就說了一個當周發生的事件,請老師為我鑑定那個狀態是不是「空」。

那時我從和朋友合資的電腦公司辭職,只保留投資的股份,大約一年左右。上課前兩天我接到董事長的來電說:「公司因被關係企業牽連破產倒閉了,我們所有的投資都沒了」。第二天我回到公司去看我的老友,他一臉憔悴雙眼佈滿血絲,看得出來這段時間必然十分煎熬,必竟一家經營得好好的公司,就這樣在毫無跡象之下突然倒閉,無論是誰都是晴天霹靂難以接受啊!而他不但和我們一樣投資歸零,還要承擔公司的債權,而且要面對我們這些股東們,真是內外交迫,五內俱焚啊!

平日意氣風發的他不敢抬頭看我,用不好意思的聲音對我說「對不起 ,整個公司都被我賠掉了」。我伸出雙手握著他,並直視他的眼睛好一會,然後說:「感謝你這段日子的辛勞與對公司的貢獻」。他的確是經常以公司為家,無日無夜的打拼事業,只是時運不濟被牽連,和我們一樣也是受害者,畢竟誰願意發生這樣的事呢?因此我是特別帶著誠心去表達我的感謝。如今事情已是如此,再多責難與懊悔也無濟於事,不如盡快接受事實,省下無謂的掙扎與埋怨,把精力放在如何東山再起才是正途。還好那時我們都才三十歲左右,年輕就是本錢,來日方長呢?只要不被一時的困境擊倒,繼續努力前進,必然還有多機會等著我們,絕對可以再創巔峰。

我的股份「空」了、投資「空」了、幾年的辛苦積攢「空」了、過去的努力「空」了…….,還有無憂的未來都「空」了。全部打水漂了,現在的我一無所有了。我問禪師說:「我這是『空』嗎?」見性師哈哈大笑說:「這不是『空』。這只說明你寬宏大量、仁心宅厚啊!但這和『空』沒甚麼關係,不是『空』」。實在是很失望,我以為我經驗到了「空」,結果竟然是一場「空」。

到底甚麼是「空」呢?「空」是甚麼滋味?「空」是怎樣的狀態?我相信只要持續走著,總有一天必然會在「內在之旅」中經驗到「空」。


寬容(Die Nachsicht)/海寧格

寬容通常指的是,我們原諒他人的行為,不再回頭計較。在此,寬容是人類群體生活中一種愛的表現。我們感受寬容的美好,因為我們不再索求、不再執著,傷痛就可以過去。有另一種寬容卻出自於懦弱,也就是說我們為了圖個清靜,所以放任他人不管。通常這種情況會發生在父母身上。這種寬容披著愛的外衣,但事實上根本不是那麽回事,它只會讓我們失去對他人的善意和關懷。

如果我們放任一個人胡作非為,卻不加關心,不制止他再犯以減低傷害,那這絕對不是真正的愛。還有第三種寬容。我們凝視著過往,看著它,並允許它連同我們自身一起在目光中消散,永遠的消散。這樣的寬容就是幫助我們,凈化那些不斷浮現在眼前,充滿哀求而絕望的回憶。

內在之旅主要指的是第三種寬容。透過這種寬容,我們更進一步地凝聚下來,而且不至於犯下錯誤的寬容。因為我們用寬容與偉大的心靈和諧一致,而這將帶給我們勇氣與力量。第一種寬容則是成就了愛。它重新填補那些破碎的關系,並維系著連接。就許多層面而言,它也是凝聚我們:它帶來凝聚,也可以凈化,譬如使我們放下懷疑。他也讓我們更加輕盈自在地走在內在之旅上,朝向存在的本質——既寬容也非寬容。


轉貼上海方圓在簡書對本文的回應 2020/04/18

老師在這篇文章中說:“如今事情已是如此,再多責難與懊悔也無濟於事,不如盡快接受事實,省下無謂的掙紮與埋怨,把精力放在如何東山再起才是正途。”這句話真的還蠻難做到的。在我自己的觀察裏,當事情結果不如意甚至發生意外失敗時,身體的本能反應首先就是自責,或者責怪別人。好像是要通過這樣,才能讓內心的負罪感卸下來,清白感重新獲取。

而要做到老師所說的寬容彼此,是需要很深的自我觀察與覺知的,就像用一根木棍,試圖擋住自動前行的沈重車輪。但這樣的做法似乎能帶來一絲新的契機:當寬容進入心靈,清白感和負罪感都不再那麽重要了。愛重新流動在彼此的心中,我們終於可以坦坦蕩蕩地拉起那些過錯的曾經,挺直腰板站得很穩。

這就像老師在課上一直強調的“慈”,放過別人,也救贖了自己。感謝老師寶貴的洞見與示範!我將繼續在生活中,把這份寬容繼續活出來,更自信的,更輕松地活著。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