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厲(0085) / 嚴格:溫和包容但堅持高標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嚴格:溫和包容但堅持高標

有一年在青島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工作坊中,特別再教了一次十分受到喜愛的「西藏旋律 Tibetan Melody」,音樂和動作都十分優美,而且很容易學會可說是「神聖舞蹈」中的異數,因此廣受歡迎。到了第三天大家的動作組合和順序都已經熟練,於是我便開始要求更加精準與到位,這需要額外的注意力,以及更深更廣的覺知,才有可能做到,只是依平常的方式跳舞,即使順暢無誤又形體優美,那是無法達標的。

先說幾個簡單的要求吧!比如手掌不能太用力,以避免指尖翹起;也不能太放鬆,而造成手指下垂;注意力要分布到全手臂,防止手肘彎曲;意識到手掌與手指,保持攤平並五指併攏。一小時下來,連最簡單的第一個動作,只是把手臂向前抬到水平就沒有人能夠完全做到標準,更不要說其它更精微的要求了,到此學員們平日自徉的覺知和注意力都完全不堪一擊,只能哀嚎「臣妾做不到啊!」。

有學員說:「老師,你太嚴厲了!」我回答她說:「你是說我嚴格還是嚴厲?」她說:「嚴格與嚴厲不都一樣嗎!」我說:「完全不一樣,天差地別的不一樣」。

我再問:「動作沒做到,我有生氣而大聲斥責你們嗎?」。「沒有!你溫和的鼓勵我們再試試。」「達不到標準,我有處罰你們嗎?」。「沒有!你補充要多注意某塊肌肉或關節。」我繼續問:「既然我沒有生氣,也沒大聲斥責,更沒有處罰你們。我完全沒有厲色揚聲,而且還口氣溫和態度包容,這怎會是嚴厲呢?我只是要求嚴格而以。如果我是嚴厲的,那麼可能是我已經黔驢技窮,想不出更多的方法來教了,或是為了另一層次教學的需要,但這都很少發生。」

嚴厲與嚴格的差別很多人傻傻的分不清,這不足為奇,因為在求學的經驗中,嚴厲的老師很多,嚴格的老師卻很少,而誤把嚴厲當嚴格的倒是經常見到。口氣溫和態度包容的去堅持並要求學生達到高標就行,不需打罵責備與嚴詞厲色,在不必要時增加學生心理壓力,反而妨礙學習成效,浪費彼此的能量與信任。

在深入走進「內在之旅」,經驗過身心內外的和諧一致,輕鬆與清楚兩者同時都在的體會之後,恐怕再也回不去了。內在似乎有個糾察隊,時時地盯著我們,每當產生偏差的想法或行為時,它就會嚴格的提出愛的教訓「你剛才失去注意力了」。

啊!這不就是葛吉夫系列39律動中的「律動21 良心的懺悔 Remorse of Conscience」嗎?「良心」所懺悔的不是動作的錯誤或不精準或是不完美,而是懺悔自己剛才又失去了注意力,懺悔自己難以保持注意力。我們只能帶著注意力與敬畏,臣服在這觀照裡,「慎獨」並修正言行,感受這股力量與愛,在和諧之中流向自己與他人。


嚴厲(Die Strenge)/海寧格

我們通常一開始是無憂無慮地踏上內在之旅,心想著走走看嘛!就像郊遊遠足那樣。起初我們並不知道,當這趟旅程不斷往上走,之後會有什麽在等著我們。並不是內在之旅本身有什麽困難的地方,其實旅途上我們通常有種舒服的凝聚與寧靜。而是當我們從內在之旅歸來,嘗試繼續過著以往的生活時,那才是困難的開始。

曾經在旅途上,神性般的力量牽引著我們,我們所經驗過的和諧一致以及我們從內在之旅所得到的覺悟,這些都不再會鬆開。如果我們以為過了內在之旅還可以像從前那樣行事,譬如懷疑別人而把他們排拒在內心之外,那麽這些領悟和力量就會來管教我們,嚴厲教訓我們一番,那強度甚至連我們的身體都可以感受到。

這股力量不只掌握我們,也同時掌握了一切。在經歷這些領悟與深刻的和諧之後,我們不再能隨心所欲毫不受影響地偏離這些。一旦我們產生偏差行為的時候,就可以感受到這股力量;不論是私密的感覺、願望或者隱秘的想法,即使只是默默地進行,我們也會被帶去管教,嚴厲地教訓一番。

但這是愛的教訓,一點都不能逃避。要是我們偏離了這份愛,有時並不是故意,只是我們的專注力鬆懈了——之後將會感到非常痛苦。這有什麽作用?這會凈化我們的愛。愛將變得「純凈」,這裡指的是字面上的意義,也就是它明確地指向一個目標,絲毫不差。

這個目標就是我們,但難以言喻。這個目標就是內在之旅最終的奧秘,我們在它的面前驚嘆地回到平靜,凝聚在單純的「觀照」之中。而這裡也有一股嚴厲的力量。當我們急切不安時,它抓住我們不放,直到我們臣服在這一切裡,時光無盡地處在「觀照」之中。

當我們回到日常生活時,也完全是這樣。這股力量把我們固守在愛裡:對所有人的愛,每一個靈性之愛,如同我們從內在之旅感受這份愛的禮物,而現在我們也在這股力量的和諧裡,純凈地讓這份愛繼續流向他人和一切。

這份愛是嚴厲的,因為它全然純凈——唯有如此,它才能涵蓋一切,而且,如一般遼闊。


轉貼上海方圓在<簡書>上對本文的回應

曾經,在我的心里住著一個非常嚴厲的“批評家”。 當我生活受到挫敗,願望未能達成,情感無法表達時,它常常會毫不猶豫地跳出來,用尖尖細細的手指,戳著我的小心臟,把我批得無地自容,絕望至極。它似乎特別知道我的軟肋,每一句話都毫不留情,比如“你就是個不值得被愛的人”,或者“你就是這麽差勁,這些小事都辦不到”,還有“你怎麽又犯這樣的低級錯誤,蠢到家了”……真是字字誅心!令我久久地墜落在負面情緒的深淵里,無力翻身。

在踏上心靈成長之路,特別是學習神聖舞蹈之後,我心里這個位置好像換了新人。那人不再是冷冰冰地拉長著臉,反而常常笑容親切。它出現的時機也很巧妙,當我又快要習慣性地掉進情緒和念頭的漩渦時,它的語言往往是以“沒關系”開頭的,類似於“失敗了沒關系,吸取經驗就好了”、“做不到沒關系,盡力就好了”、“犯同樣的錯也沒關系,優雅地重新開始就好了”,還有“情緒低落,雜念太多都沒關系,一點點停掉它們就好了”……它仿佛始終帶著慈悲與接納的力量,一點點地把我從泥足深陷中拽出來,重新站回到堅實的地面上。

而不知何時,我心里這個小人又換任了。準確的說,它更像一枚精準的鬧鐘:每天清晨準時把我從慵懶的被窩里拖出來,開始一天的晨間練習;當我吃飯喝水走路做家務時,它會在我身後搖著鈴鐺提醒我,記得把注意力帶回到身體來;白天每隔一段時間,它會蹦到我的頭上,用個小棍子敲我的腦袋,讓我記得觀察呼吸;在我開始陷入小我享樂的混沌中時,它扯著我的耳朵念叨著,讓我重新找回有意識工作中的甜美與寧靜。就算在睡夢奪取我最後一絲意識之前,它都會趴在我的心口,讓我對即將過去的一整天感到幸福與感恩……

現在我心中的這個小人,它對我的內在生活有著越來越多的要求,嚴格而精準;反而對我的外在世界越发地寬容和低標準,隨遇而安。在它的監督與陪伴下,我開始在更多的時刻有意識地感受到自己,有意識地展開我的人生。這種逐漸變成自己主人的感覺,真的還挺不錯的呢。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