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22)

2020-05-30
奉送一天。久違了熱烈的太陽,久違了滾動的汗水,一切似乎又回到開始,痠痛麻沒有離開,依舊在那提醒著我,功夫還早得很呢!

今天最有感覺的是肘肌,這練習似乎在幫我一小部分一小部分的認識身體啊!也是挺不錯的學習,很具體也實際,身體的感覺加上理論圖解的搭配印象特別深入。

頭腦的思緒稍不注意就會從身體移開,自己想到想的有趣的事去,比如一些創意的教學方式、易經的另類解讀……總是要經過一段時間後才驚覺,在趕快把注意力拉回到正在練習的事上,回到身體的感覺,觀察自己的變化與起心動念等等,回到當下、活在當下真是不容易啊!

雖然整體的感覺好像這二十一天努力的成果似乎退轉了,身體痠痛麻的感覺只比剛開始練習時好一些,脖子依舊是個大困難仍然酸緊有待特別針對的去工作它。就把這一切當作一個新的開始吧,全部歸零重新再來過,新的階段應剛會更深入且經為細膩。

想起易經六十四卦的卦序,從「乾、坤」二卦開始,最後結束於「既濟、未濟」兩卦。為什麼代表事情已經完成的「既濟」,會排在代表事情尚未完成的「未濟」前面?易經提是我們經過了前面六十二個階段,事情終於完成了「既濟」。而在完成之後,馬上又是一個新的階段的開始,又再度來到尚未完成的階段「未濟」,這世界不就是這樣嗎,事情一件接一件,每個結束緊接著另一個開始,這就是「生生不息」的意義之一啊!

我迎接新一階段的開始,有意識的繼續練習與工作自己,探索另一層次所要帶給我的學習與經驗。


品賓:是與否練習D22

不知不覺已走完了一個21天,今天開始一個新的循環,這算是我最認真最久的一次堅持了!
之所以能堅持下來,一方面練習的設計夠有力度,夠折磨人,而很重要的是,因為有一群夥伴同行,一行禪師也曾說修行路上有僧同行至關重要。
這幾日,我選擇光腳練習,目的在於訓練腳步的重心,慢慢從偏右後往中心調整,的確能好一些,而且我发現膝蓋若微微彎曲,也有助於重心落在三角區。
另外,勁部的拉扯從左邊,移到右邊,今天又跑到了中間部位,感覺一直在做某些調整,而以往的經前偏頭疼,這次貌似沒有发作,不知是否與這個練習有關?
記得課程中老師曾說我們很多人手臂前伸過度,這幾天也特意留意自己的手臂是否過度伸直,果然,自己以為的伸直其實是向後彎的,所謂過猶不及,細微調整倆肘部盡量成一直線後,往往是前臂一直麻到手指尖…
結束後,有一種酸爽湧遍全身,酸的是自己的汗味,爽的是這麽活著真帶勁啊[掩面]

跟你們說個搞笑的[呲牙]
是與否剛開始練習的時候,有一天我老公看我呲牙咧嘴的,他就在一邊打趣。我說有本事你來啊!他長期有站樁,可能覺得這太簡單了。輕松上陣,擺好架子,結果不到5分鐘,他就受不住了,直問我幾分鐘啦?我看他手臂抖得篩糠似的,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來[掩面][掩面]後來他再不敢笑我了,但也沒再練過[掩面]


品賓:老師好,您幾乎升級為我的1號男神啦[掩面]
最近跟著您持續是與否練習,我也頗有收獲,不過沒有你們感覺那麽精微,我好像還在修剪枝丫,就是在慢慢體會那個“儉”,比如,練習中酸疼難耐時的呲牙咧嘴哇哇亂叫沒有了,生活中抱怨和自責少了,情緒也更穩定了,對外在影響的忍受力提升了,更不怕困難也更能堅持了,那天一早出去玩沒時間練習,我就在等車的空檔,背對人群完成了是與否的練習,直到車要開了才停了最後一個上車哈[掩面]
就還有一個比較困擾我的問題,無論我在做什麽,哪怕正在是否練習或正坐,我的頭腦總是喋喋不休,穿梭過去未來,總結指導評判,好像不太容易聽我指令,安住當下,甚是煩惱。加上我的聽覺比較敏銳,總是能聽到周遭的各種聲音,更增加了內在凝聚的困難。不知老師有沒有什麽建議能幫助我?也歡迎各位同學分享經驗給我,感謝🙏

方圓:@品賓,我一些小小的個人體會,供你參考:練習中頭腦會跑,那是常態,看見了就拉回來好了。最困擾的是因此而升起的個人評判,負面情緒等。當經驗多了,繼續做情緒上的“儉”就好了,那就是純然地跑掉再回來而已。另外,頭腦容易無聊,我的定力也很差,我的做法是在“是與否”練習中加上內在數數,讓頭腦幹我分配的任務,就像給野馬拴上韁繩,會多一些對頭腦的訓練。

品賓:@方園 多謝回應,很好的耐心磨練[抱拳]我有時候是一邊數數一邊想東想西[發抖]

世儒:@品賓。喋喋不休的頭腦可說是大家共同的困擾,想停掉它是極度困難的,而很多人看了書上說「No Mind 無念,沒有頭腦」,於是想盡辦法來對治它,欲去之而後快,結果可說是全都失敗了。為何如此?天生頭腦給我們,就是要它思考啊!就像給我們生命就是要我們活著啊!它不能思考,沒有念頭,它等於就死了一樣,你要它死,它怎能不反抗,肯定要多發出一些念頭給你,這教「頭上加頭」。我試過最有效的方法是「不迎不拒」也就是不給它「注意力」。有念頭來就讓它來,走了就讓它走,就好像看這天空的浮雲,飄來飄去,但都與我無關,無論多美,我既不去看更不去想,一切如其所是,我只專注於當下之事,把注意力在在正在做的事情上,觀察舉起双臂的我,頭腦、身體和情感正在發生些什麼?少了「注意力」這最寶貴的高等能量的挹注,它的聲音漸漸變弱,念頭變少,最後為「我」所用,如此而已。


方圓:「是與否的掙扎」D22 17分鐘

今天是又一個si-do躍層點,再次面臨嚴峻考驗。 開始練習沒多久就有酸痛感襲來,這次反而是從手腕處發起的,看來身體用力方式的確发生了某種變化。 在呼吸之間,觀察到自己有一個恐懼:不敢把肩三角肌的部位放松下沈,而是用呼吸一次次募集手臂下方和上背部的肌肉,達到把手臂托起來的效果。 於是允許自己穿過那層恐懼去看看有什麽发生,果然兩個呼吸之後,肩縫處傳來劇烈的酸痛,那個“否”的聲音清晰且響亮。想起今天老師的提醒,對頭腦的念頭不認同,不執著,於是我試著繼續保持在自己的呼吸中觀察,讓每一寸肌肉的緊張逐步放松。同時看著身體的酸痛難耐,以及念頭的來來去去,那個觀察的“我”卻穩定不動,這樣動與靜的反差在內心積攢著能量,在某一刻碰撞出一種新的感受:感覺自己就像黃浦江上由鐵索吊起的大橋,兩只手臂從肩頭到手指有一種一體的緊繃感,一種無形的力量把手臂吊住,似乎放下來都不可能。 最後的幾分鐘果然還是最煎熬的,但偏偏給了我更大的“驚喜”:女兒突然跑進我練習的房間,咿咿呀呀地大聲唱著自編的兒歌。那不成調的聲音仿佛用一張粗糙的砂紙在我五臟六腑用力摩擦著,我感覺從心到每一個毛孔都透出難耐的煩躁與掙紮。我盡力調整呼吸,但身體仍然忍不住地開始搖晃抖動,直到她收聲離開房間,我才發現渾身都汗濕透了。 哎,看來真的“路漫漫其修遠兮”,我的功夫還差得遠呢!


輝玲:6月3日「是與否的掙扎」第22天  16 分鐘

21天的練習已經很不簡單,再加上每天寫日記(看書寫東西是我的弱項),真的破我的人生紀錄。再次感謝老師的帶領,還有夥伴的同行。今天進入另一個21天的開始,嘗試把腳站比肩寬一些。先把右手肘的位置在胸前調整好,雙手往旁平舉。過程整體的酸痛減少,主要集中在手肘的位置。當觀察呼吸時,它是平穩,而且是逆呼吸。感覺時間比較快過,16分鐘完成早上的練習。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