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實如是觀一切 / Kate(台北)


從過去到現在
從一開始的自傳,我寫到關於對自己的困惑,約莫十多年前某個父親節,我去買了蛋糕要慶祝,家裡那時還有拜觀音菩薩,先把蛋糕拿去供佛,香燒完要把蛋糕收起來前,我合掌禮拜,轉身要去拿紙盒時,突然有雙手很清楚地輕壓我的肩膀,我很本能的轉過身去面向菩薩,我覺得祂有話想跟我說吧,沒想到我突然自己開口說:我知道是我自己要來,但我忘了我為何要來,然後我很怕我回不去了。大概是這類意思的話,說完我崩潰痛哭,哭完我一頭霧水,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我不知道自己是誰?為何而來?對於這些問題多年的追尋,開始這次我投入工作自己的契機。

每天下班到睡前,書寫一篇篇關於自己的故事,把很多放在心中多年的記憶、感覺、畫面透過文字表達出來。寫的時候考驗著記憶力、意願與意志,和情緒的承載,因為想起某些過往時刻,常常被情緒浪潮席捲又要保持住部分理智完成書寫,很多時候掙扎著是否繼續,幸好有老師、團體成員的相互支持,看到大家都努力繼續,也激勵自己繼續寫。持續的書寫累積出來的大量故事,像是散落一地的拼圖塊,對我來說,仍是一團混亂,而開始整理這些故事時,有些事情因為有了距離,能夠把故事分區塊整理,我發現有些過去信念或模式,會重複在不同的故事中,看見影子或痕跡,很驚訝可能一個信念卻影響著不同層面。

「我有問題」
上SE二階的課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挑戰,我原本以為自己已經穩定許多,但沒想到二階的課衝擊到我對自己的認識與理解,我沒有那麼理解和認識自己。大概從第二天開始上午的課程,都讓我的神經系統超載,但下午的練習我好像又還能夠參與,直到最後一天上午的課程,後來我乾脆離開教室到樓下去吹風曬太陽。那幾天我也一直追著Amar老師問,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老師說了二三次提醒我「不要把這些感覺當成是問題」,當我真的把話聽進去的時候,突然一團混亂且強烈的情緒突然衝上來,內心吼著非常清楚的一句話「我就是有問題才會走到這裡啊」,我眼淚立刻掉下來,但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同時,也有另外一個明白出現,原來我有這樣的信念啊。那是我第一次那麼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核心信念。在整理故事時,這才發現這個信念,像是從未摘下過的有色眼鏡,只要我遇上任何挫折、困難或是和別人不一樣,我全都歸到我有問題,而無法真正看清楚,我怎麼了或是我可以怎麼辦,反而陷入羞愧的惡性循環。

例如:在跟父母的關係上,他們對我的擔心與關心,而我可能只看到,我沒有達到他們的期待,是我的問題。就像那時從道石離職後,我只想讓自己先好好休息,整理清掉很多衣服、雜物、書,斷捨離許多舊物,每天在家吃飽、睡飽、整理東西,很偶爾上網看一下工作,覺得還算有趣的,就丟一兩封履歷,去面試一兩家這樣。有天晚上快十點了,差不多我要準備去睡覺的時間,二老突然把我叫住,問我你現在有空嗎?跟你講一下話,我立刻警覺了起來,這個時間點突然要講話,那肯定「有事」。

我就很乖的坐了下來,老爸先發難,問我前一個工作不是做得好好的,為什麼要離職?我就說,工作內容不喜歡,所以換啊!繼續追問,那工作找得怎樣了?我說,就慢慢找啊,要找個喜歡的。老媽聽了就急了,你都幾歲了還慢慢找?我說,40歲找社工的工作沒問題啊,是看我想不想做。媽聽了氣急敗壞,你40歲了,又沒錢(他們覺得我都亂花錢去上課,哈)又沒結婚、沒老公、沒小孩可以依靠,現在又沒工作,找個工作還挑三揀四的,你老了看你怎麼辦?

我就嘻皮笑臉的說,做社工越老越值錢,你想想看,要去輔導街友、出入監所的更生人,是二十幾歲大學剛畢業的好,還是有點年紀有點經驗的好?兩老被我這套說詞給說服了,放我去睡覺。但我那天晚上難以入眠,我理解他們的焦慮與擔心,這個四十歲嫁不出去的女兒又工作不穩定,但對我來說,我就是無法達到他們覺得可以不用擔心的那個樣子,有滿滿存款、穩定工作,組成家庭,生兒育女,我是難過的。那陣子我只要跟朋友出去,我都跟大家說笑,我現在可是沒錢、沒ㄤ、沒子、沒頭路、又沒行情(40歲)的五沒小姐呢!

工作上也是這樣,我喜愛助人工作,但只要遇到我幫不上忙的個案或是做不好的事情,我就會放大這些部分而陷入自我懷疑、自我否定,認為我有問題,我都搞不定自己了,憑甚麼去幫別人。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在醫院工作那時,血腫科有個阿嬤,他因為有慢性骨髓性白血病,所以他的凝血功能非常差,所以光是打針,就會造成皮膚的瘀青。他經常入院,入院時身上常有很多瘀青,在住院期間都會把她照顧到很OK才出院,但可能不到二周同樣狀況入院,醫師懷疑家庭照顧不佳,我跟阿嬤會談過,他不太願意多談家庭生活,僅表示回家他就跟平常一樣生活,依舊有家務工作要做。後來有一次住院,不知為何她被收住到其他科別,結果,其他科因為覺得她的血管太難打,於是想幫他在鼠蹊部裝人工血管,省去之後找血管的麻煩,但更侵入性的治療方式,結果造成大出血不止,送進加護病房,緊急開刀縫傷口止血。人是救回來了,但受了不少皮肉痛,我去加護病房探視她時,她難受的樣子,我看了也很難受,我什麼忙也幫不上。

在露德跟個案的服務關係經常是以年起算,個案服務兩三年以上都很常有,跟醫院非常不同,可能頂多一周或半年之類的。我有二三次,跟不同的個案會談時,都出現我問他們的問題,就像在問我自己,而我也跟我的個案一樣,都答不出那些問題,我覺得我跟我的個案根本就一樣,在死胡同裡不停轉圈圈。

做社工的工作上固定都會有的行政工作,個案會談、團體活動都要寫紀錄,寫方案、核銷等等,這些都是基本的工作,但我老是在這些工作上拖延,從第一份工作開始到現在,我對自己這樣的狀況,又是羞愧又是無奈又是厭煩,但只要做社工不管去哪裡都要做這些基本行政工作啊,我都會忍不住懷疑自己到底適不適合作社工?有沒有資格做社工?

而當我可以重新看這些故事時,我才發現當我能夠中性的去看到,我的確還有需要進步的地方,但我沒有那麼糟糕,以前我太過放大缺點,一直懷疑自己,其實,我在工作上是很努力,也做得還不錯,我可以用更持平的觀點來看待自己與聚焦調整自己的方向,而不會一直陷入羞愧的負向情緒漩渦,除了消耗能量,對我其實沒有任何幫助。這樣的發現,讓我開始覺得那些散落的拼圖,好像慢慢可以開始拼湊成圖樣,在「認識自己」這件事上,像是有了方法與方向可以前進。

當我可以對不論是過去的事或現在的事,不再用過去的信念來解讀與反應,我就能夠跳脫過去的模式,而真正活在當下,用全新的眼光,全新的感受,及全新的想法與行動方式,去發展新的生活。那就是我最大的學習與收穫,也是接下來「工作自己」非常重要的指引。


我這就開始寫自己的「生命故事」。點擊我看寫作指引……

點我查閱:近期課程、或更多精采的學員分享


(共 74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