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然(0079) / 當下:忘卻顧慮只存實情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當下:忘卻顧慮只存實情

在1995到1997年間我加入了一家位於台北郊區土城的公司,附近有一間非常著名的佛教寺廟承天禪寺,是由在泉州清源山修行時降伏猛虎而做為其護法,而被稱為「伏虎和尚」,也因以野果為食而被稱為「水果師」的廣欽老和尚所興建。 其中原為老和尚(1892~1986)在世時接見訪客的祖師堂,在他圓寂之後為紀念其開山功德,而更名為廣公紀念堂。明亮、寬敞、安靜又人跡罕至,是一個非常好的靜坐之處,我們經常全公司的同事一起相約去那裡打坐。

廟外有一個大型的停車場,有幾個住在附近的居民擺個小攤在做生意,聽他們說是當年「水果師」在是時特許的。其中有一攤賣蘿菠糕的我們特別喜歡,除了好吃之外,原材料都是自種自產與自銷,所以每次去我是都是必吃,而且還會多買一些回家。

有一天我不我何故突然興起,自動地拉開嗓子向來來往往的遊客叫賣起來,招來了不少的生意,老闆娘笑說你叫賣的架式好專業,不知道人還以為你是攤子老闆呢!我也被自己當下這舉動嚇了一跳,因為我一直都是既害羞又內向的,從來不敢在大眾面前吆喝,連跟陌生人說話都會臉紅手心冒汗,而現在居然當街當起小販來了,實在是有失長期自許的「紳士」形象啊!

但這次突發的破格呈現,帶給我一個非常顯明的印象,當下的我沒有想到會有損平日形象,沒有擔心別人怎麼看我,沒有顧慮別人會如何評論,我只是把我對這蘿菠糕的喜愛與經驗,如實的向來往的遊客大聲說出來,就像平常吃到特別好吃的東西,忍不住要和好朋友分享推薦一樣,並沒有其他特別的想法。

如今想起來,那時是多麼全然的在當下啊!這行動可說既是冒險,也有勇氣,忘卻擔心焦慮與種種「內在顧慮」,沒有衝突與對立,只是單純的凝聚在「當下」而已。到現在腦中的畫面依舊十分清悉:蘿菠糕的香氣、聚攏的遊客,吃過之後滿意了笑靨,還有我自己血液的稍微加速流動,聲音中的熱情與喜悅,感到十分的充實與豐盛。

做任何事我可以都如此的全然嗎?當然不是,這只是偶爾出現這麼一次。雖然就只是這麼一次,但帶給了我一個「瞥見」,讓我知道是有全然的活在「當下」的可能。

最近每天精進的練習「是與否的掙扎」,並將其原則延伸到「英文書籍翻譯」以及其他如鋼琴書法與易經的學習上,可以確定的是,我越來越心不旁騖,越來越有行動力,意志力和恆毅力,對自己更有信心,感覺自己更有力量,對當下正在進行的事情更加的投入與全然。我整個人凝聚這裡,我的內心感到寧靜與喜悅。我身處在愛裡,我被愛著,同時我也分享著愛。


全然(Ganz)/海寧格

「全然」就是平靜,「全然」就是凝聚,「全然」就是處在當下,在當下平靜地凝聚。因為我們凝聚下來,所以我們是全然的,因為在凝聚裡匯集了一切,沒有衝突與對立。在這份凝聚裡一切都平等存在,也因而寧靜。我們在凝聚之中全然與自身同在,其他的一切也都與我們同在。所以我們在這份凝聚裡既「單獨」又「合一」,與其他的所有一體同在。

我們處在這樣的全然凝聚裡,會不會就忽略其他的人或事物,譬如我們的需求、我們的人際關系、生命的滿足感?正好相反。我們在凝聚裡會全然和我們的需求同在。我們全然與他人同在,尤其是和我們親近的人,我們需要的人,以及那些需要我們的人。這樣一來,我們便處在愛裡頭,並能夠去愛。

我們也在這份凝聚里全然如實地與世界同在——它的璀璨與美麗,它的挑戰與威脅,還有它的險惡。當然,對於這個世界我們再也不同於過去,而是「全然」。對待每個個體就是對待整個個體,所以我們凝聚下來和每個人以及萬物相處,與每個人以及一切萬物同在。

於是我們的愛也變得全然。我們的勇氣,我們的冒險,我們的行動,我們的喜悅、痛苦、幸與不幸,也都全然。因為全然,所以與其他的一切凝聚同在,也讓其他的一切來共同分擔,所以也就有了無限的寧靜。

這種寧靜且凝聚的全然會不會就此僵化了呢?正好相反。它會不斷地運作,並且從不會結束。因為「全然」對下一個片刻敞開,歡迎每一個嶄新的事物;於是它在每一個片刻里不斷變化、不斷充實、不斷凝聚,豐盈地存在著。

如果我們全然,我們也就是其他的一切。一個全然的男人就是一個全然的女人;全然的女人也是全然的男人。他們全然地在他們的孩子裡面,他們的孩子也會在他們裡面。我們全然如實地與過去同在,也全然地和未來相處。

幸福會全然同不幸,喜悅會全然同痛苦,而生會全然同死。同樣地,戰爭也會全然同和平,和平也會全然同戰爭。因為全然就是一切,一切就是與萬物全然。

我們的路通往哪裡?往最終的「全然」,全然在一切裡。只有在那裡,我們才有全然的凝聚與寧靜。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