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31)

輝玲:6月12日 「是與否的掙扎」 第31天  17分鐘
配合 [靜心祈禱] 的音樂做練習以為可以很容易的進入音樂里。不是的,它一下就磨掉了我沒有本錢的傲氣,它讓我真正的體驗到要連接三個中心還需要不斷的再磨練呀。音樂的下半段我才開始可以慢慢的配合呼吸進入音樂的節拍里(還去不到感覺),同時觀察與糾正腳板的用力、脊椎的位置、丹田的呼吸如何影響脖子和手的肌肉、葛吉夫的眼神,雖有些亂,但基本還是穩。前30天的練習,我基本都是在身體上下功夫,今天完成第4個八度音階,明天又是新的開始,我將如何去鍛煉及體驗三個中心的連接與凝聚力呢?跟著老師,隨著道。。。


方圓:「是與否的掙扎」D31 17分21
今天的練習過程有點顛覆:原本在後半程才出現的“極限”跑到一開始來了,就像高速公路之前的一段崎嶇山路。音樂開始沒多久,我就感覺手臂沈重发緊,肌肉隨著呼吸而顫抖。不過這點風浪已經無法影響我了,在持續觀呼吸一段時間之後,進入了較為平緩的正常練習狀態,雖然難度像是在盤山公路向上負重行駛。 因為今天在練習之前休息過,所以總體體能較好,呼吸比較均勻,感覺唱誦的速度也變慢了,每一句歌詞間的呼吸有了極大的空隙。而在旋律進行的過程中,我感覺那些音符像碎片一般加入我的身體,融合成支撐我的那個支架的一部分,穩穩地,舒展地。 後半程疼痛明顯加劇,而我一直心情平穩,不受幹擾,只是隨著某種指引保持在自己之內,逐漸穿越那層擾人的迷霧。沒有什麽可以讓我停下前進的腳步。過了一段時間,有一個神奇的狀態发生了:那些疼痛的地方開始发熱发燙,就像高溫澆築鋼水一樣,隨後溫度逐漸褪去,肢體感覺更有力量,能量也增強了。這會不會是葛吉夫所說,第二個“小蓄電池”的自動啟動呢?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