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0081) / 至善:我好你好大家都好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至善:我好你好大家都好

首次意識到自己的內心有著非常善良的人性是在一個工作坊裡,當時正在進行一場類似博弈的遊戲,所有的人被分為兩大組,各有兩張不同顏色的牌子—-紅色與黑色,然後開始出牌。當兩組都出黑色,平手不扣分,都出紅色就各得一分,如果是一黑一紅,那麼出紅的扣一分,出黑的得一分。然後看在十次的出牌之後會得到幾分。你會如何出牌呢?

要出什麼牌必須經由各組的成員共同討論,取得共識後才決定出黑或紅。我很快就看出只有出紅牌才是最有利於整體的,我們和對方都可以得分,雖然會有被扣分的危險,但很值得著麼做。當然有很多人反對,因為很明顯地持續的只出黑牌就可以穩贏不輸,這是才最明智的選擇。我費了很大的功夫說服了團體,我們決定出紅牌。

第一次我們被扣了一分,到第四次出牌前,我們已經連失三分了,而對方連得三分,雙方差距已達六分。這時很多人反對再出紅牌,不然肯定會越輸越多。我極盡所能的力排眾議,並堅決的一定要保持出紅牌,因為我相信對方一定有人會納悶,我們怎麼會著麼傻,每次都願意輸,只要他們有人開始思考與反省,一定會發現出紅牌是對彼此都好的選項。這一回他們討論了很久之後才出牌,顯然是經過激烈的論後的結果,但我們依舊是再失去了一分。

第五次組裡的成員開始不信任我了,甚至有人開始攻擊我,迫於無奈我要求再出一次紅牌,如果情況沒有改變,那麼我就不再發表意見,完全依照團體的決議出牌,於是我們這次依舊還是出了紅牌。而對方討論了更長的時間,最後他們出的牌是—和我們一樣的紅牌,雙方各得一分。這個結果讓大家都非常的興奮,整場士氣大振,接下來幾乎不須甚麼討論,大家都非常篤定的出紅牌。

因為後面幾次的出牌有加權計分,所以最後我們得到了二十多分。這個活動結束時老師宣布說,這個活動要看的不在於各組的得分多少或是誰贏誰輸,而是整體可以共同創造出多高的分數。而這是他教學多年來最高分的一次,因為你們願意冒險出紅牌讓雙方都獲利,大家都好。

出牌的討論時有人譏諷我說:「你是神啊!不但不食人間煙火,還專門割肉給人吃。」當時我無言以對,只是堅持自己的觀點,認為只要多一些時間,對方一定會發現這個設計的奧秘,然後也會跟著出紅牌,最後的結果必然是我好你好大家都好。很幸運的,我們所有的同學們用行動證明了這一點。

我始終認為人的狀態是從獸性轉化為神性的一個中間過程,有時候像野獸一樣依本能行事,懶惰、自私、貪婪甚至殘忍,情況好的時候則充滿了包容和無條件的愛,溫暖、積極、熱情。然後在這兩個極端之間搖擺不定而成為一個矛盾的個體,既無奈又痛苦。但我們也可以看到如德瑞莎修女、史懷哲醫生,以及更多不知名的人,擁有高超的情懷,堅信著人類內心擁有美好的品質,用他們的行動,以一輩子的時間來向我們呈現這個可能。

也許這樣的堅持不容易被看到,更多的人從沒被發現而未留名,但我能感覺到他們的存在。我在心裡帶著敬意對千萬年來已經過往的先賢說:「我看到你了,我會繼承你的觀點與行動,而和你一樣我也會默默無聞的死去,而我相信多年後還會有人發現人性的這份美好品質,而繼續傳承下去。」

如《莊子養生主》篇末所說:「指窮於為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用一生的時間實踐自己的信念,把內在美好的品質傳遞出去,自會有人接棒,薪盡火傳,我相信這個世界必然會越來越好,來到「大同」與「至善」,我好你好大家都好的境地。


人性(Das Menschliche)/海寧格

人性就是我們對神性最深刻的體驗。除了在人性裡——尤其是在男人和女人完整如實的人性裡,還有什麽地方可以讓神性如此全面地彰顯明白?

內在的旅途上,我們穿越人性而接觸到神性:在對人性的愛和對人性的尊重裡,尤其是對我們內在的人性。於是,內在之旅帶領我們在人性裡走向神——在我們以及其他眾人的人性裡。這趟旅程帶領我們在人性裡超越,到一個只能透過人性來體驗的奧秘,這個奧秘在人性裡彰顯。
因此,內在之旅就是走入人性的旅程,走向所有人性凝聚的核心,並連結到一個完全超越人性的境界,因為那裡是人性的起源、人性的基礎,也是人性的目標與終點。只有在那裡面,我們的人性才會全然而充實。

內在的旅途上,當我們邁向「觀照」凝聚下來的時候,我們到底在觀照什麽?我們在觀照人性。而神性既隱藏在裡面,又彰顯在其中。

這份「觀照」會帶我們到哪兒?它會帶我們走向內在的神性。只有內在,不然我們還能在哪裡與他相遇?

人性在我們的核心,神性也在我們的核心;同樣的道路通往同樣的核心——在我們之中,也在每個人之中。


轉貼上海方圓在<簡書>上對本文的回應  2020/06/14

讀到老師的《至善:我好你好大家都好》,雖然文字質樸平和,但我卻從中讀出了劍拔弩張、兵臨城下的緊迫意味,不由得暗自捏了一把汗。

這個遊戲的規則並不複雜,但它所發生的地點與時機卻極為耐人尋味。我一邊讀就一邊想著:假設這是一部香港的《賭神》電影,在最後一場決勝之戰中,輸則全軍覆沒,贏則滿盤皆活,而我是那個肩負著本隊出牌決策權的「當事人」,當下的我該如何選擇?

等我下意識地要去抓緊那枚黑牌時,突然腦海中一根弦被觸動了:我究竟為什麽而行動?我是否還忽略了什麽?這一幕竟然無比熟悉。仿佛那是在神舞的課堂上,我所在的隊列需要向後移動,但排頭的同學反而隨著人群向前進。我站在隊列最後,看在眼裡,內心焦灼。我生出一腔孤勇,想要以一己之力「糾正」本隊這個錯誤,於是脫離隊伍義無反顧地獨自後退。突然,音樂戛然而止。

場上出現了一個十分怪異的景象:別的隊列都整齊地聚集在一起,而我們這一列明顯分成了兩堆,我站在了遠離其他隊友的大後方。看起來,我們的隊形就像個裂開的大嘴,醜陋而尷尬地暴露在眾人視線之內。那時的我,根本不覺得自己有什麽錯:明明我按照正確的順序走對了方向,是隊友們一開始就搞錯了啊!

但老師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在神聖舞蹈中有一條集體的規則,是高於一切的——所有人都必須向前向右對齊,成為前面夥伴的影子。而你是否真正把整個團體放在了你的心裡?」這一番話令我無地自容。是啊,驕傲的我,自大的我,想要不顧一切獲得成功、享受勝利的我……多少年來,這些「我」是如此占據了我內在整個的世界,並習慣在第一時間就跳出來彰顯主權。

就像是這場「紅與黑」的遊戲中,我第一反應就本能地去選擇穩贏不賠的黑牌,但這行為本身,多麽像一個被預先植入程序的機器人,哪有任何獨立意志的自由可言?在這時候,如果能帶著加倍的注意力,不但看到自己身上這種狂躁的、不可一世的機械性反應,同時記得自己身後還有整個團體,從而甘心犧牲小我,臣服於最大的那個整體的利益,一切的發展也許就會完全不同。

感謝這段時間以來的「是與否」練習,加上之前堅持的正坐,我開始具有了對身體更多的覺察,以及在發現身體機械性勢能時「停」下來的能力。這真的很像一場永無止境的拔河,在繩子那端持力的是幾十年沈睡狀態中的「我」,而這端是努力想要醒過來、掌握自己主動權的「我」。

當我觀察到自己內在對那枚黑牌的本能衝動時,首先是停下行動,保持對自己的觀察。這時心裡就浮現出另一個聲音:這樣的選擇是否能有利於整個集體,符合團體的最大利益呢?當我開始能以整體的視角重新審視面前的遊戲時,那一條隱藏的規則就力排眾議,十分醒目地凸顯於我的眼前:「如果雙方都出紅色就各得一分」!雖然這樣的確存在50%可能性本方被扣分,當對方出黑牌時。但冥冥中我能感覺有一種無形的「信」:請相信集體心靈的力量!一旦對方的心靈受到感應,並開始自動回應,就一定能達成共同的目標,獲得整體最大的受益。

果然,老師的故事雖然經歷艱難險阻,最終當事的雙方還是順著那個偉大的引導,走到了最好的結局。這其中無數細節激發我的淚點:有同伴們的質疑與譏諷,對方一開始的傲意孤行,本隊一度落後的巨大壓力……但最打動我的,還是老師始終溫柔而堅韌的態度,以及從一開始就洞若觀火的純善之心。

再想想我自己面對問題時的搖擺不定,這其中的差距要說是隔著千溝萬壑也毫不為過。我感動於這樣善良的人性,品味出其中蘊含著純粹的神性的閃光。此時的我,方才對於佛祖「割肉飼鷹」的故事有了真正的理解與同理。雖然這樣源自於無條件的愛的堅持往往容易被世人誤解,但他們卻逐漸在時間的長河中凝聚下來,最終形成撼動每顆心靈的巨大力量。

於是,我鄭重地把《莊子》這段話抄寫下來,壓在書桌的台板下,每日自省。「指窮於為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感恩老師再次的以身示教!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