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19)

2020-05-27

今天雙腳站得比較開,像一座山似的。手臂的疼痛感已經不明顯,感覺比較多得是酸,可奇怪的是到最後幾分鐘,居然興起放下手吧,很累了呢的念頭,當然還是不于以理會的堅持到練習結束。

先在身體的感覺都集中在頸部,整個頭部似乎是由頸後的兩條連到肩胛的斜方肌,耳朵後方連到肩膀的斜角肌,以及喉部的胸骨舌骨肌等六大肌群所支撐。頸部後方的斜方肌是有比前幾天輕鬆一些,但尚未找到最洽當的位置,一切尚在嘗試與調整中。

但在練習大約五分鐘後,喉頭突然一陣奇癢,忍不住咳了幾聲,位置應該是舌骨肌,最有可能的是莖突舌骨肌,要不就是甲狀舌骨肌。從身心一體的角度來看,我會認為這是一種喉輪的淨化與清理,將有助於我的身心內外的溝通與表達,畢竟這一直都是我長期以來的課題,這一兩年才話說得比較多,不然即使是在上課,大都是講解完動作之後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做練習,不需要說話。

今天也很清楚的感覺到,整個身體的中心已經向後調整了一些,前腳掌所承擔的身體重量,分散到了腳後跟,似乎站得更輕鬆一些了,期待明天的新發展。


顧曉雷:「是與否的掙扎」練習 2020.05.26
      今天是休息日,白天在家給朋友做藥,打好藥粉裝膠囊的過程中,不斷調整自己以往裝膠囊的方式,我們人總是習慣自己最常用的做事方式,因為注意力的長度有限,在失去主動注意力後就進入機械注意力(按照習慣做事,這樣自我的感覺是舒適,不需要付出額外的努力)。      下午《原本大學微言》導讀最後一講,又看到一些自己以往沒注意到的內容,在以後的日常生活中再深入體驗。   晚上開始練習15分鐘,鬧鐘調了16分鐘,哈哈,剛開始沒告訴朋友們。最後幾分鐘又開始掙紮,雖然否的力量很小。身體肩胛骨三角肌下方疼痛,深呼吸緩解,肩頸部肌肉酸脹。发現當身體出現不適會自動的調整,調整後身體已經不是原先的姿勢了。鬧鐘響,慢慢放下手臂,感受著氣血快速回覆。這時候告訴朋友們今天又做了小突破,鬧鐘定的是16分鐘。   結束後分享這些年來生命成長路上的經歷,爭取積極改造,重新做人。


輝玲:5月31日  “是與否的掙扎”  第19天

15分鐘站穩腳板的三個點,繼續三個中心的練習。手擡起後不久,右手的手肘有一陣子的痛。上面手臂的三角肌和手臂下面的肌肉是輪流痛。大概10分鐘左右,左邊頸椎旁的頭夾肌和右邊的肩胛提肌有短暫的痛。接著左右兩邊的頭也開始痛,而左邊的比較痛。最後幾分鐘雙手的手指(除尾指外)到手掌都非常麻和脹,這次左手的麻脹感上到手肘。從開始到最後幾分鐘前三個中心的連接干擾不大,可是當雙手的上下肌肉越來越酸痛至抖動,尤其是左手的力不足,兩次下沈一點需費力往上提,和兩旁的肋骨有點痛,需用身體的力來幫忙堅持時,发現這時的身體(運動中心)變僵硬,(理智中心)葛吉夫的眼神雖然是沒有焦點可是同樣是僵硬的,已不是葛吉夫的眼神了!噢,放鬆身體,回到葛叔叔的眼神,穩著呼吸,手讓它繼續發抖。時間到!閉上眼睛,繼續靜心與正坐。


方圓:「是與否的掙扎」D19 17分鐘

昨天发現進行到15分鐘時好像還有些細節沒有完全顯化出來,今天調整為17分鐘。今天注意在練習開始之前調整好雙腳的重心,慢慢再擡起手。一上來感覺身體像充滿了氣一樣,手臂自然地平伸,上下的肌肉似乎有點協同工作的感覺,沒有特別緊張的部分。頸椎注意微調了最下面和最上面的部分,並且左右調整了一下,感覺脖子整體很平衡,沒有緊張感。後背肩胛骨下方肌肉一條橫線地感覺酸痛,比昨天更明顯。而呼吸感覺輕松了。眼睛放松呈葛吉夫眼神,在頭腦保持數數時突然想到施崢昨天的經驗,於是腦中閃過上師上江洲的形象,不禁開始心中默誦他的名字。突然產生了個奇怪的感覺,從肩窩處好像長出兩條鋼筋,一下子分擔了手臂的負重感,並且向手指無限延伸,整個人像被串起來架著。這種被支撐著的感受一直持續,以至於平時讓我痛不欲生的極限點都沒有出現,兩條大臂還有余力微微調整旋轉用力的角度,讓兩邊更加感覺平衡。鬧鐘響起時手臂輕松地落下,发現雙腳跟後外沿有點壓痛感,雙腿血液循環加速,整個人覺得充滿能量。


施崢:第19天 23分鐘
今天全程一半眼淚,一半打嗝。是過去那些,無覺知的狀態里稀里糊塗受的苦,向外尋求價值感時,對自己的不認可,以及對外境的無法接受。整個過程就好像在當下不斷的沖刷我的心靈之鏡。有意思的是,一邊哭一邊嘴里在湧出甘甜的泉水[偷笑]最近胃口明顯開了,之前吃兩頓,現在要往三頓吃了😂,存了個不想身體變形的小心思,平時還是有些收斂的[掩面]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