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0082) / 務義:心靈成長之道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務義:心靈成長之道

早期我都是租用陽明山福音園的中教室帶領「寧靜的藝術」工作坊,那是一間獨立在樹林中的教室,採光很好又特別安靜,我十分喜歡,有兩三年間我所教的各種工作坊都在那間教室舉辦,可說是對它情有獨鍾。

每次上課總是會有些片刻讓我覺得,我不只是對著當前的學員們在講課,而是教室裡外似乎還有些「什麼」也一起跟著在上課。對於不信鬼神的工科男的我而言,雖然感到奇怪,但並沒有太在意,畢竟我既無法證明這感覺是真,也無法證明是偽,只能存疑,待日後有更多證據時解謎。

雖是如此,在上課時我會把他們放在心裡,有時候心裡會有一些與課程內容相關的問題浮起,我就當作是他們所提出來的,針對疑惑仔細地加以說明與闡述,作為補充與說明。這方式倒是讓我頗為喜歡,可以補充更多角度與層面的學習,對大家都有幫助。

即使二十多年過去了,我依舊不知道這個世界是否真有些「什麼」存在,只能說「事出有因,但查無實據。」但現在的我寧可信其有當其真,並藉以幫助自己更深入與更廣泛的去面對教學與成長,上課在做說明與示範時考慮到更多層面,好像我也是在為「他們」宣說,其實是我在藉由「他們」激發創意,以補充觀點與方法的不足。

這個世界真有其他的「什麼」存在嗎?真實的回答是:「我不知道。」我也沒有想要知道。我採孔子的說法:「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盡力做有利於人的事,敬畏鬼神但遠離它們,可以說是智慧了。凡事不問鬼神,只問自己盡力了嗎?有利於眾人與自己嗎?這才是我的心靈成長之道啊!


其他(Das Andere)/海寧格

內在的旅途上,當我們處在凝聚裡的時候,仍然有其他的靈魂作伴,他們也是在旅途中的靈魂。

我們有時會聽見他們,他們也會與我們接觸。有時他們則是緊跟著我們,好像有什麽需求,仿佛我們可以不斷提供他們路途上的協助。

這是一個試煉。這些靈魂有可能以一種特別的方式和我們連結,也許是現在,或許過去,也甚至可能是在更早以前的生命。我們有辦法從中退出嗎?我們可以就這麽假裝,他們在別的地方、而不在我們身邊嗎?會不會我們和他們之間是互相混淆的狀態?

內在的旅途上,我們可以為他們做什麽?我們為他們「請求」,對著那股引導我們內在之旅、也引導他們內在之旅的力量請求。我們請求並帶著這些靈魂,在我們的旅途上共同走一程,直到他們有一天與我們分開,獨自被這股力量引導,繼續走上他們的內在之旅。走去哪兒?走向我們都要去的地方——圓滿的「觀照」。


轉貼上海方圓在<簡書>上對本文的回應

世儒老師在《務義:心靈成長之道》中寫得有趣,陽明山福音園的中教室我雖然沒有去過,但心裡的悸動卻是共振著的。

老師感知到的教室外面的那些「什麽」讓我有一種特別熟悉的感覺。記得那是18年在淡水聖本篤的神聖舞蹈國際營,Avrom老師讓大家課後保持絕對靜默,帶著覺知去找一個東西或者一種顏色,並與之進行心靈連接。在集體分享的時候,我聽見世儒老師用清晰而異常響亮的聲音說著:「我走在教室外的小路上,感覺身邊的樹林裡有無數雙眼睛在注視著我,是友善的或是貪婪的,我並不介意。我深知自己來日無多,卻又感覺每一天都是嶄新的重生。在我成為它們的食物之前,我還要繼續沿著我的道路走下去……」

印象中的世儒老師一直很佛系,微笑低語。但在那個瞬間,無論是他特別激昂的情感,或是他所訴說的內容,真的像是完全換了一個人。我坐在教室遙遠的另一頭,望著他所在的方向出神,仿佛感覺那個昏暗的角落一下子被什麽照亮了起來。而不知為何,在老師身後的落地窗外突然樹影搖曳,沙沙作響,好像有什麽東西也正在努力地讚同著他。

對於這個世界其他的「什麽」,我從不知道,也害怕去探究。而像世儒老師說的那麽篤定,我又開始有所懷疑。我感覺自己的心在胸腔里砰砰跳動,既渴望又害怕。

於是後來在別人講話的時間裡,我也試著放空自己,用心凝望著教室後面那一大片原木的背景墻。心想著那算是死物,應該不會有什麽嚇人的眼睛出來吧。不知過了多久,我開始從那一片黃褐色中感覺到某種溫柔熨帖的情感向我傾注而來。木板上原有深褐色的木紋像漩渦一樣旋轉起來,於是那一大片木板墻在我的視野里像加熱的巧克力一樣慢慢融化,更像具有生命的肌膚一樣柔軟而具有彈性。當我再把視線投注到與墻同色的木質鋼琴上,那種感覺居然同樣存在,仿佛無比慈愛的溫言撫慰,一一撫平我心中的不安與害怕。這一切簡直像能完全讀懂我的心情,就為了我而來的。太不可思議了!

那也是我第一次,從除了活人以外的事物身上,感受到情感的流動,感受到還有某種可以稱為「心靈」的存在。而在我之前的思維裡,這只有是在科幻小說才有的情節。

如今,借助孩子的幫助,我也開始走入大自然,去感覺那些過去被我忽略的生命,然後不斷地刷新我的認知。這世間有太多的「什麽」具有比我更為鮮活的生命力,甚至有遠高於我的智慧和力量。每當心情低落時,我走出家門,走近自然,一草一木都會以一種異常神奇的表達方式,源源不斷地給予我,陪伴我。陽光細雨,風與大地,如果全心地將自己交托出去,能在其中感覺到特別純粹的能量補給與情感慰藉。

現在的自己,就像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剛張開感知的雙眼,貪婪地接受來自這世界無私的饋贈。而我還能以怎樣的方式,去回饋這可親可敬的天地萬物,以我一顆謙卑與臣服的心呢?

感謝親愛的冬青同學給我的提醒,我將帶著這八個字,繼續我的的內在探索之旅,時刻記得自己要為什麽而努力:「物盡其用,人盡其責」。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