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差15度角的靈魂 / 黃詩君 (台北)


今天我看見我的人生,以一個偏差15度角,遠離我的靈魂之光。

這是新的一期「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工作坊的開始,老師照例問我們為何而來,目標是什麼。上期我的目標是觀察自己以及整個場的運作情形。為何關注整個場,這跟我身為一個老師有很大的關係,一個老師要教得好,控場能力是很重要的,因此必須對整個場的團體動力有高度的覺察。

這一期我讓自己的目標再更深入一些。除了觀察自己以及整個場之外,我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我如何透過三個中心回應整個場。

依照慣例,由於10月29日是葛吉夫大師的逝世紀念日,因此老師總會特別指導《Assyrian Womem Mournes 哀悼的亞述女子》這支舞,用以紀念葛吉夫。這大概是我第七次跳這支舞了。還記得一開始我十分痛恨它,因為動作太複雜,感覺自己怎樣都學不會。大概跳到第4次之後,我開始能夠更關注動作的細節,也更能體會這支舞本身的情感性與神聖性。到現在,它可以說是我最愛的一支舞。

沒想到跳到第七次了,還是像重新學一支新舞。我想這是世儒老師最厲害的地方吧!永遠可以提醒我們關注新的細節。春香說他幾乎跳了20次了,每年老師的細節指導都不一樣。

世儒老師說這支舞的重點在於重心的轉移。今天在第六拍的動作,本來應該朝前的右腳掌,我稍微偏移了15度,讓我能夠站穏一點。新同學馬上反應:老師,我沒有辦法將腳掌朝前,我必須將腳掌朝45度角,我才能夠讓自己稍微穏一點。

我心裡想:偏一點點,動作看起來還是很標準,而且還可以站得穩穩的啊!我覺得新同學真是太老實了。

世儒老師誇獎新同學說:很好的發現,要不要思考一下為什麼重心會不穩呢?

這一問引發了我的好奇心,我忍不住想知道,究竟是什麼讓我站不穩。於是我放大全身的毛孔,仔細觀察我的動作。

賓果,我知道了。

當我在第6拍後退時,我的兩隻腳掌是以近乎直線的方式後退。若我在後退時,仍保持左右腳中間維持一個腳掌的步寬,我就能站得更穩,根本不需要偷偷做出那15度角來幫助我穩定整個上半身。

那偷來的15度,究竟讓我的人生產生什麼樣的偏移呢?

今天成昌的目標是希望將「神聖舞蹈」與生活產生更深的連結。我忍不住開始思考,這15度角與我的人生有什麼關係?

我記得世儒老師曾經跟我說過:「詩君,你太聰明了,但聰明其實有礙修行」。我完全能理解他為何這樣說。我不是一個腳踏實地的人。從小到大我常運用小聰明,處理生活上的大小事。我不喜歡追根究底,也不喜歡研究事物的本質,我講求效率,喜歡速成,習慣做好表面功夫。

但功夫不能這樣練啊!

這幾年,我被老師教得不太一樣了。我開始對事物的本質產生興趣,並且渴望探索。

今天的15度角,就像照妖鏡般,讓我看見我習慣做表面功夫的陋習。

我喜歡維持外表的完美形象,而且會用盡各種方式掩蓋我的缺失,讓我的表現看似完美無缺。若我一直再將我的注意力用在掩蓋缺點,而不是思考改進的方法,我其實從未真實的活著。就算老師同學看不出這偏移的15度角,我的動作看起來是標準的,我仍舊騙不了我自己。

看見這個靈魂的黑洞,我並未感到沮喪,也不討厭自己。我其實心生感謝,這樣的習慣,讓我的人生走到現在,其實度過許多好日子。

但我不想再這樣虛應故事般的應付我的人生。我的人生不想再被這些瑣瑣碎碎的微小壞習慣矇混過去。

我可以活得更加實在,更加理直氣壯,而不再是蒙混過關。我想起所謂的蝴蝶效應,當我做的每個決定都偏差15度時,我的人生是不是其實已經錯失了好幾個360度的漂亮回旋?

這偏差的15度,能看見它,真是一份大禮。


Meiying:~~~觀察到真實的自己真的太棒了。我昨天跳的拙拙的 有瞬間懷疑自己學好嗎 然後就發現自己忘記了「放鬆」,我常常忘記放鬆,^^ 謝謝老師創造出這安全的環境。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84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