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緊發條的輪迴 / 黃詩君 (台北)


前天(4/13日)這期【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周三班的第一次上課,還沒開始跳舞,大家就被數字打敗了。

那是葛吉夫親創的第一支舞(葛吉夫律動 Gurdjieff Movement / 神聖舞蹈 Sacred Dance),果真具有強大的威力。早期他教的舞蹈都是從修道院學來的,當時稱為神聖舞蹈Sacred Dance,而後來當他開始自己編舞之後,並沒有給予舞名,而是用數字編號,比如這次世儒老師教的律動一號 Movement #1。他在法國編了39支舞,也在美國也發表了39支舞,因此這系列的舞蹈被稱為 The 39 Series 三十九系列。扣掉重複的舞碼,實際上是46支舞。因此後來神聖舞蹈 Sacred Dance也被稱之為葛吉夫律動 Gurdjieff Movement,到目前為止,已知大約有250支舞。

律動一號 Movement #1 這支舞的主要部分之一,是含有一組簡單的規律數字,當大家跟著音樂一起數數時,完全不困難,但是要進入團體,大家輪流數時,挑戰就開始了。每當輪到自己要數時,常常會有一種嚇到的感覺,往往不是忘記要數出數字,就是慢半拍。

明明在內心數的時候,是清楚明白的,但是要與團體配合時,要從內在的狀態轉為外在行為的時候,中間明顯有一個心理上的落差,以往是不會特別意識到這個落差的,在這支舞的數數過程中,這個落差變得明顯。所以不只我,好幾個夥伴輪到他時,也都會有一種楞住的感覺。

原來從內在到外在的調適過程中,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

整個過程,我看見自己的慣性行為不斷出來。當我看著團體的數數過程不順利時,我會忍不住想要幫忙。於是我會唸出數字或者用手指比出來。沒想到輪到我自己時,反而出錯了。

我清楚覺察到自己的慣性,在內在不斷的告訴自己:「停~不要再想要幫助別人,當拯救者了。回到自己,顧好自己就好」。儘管內在提醒的聲音好大,但每一輪我還是忍不住幫忙,於是又不停的出錯。

我竟然像上緊了發條的機器,完全停不下來。

整堂課我就在這個死胡同裡不停打轉,完全無法超脫,我終於知道什麼是輪迴。要回到自己,歸於中心,一點都不容易。要穿越這鬼打牆的魔咒,只能好好的練習「記得自己」的功夫了。

課程結束後,我問自己為什麼一直想幫忙。內在好像有一個渴望完成團體目標的感覺,那是一種對好的追求。啊~還是執著於好的成果展現啊~

生活中不也是如此嗎?

我們一直在做內與外的調適與平衡。有時候太在自己裡面,對周遭的世界渾然不覺,有時候又太在意外在的世界,完全陷入「內在顧慮」而忘記自己。

能夠先做好自己的功課嗎?能夠允許別人也用他的速度做好他的功課嗎?當我去除「內在顧慮」之後,我才有更多的能力進入「外在考量」,雖然我是如此的努力與精進,卻不知還要多久才能做到。八年了,神聖舞蹈越跳,就越發現自己的不足,還有非常大的成長空間。

神聖舞蹈帶來的「看見」,總是如此珍貴。


詩君:老師,附上這週的上課心得,每次上完課,都好感謝你喔~
星期三上課貴春跟我說他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跳神舞了,因為他常常看我的文章,覺得很有收穫。他覺得是我的文字讓他有了勇氣。
我聽了很開心,放在心上,所以今早又整理了學習心得。

桂春:對有音「障」、肢「障」, 又初次學習的我而言,雖然頭腦知道被允許犯錯且藉此機會看見也接納允許自己,仍猶如抓住一跟浮木來協助自己的安心感覺,因為內在求對、求好的制約還是很強烈。分階段漸進也是不錯的方式吧!

Meiying:好棒的分享 喜歡。謝謝老師,這個數數很妙,越能越能體悟老師說的與獅同行…..。我能不能放鬆又同時可以警覺性就會差很多。通常剛開始會很在自己,內外落差沒那樣大(只剩聽不清楚)。但但但,無論神聖舞蹈或是生活,每次久了以後我就會無形中被拉走,也再跟著同學指著輪到哪裡,也因為在意音樂是簡短的音不會是拖的音,比起旺季的數數,我好像更在意有沒有那個拖…沒配合到音樂。當課結束才發現我好累。謝謝詩君分享和老師讓我發現。

品賓:非常感謝詩君的分享,好細膩也很有深度的覺察,對我也很有啓發,說起道來就一陰一陽,行起道來確是陰陽之間不斷輪回。

桂春:突然覺察到,詩君的每次的分享,正一點一滴對我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耶!我最近【易學按摩】突然一反以往常態,認真練了起來。還試圖學習詩君以入門的書寫方式紀錄喔!

Salika:我也很謝謝詩君的分享。這陣子發現,身為編輯的我,用說的可以,但用寫的,就有職業病,對自己的文字挑三揀四,反而寫不出來。常在看了詩君的文章,回顧自己上課的狀態,才知道怎麼去觀察自己,收穫很多呢!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03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