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獻(0069) / 工作:把自己打造成祢願選用的工具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工作:把自己打造成祢願選選用的工具

不記得是哪本多年前讀過的書,裡面摘錄了一段聖方濟的禱詞,讓我感動不已,所以把它轉錄於下: 「主啊 ! 讓我做祢的工具,去締造和平 :在有仇恨的地方,播送友愛;在有冒犯的地方,給予寬恕;在有分裂的地方,促成團結;在有疑慮的地方,激發信心;在有錯謬的地方,宣揚真理;在有失望的地方,喚起希望;在有憂傷的地方,散佈喜樂;在有黑暗的地方,放射光明。神聖的導師 !願我不求他人的安慰,止求安慰他人;願我不求他人的諒解,止求諒解他人;願我不求他人的愛護,止求愛護他人;因為,在施與中,我們有所收穫;在寬恕時,我們得到寬恕;在死亡時,我們生於永恆。 」

從此我對於「工具」有了全新的觀點,並期待自己哪天也能夠成為祂所願意選用的工具之一,這也就是葛吉夫大師所說的,為個體、為團體、以及為整體「三線工作」中的最高層次的為祂工作。要如何一步步的從完全自私來到無私的奉獻呢?我知道的就是透過種種靜心技巧走上「內在之旅」,鍛鍊自己,在自己身上下功夫,全心全意的「工作自己」。

今天早上天津的淑欣問我多年前上課時提過的「心靈成長三階段」,其實它正好對應著葛吉夫大師所說的「三線工作」,首先為自己「工作」,把注意力完全放在自己身上,只專心照顧好自己全然的自私,先鍛鍊出「了了分明」的覺知與判斷力「在明明德」啊!再來為團體「工作」,放下自我,凡事以團體的需求與利益為優先,這就難了,整個學習與鍛鍊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向,而且常常吃力不討好,熬得過才能「事事無礙」,那是需要人性有多深的理解與多大的「忍辱」的功夫啊!「在親民」真是談何容易啊!最後才是來到最更層次的「第三線工作」,為祂為整體而「工作」,不分人類與物種,一視同仁,為整個世界打造和諧共存與永續經營的環境,達到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大同世界」,也就是《大學》三綱目最高與最終的「止於至善」。

第一次聽到傳說中明朝末年屠人無數的張獻忠的「七殺碑」,內文為「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心理一驚,好殘酷、好霸氣、好可怕。心情平靜之後仔細一想,除去「殺」字,真的一針見血的道出人類愚蠢的真相,天地無私的養護人,而人不但沒有給予善意的回報,反而大肆的砍伐森林破壞環境,造成地球深存的危機,難怪有「人是地球的癌症的說法」。那我們能不能為地球做些有意義的貢獻呢?作為對地球母親的感恩回報。

在防疫期間各項活動都暫時停了下來,每天待在家中無所是事,於是決定做些對人們有意義的事,首先我每天朗讀一篇海寧格大師的著作《內在之旅》的文章,配上音樂讓朋友們在靜坐時聆聽,作為個人「內在之旅」的靜心練習。幾天後在朗讀完之後,寫下一篇約千字的分享文章,用自己過去的經驗來佐證或闡發對當天朗讀內容的感想或發想。

接著又加上源自葛吉夫大師的「是與否的掙扎」練習,影響了數百人的關注與投入「工作自己」,雖然大家分別居住在世界上不同的城市,卻每天都一起在自己身上花時間下功夫鍛鍊,並分享了許多豐碩的成果。


我獲得了什麼?除了忙了一整天之外,一毛錢也沒賺到。有人問我為何著麼傻,做白工,這精力用來開網路微課多好,大家都沒處去,肯定收到不少訂閱戶,可以賺上一大筆。不,我只想把所做的這些當作奉獻,分享給朋友們,在無法外出工作沒有收入的同時,還能夠繼續的鍛鍊自己,延續原有的心靈成長。而在今天我發現了我的收穫,不是金錢上的,而是更寶貴的回報,那事發生在我的身上,整個人質量的大躍進。

我獲得了意志力、注意力、行動力和敏銳度等各方面質與量的雙重提升,而且是全方位的,無論是作文、書法、鋼琴、英文能力、易經的學習都有大幅度的增長。我再度進入一段難得的快速成長狂飆期,而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是全方位的,並且是跳躍式的。

真的如海寧格大師在今天的「奉獻」文中所說的一樣,「我們會在奉獻中與自己深深的同在。這種奉獻就不需要花費心力。在那之中,我們既在自身之外,又與自身同在;我們忘了自我,卻又全然存在。我們在彼岸,同時也在運作。」真是好美、好棒的經驗啊!

我堪能為祢「工作」嗎?我不著急,我會持續的走在「內在之旅」上,繼續用心的「工作自己」,把自己打造成能讓祢用起來還算順手的工具,然後在可以用上我的時候,就請給我這個機會吧!


奉獻(Die Hingabe)/海寧格

我在奉獻中走出自我,放下部分的自我。另外一方面,我走向另一處,把自己交付給它。於是,我不再屬於自己,而歸屬於那個我所交付的對象。

我會在奉獻中失去自己嗎?還是我會在奉獻中再度找到自己,只不過是用另一種新的、充實的方式?——這就是內在之旅所指的奉獻:放下,並同時獲得。

問題是:從何開始奉獻?從我們開始嗎?從自己開始嗎?還是首先從我們自身之外?我們的奉獻是不是只出於某種回應?譬如為工作付出、醉心於遊戲、興趣、某種特殊的音樂;當然啦,也或者是為我們所愛的人奉獻,譬如,我們作孩子的會為父母奉獻、男人或女人會為愛人付出、父母為子女付出。

內在的旅途上,這會是怎麽一回事?奉獻通常是從我們自身開始,譬如,我們特別挪出時間,把自己退回到一個寧靜的狀態。這麽做當然需要花費心力,而這樣就算是奉獻了嗎?

當一股力量向我們湧來,並且把我們拉向它而凝聚,奉獻才真正的開始。在那個當下我們放下,把自己交付出去。從此刻開始,我們在內在的旅途上把自己獻給偉大心靈的力量,交給它掌握。

奇特的是,我們會在奉獻中與自己深深同在。這種奉獻就不需要花費心力。在那之中,我們既在自身之外,也與自身同在;我們忘了自我,卻又全然存在。我們在彼岸,同時也在運作。

我們如何才能從內在之旅體驗奉獻的極致?觀照。在凝聚下來的觀照里,觀望著那個引導我們的偉大力量,盡管對我們來說,那是永遠無法掌握的奧秘。這種觀照就是純粹無為的奉獻。它是永續不斷的奉獻,一種純然的存在。


轉貼瀋陽浩然在<簡書>上對本文的回應  2020/06/02
謝謝老師近來的無私分享,對我幫助很大,屢有困惑時,恰恰就能從林老師的文章里得到啟迪。
上次跟著老師開始嘗試日更寫文,這次每日跟著轉發音頻,更覺得是一項非常有價值的修行。
對我來說,目前最重要的工作,還是努力做好第一階段【在明明德】為要!與此同時,我覺得也可以在小家庭的範圍內,實踐二、三階段的功課,【在親民】—拋開自私小我,為小家庭成員的需求、感受考慮,【止於至善】—以調和、實現小家庭的幸福生活目標為階段性最高目標。
我想,正心誠意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儒家文化傳統的君子修行的台階,也是通過這樣一個個明明德、親民、止於至善的小循環去達到的罷!


轉貼上海方圓在<簡書>上對本文的回應  2020/06/03

老師文中所說的,被「祂」所使用的「工具」或「管道」,我是親身體驗過並為之受益的。當年我還是身心靈圈完全的小白,在一次創傷療愈課上,偶然經歷了一場以我為案主的家族系統排列個案。其實當時我對家族系統排列其實是敬而遠之的,因為僅在視頻上看過一些片段,私下里感覺那恐怕都是有點怪力亂神的意思。
當時那位系統排列師把我請到台上,跟她並肩坐了一會,然後讓我跟她對視。我望向那雙深咖色如貓眼般晶瑩剔透的眼眸,突然有種被人深深看到心底的觸電感,而那雙眼眸背後,能感覺到一個充滿智慧的非常年長的靈魂,絕不是面前這張年輕的女性臉龐。在那樣的目光下,我甚至都能聽到自己的血液在耳廓里汩汩地加速起來。
很短的幾秒鐘之後,老師轉向場中的其他學員,看似隨意地指認出幾名學員(後來我才知道那是一種直覺),並將他們分別賦予我家庭中各位家人的身份,然後請他們站到場中央,跟隨自己的身心感受移動。不一會,場上每個人的神態就改變了,而且迅速地移動起來。面對眼前发生的一切,我不置信的張大嘴,一下子像被大錘狠狠擊中胸膛,忍不住掩面痛哭起來:
這些被選中的代表明明跟我素未謀面,卻完全在場上呈現出我的家庭當下的真實狀態,包括我老公慣常的表情神態,我女兒下意識的小動作,我媽媽那種急迫的控制,我的那種痛苦與無措,所有家庭成員彼此的關系狀態等……所有的一切纖毫畢現,分毫不差,不由得我不相信。
在那位家排師的帶領下,我逐漸看清了我家庭中的很多狀態,並且追根溯源地在家族祖先的經歷中,理清並懂得了類似事件的源頭,用一種更全然的視角去接納和允許它的存在。
在那個過程中,我的心感覺到真實地被接通了,有種難以言表的東西從某個遙遠的地方灌注進來,並且令我第一次在生活的痛苦迷沼中感受到了祝福與被愛。
那是我第一次親身體會到,真的有一種叫做「偉大心靈」的東西,也親眼見證了那些「管道」(家排師和個案代表)是如何跟隨那股偉大的力量,向人的心靈揭示真相的模樣。
而現在,在我的身邊,我還能看到很多的同修夥伴也以其各異的生命特質,在某些特定的時刻,充當偉大心靈的「管道」,以顯化的方式去幫助更多迷途的羔羊。我常常為所目睹的一切而熱淚盈眶。
我的生命究竟能被怎樣的使用,而我這塊「頑石」又能充當怎樣的「工具」呢?目前一切都還沒解開帷幕,我只能抱持一顆臣服而感恩的心,繼續磨練自己,接受未來的試煉,等待那一刻的到來。
感謝老師的以身示範!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