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相之舞(0103) / 林世儒


大約在1990年左右第一次經驗到神聖舞蹈與Ennergram,初接觸就令我喜愛不已,對此我總是說 :「一見鍾情、愛到不行。」多年後我的一位學員玉超說得更令有經驗的人感同身受:「神舞虐我千百遍,我待神舞如初戀。」到底神聖舞蹈有什麼魔力讓人如此痴狂?又為何麼有人對它是視之為鬼魅,避之唯恐不及。

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它是「實相之舞」,每位舞者被迫面對自己真實的一切,在舞蹈中所有的隱藏的本性被無情的揭露,我們不願看到的笨拙、愚蠢、自大、幻想、驕傲……..等內在的妖怪一一現出原形,於是有人逃之夭夭,因為他們無法承受自己的實相,他們無法允許用盡洪荒之力才勉強維持住的美好自我形象就此破滅,因此使出第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只有少數的人選擇留下來,他們大都嘗試過各種不同的法門,他們知道必須面對自己的「實相」才有可能成長與蛻變。試想如果你自認已經很覺知,那你怎麼可能再下功夫去鍛鍊自己覺知的能力,如果你自認經常活在當下,任何鍛鍊臨在的理論與方法對你就完全沒有吸引力。不幸的是在神聖舞蹈的練習中,無論我們原本自認多麼的覺知與臨在,我們會立即發現那只是個「幻相」。

二十多年前好友的話語一直都在我心裡,就好像現在剛說出來的一樣清晰,她在經過某修行體系三年極為嚴格的「覺知」訓練之後,一向自得於高於常人的「覺知」功夫,在初次經驗神聖舞蹈後,她說:「原來我的覺知只是一 場夢。」這麼深刻的認知與反省觸動了我,的確我們太容易自命不凡了,看到書中所描述的種種境界,總認為自己很快就可達到,而其實那只是急功近利的頭腦裡的幻想,功夫絕對是練出來,絕非想出來的。

因為看到自己的「實相」,那份醜陋與內心的難過,實在令人難以接受,但事實是最好的朋友,只要我願意正視它並面對它,正好藉以看清自己的不足之處,然後針對此處下功夫,這樣才不至於徒勞無功,這樣才能進步非凡。三十年來我從神聖舞蹈中看到自己的種種習氣與慣性,隨著長期持續的鍛鍊,起碼我的行動力增加了,我不再怠惰、猶豫、擔心、焦慮…..取而代之的是恆心、毅力、決斷、清醒、自知、自制、自信與自在。

看清自己的「實相」讓我產生一種神聖的不滿足,對自我的不滿足,對事物的不滿足。我不是想要更多,而是我知道我還可以做得更好,我想要精益求精,因為在每一次的經驗裡,我都可以發現可以改進或改善之處,因此看起來重複的事情,對我而言每一次都是新的,都會帶給我新的探索、新的體驗、新的未知,慢慢我發現我快要像小孩一樣,同一部卡通動畫看了數十遍,依舊像看第一遍那樣得樂不可支。

神聖舞蹈已讓我看到自已的部分「實相」,也讓我解除了過去的某些慣性於習氣,讓我更感自信、自在與自由,而生命裡還有更多的部份等著我去發掘與調整,我願去看到更多「實相」,並且歡迎它、面對它、工作它,最後放下它,我將持續地透過神聖舞蹈鍛鍊自己與分享自己,和熱愛神聖舞蹈的朋友們,一路舞向生活的「實相」,一路舞進生命的神聖裡。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