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諧一致 (0028) / 沒事:我們繼續上課吧/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沒事:我們繼續上課吧 / 林世儒

時間回到三十年前,那時候我在一家企管顧問(培訓)公司任職,全公司的人正在為一件事情苦惱著。當時我們主辦了華人世界第一場為期五天的Leders Effectiveness Training領導者效能訓練工作坊,而從第一天開始就有一位學員每天打電話給我的同事,投訴說我們找的翻譯不稱職強烈要求必須馬上更換,這著實十分困擾我們。而因為這位同事和那位學員有交情,所以大家就決議就由他繼續負責溝通,以保持課程期間不出狀況直到結束。這下可苦了我的同事,每天下完課後,晚上除了還要花很長的時間聽這位學員的抱怨之外,同時還需耐下性子去安撫他的情緒。

到了第四天晚上的當日檢討會時,事情已經發展到快不可收拾的地步了。同事報告那位同學揚言要求十倍退款以賠償他的時間損失,不然就法院見,而且連我們的母公司也一起告上。他認為我們一直在敷衍他,非給我們一點教訓不可。當下我們幾位同事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因為雖然大家都和他在其他的心靈成長課同學過幾次,而除了和他通電話的同事之外,其他的人和他都只是點頭之交,完全說不上話,此外在其他心靈成長課上當同學時,好幾次對我的分享內容又頗有微詞,因此大家都很為難。在每個人都說使不上力的情況之下,最後就只能啥事都不做了。大家一起祈禱明天最後一次上課不要出亂子,先順利完成課程再說,於是每個人帶著忐忑不安的心回家,等待第二天的強烈風暴來襲。

果然第二天才一上課,這位同學就舉手要求發言,然後開始就拍桌罵人了,話講得很太好聽,翻譯被罵哭了,我們公司更是被數落慘了。他的結論是要嗎學費十倍奉還,要嗎法院見,讓我們二選一。老師聽完後就兩肩一聳說這不關他的事,要我們處理。然後翹著腳坐著,等看我們的好戲。此時幾位同事都低下頭不敢正視這位像猛獅在咆嘯的同學,可是事情總得要有人處理啊!在這槍林彈雨之下,當然沒人敢上。那時候的我不知道從哪突然冒出來來的勇氣,就從座位上站起來面向那位同學,以誠懇理性的態度及溫和而堅定的聲音回應他的憤怒。

我對著他說:「這次課程翻譯的質量讓你很不滿意,實在是非常對不起,我代表公司向你鞠躬道歉。這五天來我們實在是找不到更恰當的人來翻譯,因為這工作需要有LET這項課程專業背景,而她是唯一符合條件的人選,因此我們才始終沒有換人。此外這次課程費用較高,大家也都更關心學習的成效,所以我們也安排好了在工作坊之後,舉辦數次的學員免費共修活動,由在座的數位準講師們,分數週把這次學習的內容帶著

大家全部逐一重新研討練習過,來幫助同學們把這次課程所學到技巧與理論,真正的應用在工作上,而不至於浪費各位這五天寶貴的時間和費用。」

他在聽完我說的話後,突然伸出右手,豎起大拇指朝我比了一下,然後對著同學們說:「沒事,我們繼續上課吧!」實在是太難以置信了,一場巨大的風暴,竟這樣簡單的就消弭無蹤,完全是戲劇性的完美大結局啊!這根本就是LET課程理論與技巧的實際應用效果呈現啊!所以才有日後老師要求其他講師必須先上過我的課之後,才可對外正式開課的事,我想老師目睹這次的事件處理過程是個重要的因素之一吧!

如今想來當時能有那美好的結果,是因為這過程就如海寧格大師在「和諧一致」文中說的「道早已深處於一切和諧之中,所以當我們與道和諧共存時,便是與萬物一致,而更重要的是,我們與其他的人們和諧一致」。是啊!當時我們沒有爭辯、沒有抗拒,只有同理與關心,並觸及所有學員的需求,大家一致地想要更好並願意盡力去達成吧!

如果你問我事情再來一次,你會怎麼做?還能處理得那麼好嗎?這千萬不要,我極可能做不來。這三十年前的往事至今依舊讓我餘悸猶存,正在寫著本文的我一想及此事,就心跳加速,血流加快,雙手微微顫抖。我不敢說還有勇氣去面對,還能有那麼鎮定與溫和的態度去處理……..,而其實我最想說的是:「饒了我吧」!


和諧一致(Der Einklang)/海寧格

和諧一致的人總是保持在運作之中。在和諧裏,我們是和某個人或某件事物一致運作,並與之同行。或者更確切地說——至少,內在的旅途上我們會體悟到這一點——有一股運作的力量將掌握住我們;我們只是放下,並與其合一。這是道的力量,唯有道的力量能如此深刻地掌握我們,讓我們最終與其歸於和諧。

個體本身並不會消失在和諧中,也只有那些與自身同在,並且極為凝聚地與自身同在的人,才能與他者協同一致,進入和諧裏。

和諧絕不會去突顯差異,而是把他們帶往一致,讓他們與相同或是互補的頻率朝著一致的方向運作。於是,他們更靠近彼此,盡管有所差異,卻奏著同樣的聲響——如同飽滿圓亮的鐘鳴。

我們的和諧總是與某個更偉大的事物一致,它先我們而行,並帶領著我們。所以,並不是我們去達成和諧,而是某個東西把我們帶往和諧。這股運作於是從彼岸展開,掌握住我們,帶領、牽引著我們,直到我們認同它,感受到與它的和諧。要怎麽辦到?透過愛。

那是透過我們的愛嗎?是否這裏也有一種愛走在我們前面,帶領我們,直到彼此之間毫無分別?這樣的愛讓我們體會到真實的和諧,而這份和諧就是愛,終極的愛,靈性的愛,來自道的愛。

內在的旅途上,我們要如何達到這樣的和諧?因為道早已深處於一切和諧之中,所以當我們與道和諧共存時,便是與萬物一致,而更重要的是,我們與其他的人們和諧一致。


轉貼上海方圓在簡書對本文的回應 2020/04/22

讀老師今天的文章時,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第一遍讀,我用眼睛快速把每一個字掃描進我的腦子裏,結果我讀到了每一個字,知道了整個故事情節,卻好像什麽都沒有明白,只是空空的;
我楞了一下,然後用比原來慢一倍的速度,再讀一遍,情況有所好轉,我似乎獲得了些什麽,但還是霧裏看花的朦朧;
這一發現震動到了我。
於是我停下來,讓自己停止慣用的閱讀方式,先試著去喚醒與內在的某種東西。幾分鐘後再一次重新開始閱讀。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這一次,我感覺文中每一個字是由我的心去咀嚼的,那些場景一點一滴地滲入進來,我的情感也被同時撥動。更有趣的是,我突然感覺自己不再是看台下的觀眾,而仿佛就是當時置身事內真實的一員,由此我可以真實地感同身受,並“看到”了更多曾被忽略的細節:
課程前幾天,溝通無效時大家的茫然、不知所措,以及對方醞釀中越發激昂的怒氣;
課程當天,劍拔弩張下彼此之間緊繃、對立的情緒,許多人面對巨大壓力時的恐懼、焦慮,好像一個氣球即將爆炸的那個臨界點;
接著,老師站了起來,他做了什麽呢?
首先是身體姿勢,老師他雙腳平行踏穩,整個身體包括面部完全轉向對方;
其次是內在情緒,老師停掉之前一切的情緒、念頭,用心去對準當下這個場景,以及場景中的那個正在發怒的「焦點人物」;
接下來,隨著一股力量的灌入,老師全然把自己交給那股力量去引領,由它通過自己的身體,對那個場景說話。
就像身體被臨時接管了一樣:老師的聲音穩定,頭腦清晰,眼神溫和堅定。這些大概就是那個看不見的力量,透過這個經過嚴格訓練的人,所傳遞出來的不一樣的品質。
隨後,場中的所有心靈都感受到這樣的頻率,於是開始發生共振。結果就是,原本一片雜音各自響的音叉們慢慢開始用不同的形式,卻依照同樣的頻率,齊奏出同一首和諧的曲子來。
在這最終的美妙聲音中,好像並沒有任何個體的演奏,剩下的只有一體的心靈共鳴……
這個閱讀的過程沒有註意過了多久,像是個夢,也像是一場冥想。但之後在我身體裏留下的強烈印記卻是不容忽視的。
其實這個故事曾多次聽老師親口講述,甚至在老師過去的文章中也曾讀到過,但每一次的感受卻是十分不同。不知道是不是配合聽了老師的配樂朗誦,加上海爺爺在天上慈悲的加持,總之這一次的閱讀,非常讓我感動!
感謝老師一次次深入分享自己走過的成長路,所給予我的珍貴饋贈!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