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26)


方圓:「是與否的掙扎」D26 17分鐘
今天想把上臂外沿的肌肉也加入進來,讓肌肉的使用更均衡,於是在開始練習時就稍微調整了一下大小臂的旋轉角度。記得《探索奇跡》里有講,在伊山土基時葛吉夫教導弟子們試著放松身體各處的肌肉,因為“無意識下的肌肉緊張會消耗大量能量”。 手臂肌肉的調整帶來身體各處的隨之微調,讓我對後背、側肋、前肋、腰椎、骨盆等處有了新的觀察。酸痛感從肩頭三角肌下移到肱三頭肌,如緊繃的橡皮筋。注意觀察呼吸,並控制因呼吸帶來的肩膀與手臂的輕微移動。 今天的挑戰難度好像增大很多,幾乎一大半的時間都感覺艱難。只是頭腦和情緒反而比較安靜,並沒有盼望結束的急躁感。 快到結束前发生了一段小插曲,每當呼氣時小臂下沿一陣陣向外滲涼氣,大概是心經與小腸經的位置。這感覺一直到放下手臂後還持續了一會,感覺小手臂上雞皮疙瘩都凍出來了。 葛吉夫說:要成為真正的“人”就必須付出“特別的努力”,尤其是從運動中心入手。看來這個練習真的太適合了!


輝玲:6月7日 「是與否的掙扎」   第26天  17分鐘
早上起床時鼻子一直有鼻水,心想這樣怎麽練習呢,怎麽辦?喝了一杯暖水後,站在練習的位置,不管了,該怎麽辦就怎麽辦吧,雙腳站好雙手舉起,練習開始。說也奇怪,鼻水留了一下但不是往外流,是往內流到咽喉就停了,好了沒再留了!(往常最少流個大半天)。手肘的調整,腳板三個點的定力,挺直腰,收小腹和臀部,挺胸,脖子向後收等都是這段期間需做調整的。尤其在早上練習時更是重點,也常常當注意力放在其中的調整時,眼神就不在了。早上的練習也一樣,我的右腳膝蓋出現問題已有一段時間了,練習時都試著輕輕的放松膝蓋的力度,可是放松後我的身體就往前傾,又試著收覆挺胸,好別扭感覺不對呀!所以還是把腳站直。大概十分多鐘時,右眼周圍的肌肉和神經‘活動’起來,跟著左邊牙齦有些酸麻。過一陣子到左眼的肌肉和神經輕微的‘活動’,可是右邊臉感覺麻脹。哈哈,我的身體很好‘玩’,總會出現一些無法想象又難以形容的感覺,當然知道有它的緣由。我願繼續探究。17分鐘,放下手,繼續靜心與正坐。下午帶著我需怎樣再重新去調整站姿的心,想起老師寫的寶典 “是與否”的練習日記里有分享過這方面的心得。我去翻找,終於找到了:第20天的日記!我馬上用老師寫的方式站幾分鐘,它不但解決了我的膝蓋用力問題,而且也不用一直要刻意用力的去收覆、調臀!太棒了,謝謝老師!明早的練習又將給我帶來什麽呢?期待!


施崢:「是與否的掙扎」  第26天   23分鐘
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噩夢,啊的叫了一聲醒來,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夢,馬上意識到是自己的恐懼,再睡就好了。今天早上共修完,沒有再睡回籠覺,直接就去了公園,直覺帶著我走進一片樹林,我找了一棵樹,我聞到它的香味,摸了摸它,感受到了穩定,於是我開始了是與否的練習。吸氣聞到植物的香味,吐氣聞到自己身體吐出來的濁氣,沒多會就感覺到了肩頸的緊張,去放松。隨著吐氣放松肩頸明顯感覺能量向下,來到了腳,能增加穩定,吐出的濁氣味道變得越來越清新,連打十幾個嗝之後,口中有了清甜的感覺。依然是心經、心包經、胃經和腎經能量在刷刷的走,數吸到240下的時候,突然感受到了一種恐懼,手臂身體在顫抖,膀胱經開始變得緊張。意識到是我身體里的恐懼能量在往外出。同樣也意識到,似乎植物的味道有點斷掉了。看著身體的運作,肩臂會麻,整個後肩甲蝴蝶骨都會有能量在走。慢慢的這個情緒能量變得越來越淡,我又可以聞到樹香的味道了。人在過往的情緒中,真的對周圍的事物是有失察的。數吸301下音樂時間到。我有意設定的音樂前一首和後一首之間是有一個微弱的變化的,如果不夠注意力是會很容易錯過的。還好,這根與當下的連線一直在,沒有跑(利用小我想結束的心理,把它牢牢地拉在當下[偷笑])。聽到喜鵲的叫聲,感謝大地[玫瑰]感謝花草樹木的陪伴[玫瑰]感謝祂的引領[玫瑰]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