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0034) / 太極:既是雙魚也是圓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太極:既是雙魚也是圓

我很喜歡望著太極圖思考,曾有段時間每天望著它好幾個小時,特別是在困惑難解之際,它常常都能讓我突然靈光乍現,而找出意外的解決之道,消除我的困惑,釐清我的迷惘,因此我有時也會建議某些在「內在之旅」走了一段長路的朋友,多看常看太極圖,它可以成為指引我們人生方向的羅盤。

從圖中我們可以看到甚麼?黑魚、白魚、黑眼珠、白眼珠、反S線、一個完整的圓、或是還有更多?黑白雙魚總是提醒著我,事情至少有兩面,而我們往往只能看到一面,至少有一半是我看不到、聽不到的。這提醒我「在我以為我知道某事的時候,其實我是不知道的。」因我我只能看到片面,它讓我學習著要更客觀。每遇到衝突的雙方需要調解時,我會記得每個人(包括我)都只會說出對自己有利的那部份,所以絕對不可偏聽。畢竟我們的眼睛是生在前面,只能朝外看,看不見自己也是正常,所以要多了解別人的觀點。而我希望透過「內在之旅」來鍛鍊自我反思和耐心聆聽別人的能力,減少盲點與可能的誤判。

至於那黑白眼珠的專有名稱為「有餘」,過年習俗餐桌上必定要「有魚」,而且不能吃完,要「有餘」,意喻做人做事要不忘「留人餘地」。看著它我就會想,我有「留人餘地」嗎?我最無法接受的事就是對弱者趕盡殺絕不「留人餘地」。

曾經有一回在辦公室加班,有一位同事坐在我的左邊,另一個已經下班,她拉了一張椅子,坐在我的辦公桌前看我工作,等我一起去吃飯。不知何故她們兩人起了嚴重的口角,彼此用詞都很犀利絕殺、狠話百出,在這殺機重重唇劍舌槍的刀光劍影中,其中一位逐漸敗落下來,最後到了完全毫無招架之力的地步。我看她整個身體開始捲縮起來,就像一隻受了重傷的動物,躲在洞穴的一角渾身發抖。這時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站起身並伸出手來,出聲企圖要阻止勝利者的繼續進擊。

但我晚了一步,她已經如同殘忍的獵人般的,對著落入陷阱且身負重傷的獵物,發出了最後的致命一擊。我只能眼睜睜看著身旁的同事,從眼中流露出自知難逃一死般的絕望眼神,然後被一槍斃命,同時發出了令人心顫的哀號。

現在回想這一幕到還是讓我感到震撼不已,雖然那天坐在對面等我的同事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們幾乎每天一起吃飯出遊,但是我實在無法接受她沒能夠「見好就收」並「留人餘地」的行為。這件事在我的心裏留下一個難以弭平的嚴重大疙瘩,也是造成了我們後來會漸行漸遠的原因之一。

我不是個狠心的人,看到弱者與受苦的人會很難過,更無法不「留人餘地」。就算我這樣的個性是婦人之仁,不夠霸氣更成不了大事。但我還是喜歡這樣的自己,所以只能要求自己做好小事就好,至於與人拚搏的去追逐功成名就,我自知是沒那份能耐的。

此外我特別喜愛那條反S線,因為它,把相反的兩條魚連結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完整的圓,而且是動態的,不斷的在變化與調整。走向「內在之旅」的初期,我認為會在內心深處找到一片絕對寧靜的而且不變的祥和之地。在多次深入的觀察太極圖之後,我改變了觀點,不再尋找那「不變的」,「平衡的」與「和諧的」。我開始努力於如何應對各種變化,然後動態的調整與回應,以保持「平衡與和諧」,讓那「不變的」自己呈現。這需要更敏銳的覺知和充滿包容與接納的愛,並且還要能化為行動具體執行。易經、律動/神聖舞蹈,按摩這三者就成為我非常重要的鍛鍊工具了。

在太極圖裏看到很多訊息,而且還有更多,先分享這一部分了。走在「內在之旅」的朋友們,你有從太極圖中看到甚麼嗎?請不吝與我分享,因為透過你的眼睛,我將可以看得更廣、更深、並且更遠,感謝有你同行,讓我們繼續前行吧!


一(Die Eins)/海寧格

只有「二」或者「多」,才能相互而為一。當他們合而為一時,是否就不再是「二」或者「多」?還是他們仍然保留在「一」里面?沒有「二」就不可能合而為一。所以,在「多」合為一之後,會比原來的「一」還來得多。因為即使是「二」,原本也各別是「一」,只不過它少了些什麽。

於是,「一」要透過二或是多才能完整。「多」在一之中並不會消失,只是並不再是多個,它同時也是「一」。這樣的思考立基於人類共同生活的經驗,因為我們不斷地體會到多個,又同時是一體的概念。譬如在家庭里,以及我們的內在之旅。

經驗告訴我們,「多」要在我們之中合一,才能夠因此貼近我們。要如何在我們之中合一?如何和我們合一?要透過愛。愛把「多」結合為一,而不破壞他們。相反的,唯有透過愛,「多」才能如實地保存;透過愛,它以一種特別的方式保持它原有的「一」。

是什麽特別的方式,讓我們每個人都得以獨「一」無二地生活著?是愛,這是一種雙重的運作:有一種愛迎向我們自己,意思是,這份愛如實地愛著我們自己;而另一種則是我們帶給他人的愛,也就是說,在這份愛裡,我們如實地愛著別人。

「二」與「多」透過愛而成為「一」。透過這份愛,他們可以同時相異地存在著,也得以相異地保持下去。

「天人合一」指的也是如此,我們有時會在生命中不經意地體會到這種經驗。譬如,我們突然感受到自己與天地萬物深深相連,卻又不失自身內在的凝聚。

這類經驗也出現在內在之旅。但我們必須非常小心,這種體會並不類似於投入母親的懷里,好像我們可以消融在某個東西里一樣。盡管這樣的經驗往往伴隨著一種特別的喜悅,一種回到純真孩童的喜悅,但是這種喜悅卻和「多合為一」的經驗相對立。因為多合為一的同時,每個個體扔保持著自身的獨特。所以,這類感覺融入的喜悅並不能強化我們,最後卻會使我們軟弱。
愛反而會在這種融入的過程中消失。因為愛只有在我愛對方、對方愛我時存在。雙方相對,愛才能存在。

內在的旅途上我們必須註意,即使在愛裏頭,也要保持自身的凝聚。藉由這份凝聚的愛,我們感受自己和他人的不同,並保持彼此的位置。當然,我們之間仍然運作著,某種靈性的、偉大的,一種來自「一體」的力量。不需要相互靠近,也不需要打斷彼此間的距離。

當我們到達那個境界,從內在的旅途上遇見最終的奧秘時,也是如此。我們既和這個終極的奧秘相對,卻又與其合為一體。在這里,「一」永遠是「二」,兩者無止盡地相互隔離。而以一種難以形容的方式,我們感受自己遠行在終極的運作裡,直到與其合一。


轉貼上海方圓在<簡書>對本文的回應  2020/04/29

今年是我的幸運年 — 因為這幾年走在自我成長的路上積累的很多疑慮與困惑,在今年都陸續以不同的方式,從不同的方向,漸漸向我掀開迷霧,令我的身與心都有接近真相的喜悅與幸福。林老師的八卦圖像解說算是其中一個。

從16年南寧神舞營回來,我就把八卦圖設成手機屏幕、電腦屏保,甚至在家廁所對面都打印了一幅,天天看著,腦子里有各種亂七八糟的思緒,但大多都似乎只是頭腦的無邊聯想,在生活中看到有關聯的少之又少。

從此,我常常會坐在馬桶上期盼:啥時候老師能透徹地講一回這個陰陽魚的故事呢……哈哈,終於等到你,還好我沒放棄!歌是這麽唱的,真對。

老師今天的講解給我的心又擦亮了一支火柴:原來還可以這麽觀圖啊!這時我才有點明白,葛大叔所講的:真正的知識往往是以象征性的方式展示的,而只有已經掌握或者懂得怎麽解讀象征性的人,才能獲得它。看來我差得實在還太遠了……不過老師在文末布置了作業,問大家對八卦圖有怎樣的觀察。那我也來試著交一下作業吧,拋磚引玉,也請大家都陸續參與進來。

太極圖可以看到兩條不停遊動的魚,一黑一白,首尾銜接。它們從不停止,就像這個世界從不是靜止的,而是始終處於變化之中,並且沿著成、住、壞、空的軌跡发展向前。但很多人卻不一定相信這點,甚至試圖在想象中改變真實的发生,趨樂避苦,不成想卻造成更大的痛苦。

比如「我永遠像現在這樣幸福」,「我永遠不要變老」,「我在心靈成長的路上永遠一帆風順」…我就曾經深深活在這樣「不變」的幻想中,期望外在的一切停留在那個最好的時刻並永恒,於是在現實面前挫敗連連,人生晦澀難熬,甚至一度停止工作,覺得婚姻也危在旦夕。

當我開始慢慢誠實地對自己做工,像剝洋蔥一樣把自己不了解的內在,一層層地拿出來觀察,才慢慢发現曾經我是那麽的自大和無知,才開始真正看到並懂得這個世界永遠處於變化的真相,是我無法撼動的。於是我開始臣服,並誠懇地自我探索,學著對自己誠實與接納,也把這個變化的世界放入心里。

慢慢地我发現眼中的世界變得安全了,因為所有的事物都同時存在兩個相反的極性,再討厭的人或事,也都存在我所不了解的善的那一面。所以可以把念頭上用來評判分辨所浪費的能量拿回來了;同時我也感到安心,因為再困難再痛苦的事情,也終會過去,再幸福再激動的事情,也只是轉瞬即逝,所以是時候也把情緒上浪費的能量收回來了;另外我也感到放心,因為我與所有人和事一樣都在變化,都存在良莠不齊的各種品質,我就是一個普通的人,所以還可以把對自己不切實際的期望與自悔的能量也一並收回來…

我越來越相信存在的安排,看到更多自己機械化的運作,也更堅定了探索內在世界的意願。歲月靜好啊!所以現在我並不著急,一步步地繼續向前走吧。因為前方的路還有老師這盞燈在照亮,我無比感恩此生與老師相遇的緣分!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