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18)

2020-05-26
現在手臂內側和外側肌肉的使力和張力來到一個平衡,不再只是靠肩頭與上手臂外側的肌肉力量來吊起手臂,於是開始把注意力的主要轉向罩門之一的脖子和頭部。

我非常精微的調整頸椎的連結頭部的C1第一頸椎與連接肩部的C7第七頸椎,這才發現雖然後移動才0.1公分不到,但會影響到足踝關節以及腳背的肌肉,他們之間有著非常奇妙的對應,我尚在觀察與調整適應當中,看來還需要幾天的練習,才能找到最佳的平衡點。

今天頸椎與足踝關節以及腳背肌肉的微調,帶來手臂和頸部肌肉的變化,首先頸椎菜的肌肉不再那麼痠痛了,壓力轉到耳後連結到肩膀的肌肉,查了一下人體解剖書,最有可能的是中斜角肌。連帶的手臂的肩三角肌的壓力大幅紓解了,而小手臂從手肘到小指尖的尺側曲腕肌,以及被稱為蝴蝶袖的上手臂肱三頭肌倒是痠痛起來了。

我不斷的在找新的平衡,希望每一塊骨頭和每一寸肌肉都能如其所是的一起和諧工作,這才是最輕鬆作省力,如此我就可以把省下來的能量與注意力,放在更深與更廣的覺知上,為活在當下打好堅實的基礎。


品賓:是與否練習D18
這幾天練習時給自己增加了小要求,盡量保持傳說中的葛吉夫眼神,放松眼球,並放松臉部肌肉~跟閉眼比起來,睜眼的挑戰要更大一些,尤其是孩子在面前跳來跳去時,葛吉夫眼神就成了屠夫眼神[尷尬]。最近有一個发現,我的重心偏落於腳後跟,除非站立過程中有意識導引到三角區,這可能是我四個腳趾幾乎連在一起的原因,接下來練習要加強腳部的覺察。還有一個发現,幾乎每次都是10分鐘左右進入拉鋸,最難以忍受的是孩子過來動我的身體,所以最後幾分鐘往往是最難熬的,除了應對身體的酸麻,焦躁和憤怒也在身體里翻騰,還得提醒自己回歸呼吸,真是多重考驗啊~還好,每次都能有驚無險,順利過關!

輝玲:5月30日  「是與否的掙扎」第18天 15分鐘昨日我給自己設下了界限而不知:我非常珍惜被心靈的力量得以矯正骨盆及頸椎。但是我太執著於這個成果以及這具身體,以過去被矯正過的腰椎,胸椎,頸椎很容易被舊有的姿勢打回原形的經驗,所以我一整天都一直很用力要保持正確的姿勢,結果弄巧反拙,越用力越找不回那種正確姿勢的感覺,而且本已慢慢減退的疼痛反被緊張的用力弄得更痛。睡前重聽 [界限] 和對著文字看時才如夢初醒!啊,我必須放掉所有個人的企圖與執著,完全地交付給心靈的力量,信賴它他的引導,才能跨越自己設下的界限!早上練習,重點放回注意力的長度和深度希望隨著練習能去到廣度。當我把葛吉夫眼神當作是我的理智中心,手、腳、身體的各部位需調整時是我的運動中心,苦與痛、是與否的爭鬥是我的情感中心,我发現當我去調整某個姿勢或去感覺某個地方的疼痛等的那一剎那,葛吉夫的眼神就跑掉了!啊呀,要怎樣去連接這三個中心,怎樣保持注意力,非常難噢(雖然早上的練習有體驗到一點點的成果)!好,我有了練習的新目標!  回到身體的感覺,我的腳板常會把重心移到內測,頸項和腰部的疼痛減少很多。雙手臂的肌肉上下都拉到,同時都酸痛,還有肩膀與手臂間有個集中點會比較痛。要結束前的三分多鐘,拇指、食指與中指的半邊手掌很脹而且麻帶痹,可是我左手的尾指(已刻意讓它靠攏無名指)與無名指之間還是出現冰涼的感覺。在“享受”著手臂上下越來越酸痛和觀著這些奇妙的感覺時,時間已超過16分鐘。正坐,聽了老師的 [積蓄]後,與昨天的 [界限] 相連接讓我感慨萬分。是啊,我都會在積蓄中去抓過往的某些東西或經驗以為可以獲得安全感。我需時時提醒自己,走在內在之旅,要堅信海爺爺說的: 我們只有臣服,讓偉大心靈的風帶著我們到它所要到的地方!

方圓:D18 15分鐘今天擡起時手臂上下的肌肉都感覺軟綿綿的,沒有用力;反而是後背肩胛下方肋骨位置的肌肉酸痛。試著調整脊椎,這種肌肉的拉力就落到了腰上,感覺胸腔成為一個豎直的空桶。頸椎兩側的肌肉酸痛持續了一小段時間,而小手臂從手肘到小指尖的尺側曲腕肌酸痛不明顯。手肘下方心經和小腸經的位置奇怪地透著涼氣,持續排寒直到練習結束。肩三角肌位置的痛感程度略減輕,不再如之前的痛不欲生,而就是像扛著兩個鉛錠的沈重感。保持數數直到練習結束,感覺今天的練習時間過得非常快。放下手臂時,上半身非常平靜而輕松,雙腿內側熱血翻騰,兩條腿瑟瑟地微抖。另有一個奇怪的感覺,好像站立時人矮了一截,似乎是沈入泥中了。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