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29)

品賓:「是與否的掙扎」D29

昨天回老家一路抱娃睡覺,左邊手臂酸疼,早上忙著準備早餐,送老二上學,打亂了平日早晨的節奏,加上昨天跟老公聊到很晚才睡,心想今天估計夠嗆了~果然沒開始2分鐘,額頭已沁汗,5分鐘,左手臂酸疼難耐,像是有炭火在里頭燜燒,頭腦已開始動搖我繳械投降,“你看,我說了今天會夠嗆的吧。”“今天是si-do嗎?特別難的。”“站這風口,後背流汗,會感冒的。”“手臂彎起來一點舒服些吧。”…“不!我一定能堅持到底!”我開始提前加入數數,通過呼吸放松身體,提醒自己保持葛吉夫眼神,plant式穩穩站立於地面,感受來自大地的支撐,有一種力量從身體的中心向邊緣擴散~有某些片刻竟感到萬物一體的寂靜,那里沒有疼痛,但當我一讚嘆,它就消失了…預想著還有5個60分鐘,沒想到數到3個半鬧鐘就想了,堅持數到60秒才慢慢放下顫巍巍的手臂,感覺自己也挺不賴的嘛[加油]


輝玲:6月10日 「是與否的掙扎」 第29天  17分鐘
謝謝方園在日記里寫到她用 [祈禱靜心] 做練習的背景音樂。記得第一次聽 [祈禱靜心]時是在第一次上老師<養生主靈性按摩>的課。也就是在那課程當中完成老師帶領的 [祈禱靜心]的練習時,解開了我與父母愛恨情仇的結,連接上了與父母的能量。去年重上老師的這個課程,也是在練習 [祈禱靜心]時我找回自己。對‘它’的感覺是無法形容的。剛開始練習「是與否的掙扎」時,由於對自己沒有自信心,所以我用老師每天朗讀的音檔做背景音樂。大概一星期後就再也沒有用背景音樂了。今早練習時我像方園一樣用‘它’做音樂背景。我以為會擦出什麽特別的火花,可是整個過程很平靜,就只是處在一呼一吸的當下,當害怕痛會來時,覺察`呼氣放松又過了。到背景音樂播完後慢慢的放下手,繼續交付與身體擺動的療程。這29天的練習我收獲很大,氣血,精力,心靈,意志力都得到很大的改善與提升。今天這力量也‘逼’著讓我意識到要把[是與否]的精髓用在生活上才能磨出結晶。當要處理的事物加多,精力不足時,我還繼續努力的踩著完美的油門,不松手放掉一些瑣事,跟練習時緊繃的肌肉帶來的疼痛有何差別呢。是啊,練習不僅在那15分鐘,是在生活中的當下!


方圓:「是與否的掙扎」D29 大概17分左右
今天繼續用《祈禱靜心》為背景音樂。讓自己準備好以後,隨著呼吸緩緩舉起雙臂,身體處於一種非常安寧的狀態。放空眼神,保持對呼吸的覺察,感覺今天的音樂絲絲縷縷地進入我的身體,昨天是從音樂中聽出了“生生不息”,而今天卻是進一步聽到了“了了分明”,每一件事都以其自己的節奏,有條不紊地推進著,那種穩定與清晰,就像在神舞課堂上從容不迫地在恰當的時刻,做出恰當的動作。 這種鎮定自若的感受極大地滋養著我的內在,讓我可以在整個練習中,一次次地將緊張的手臂從上到下逐一放松,那個過程同樣帶著清晰且從容的品質。 手臂肌肉的酸痛從昨天開始明顯減弱,讓我有更多的注意力在觀察中,隨之发現了一個身體慣性:我會不自覺地橫膈膜緊張,以試圖幫助維持手臂的平舉。於是在練習中,我無數次地用呼吸去放松上浮的橫膈膜,像是用手推著將它和周圍的肌肉都沈入丹田。這樣的嘗試是有效的,在橫膈膜放松狀態下,我明顯感覺體力節省很多,整條手臂的上下肌群同時发力,像皮筋一樣緊緊箍住骨骼,往手指方向延伸。 練習後半程突发狀況:手機屏幕閃一下完全熄滅了,音樂戛然而止。但我絲毫不受幹擾,身體十分穩定,內在開始有個聲音接著唱起原有音樂中的旋律,就像那個播放未曾中斷一樣。但我能覺察到,受到身體負重的壓力影響,我內在吟唱的速度會比原音樂略快。因此在全部唱完之後,我加上默數60秒,再放下手臂。看了一下時間,居然和預期的差別不大,真的蠻神奇!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