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09)/ 林世儒

2020-05-17
完成了一個上升的「八度音階」算是小成,只要繼續保持同樣的方式繼續練習下去就好,「意志力」必然會獲得提升,並達到葛吉夫大師所說的「結晶」。但我不以此為滿足,我還要更上一階,從今天開始加入新的實驗,希望能在舊有的基礎上,找到新的可能與發展,把整個練習完全吸收消化後,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並以不同的面貌應用在更多的地方。

這就像「乾卦」,來到「九三終日乾乾」已經完成了一個完整的乾卦,在單位裡成了主管,已經有所成就了,算是小成。當然是可以在此打住,開始享受過去努力的成果。要不更辛苦一些,繼續向前一大步從「內卦」跳進「外卦」,在另一個層次從頭開始,如能在完成一個乾卦,那就是六爻皆陽的,內外完整的「乾卦」,可說是大成了。

《周易•乾•文言》九四曰:「或躍在淵,無咎。」何謂也?子曰:「上下無常,非為邪也。進退無恆,非離群也。君子進德脩業,欲及時也,故無咎。」「或躍在淵,乾道乃革。」《象》曰:「或躍在淵,進無咎也」。「及時、進、革、無咎」這正是我接著要做的。特別是「革」改革、革新、革命。要有別於過去,並開創出新的可能、新的局面。第49卦「革卦」值得參考,「君子豹變,小人革面」,改革的重點在於內在素質而非外在面目,內容重於形式,千萬不要劃錯重點。

因為長期使用3C產品,肢體上難免會有些變型,比如上背部會向後弓起,脖子會向前伸,胸椎和頸椎處在不自然的狀態,為這附近的肌肉帶來許多不必要的壓力,造成肩膀與脖子的痠痛。雖然我對此很有意識,經常注意的去調整,但仔細觀察在體態上還是有稍微的偏離。所以就從這這開始新的工作,實驗與研究。

練習開始前我先站好「立如松」,然後有意識地稍微把心輪向前迎,脖子向後收,讓正常的脊隨曲線的重心都落在身體的中軸線上,然後才開始抬起雙臂。果然從後腦沿著脖子到肩膀的那兩條肌肉,不像上周那麼痠痛,但在過了大約五分鐘之後,從眼睛正後方的後腦袋,向下延伸到脖子下的大椎穴。頸椎兩側的肌肉特別酸,大椎旁肩膀上的肌肉特別痠痛,後來又延伸到手臂直達首掌,所有的壓力都集中在這了。

我想這是正確的,手臂的重量不應由脖子承擔,現在脖子只負責頭部的重量,而它釋放出原背負的手臂重量還給了手臂,所以手部的壓力更大了,而脖子已經縮短的肌腱,需要一段時間的調整與適應,現在力量也還不夠,痠麻(不同於過去的痠麻)也是必然。最後五分鐘感到有些難熬,但還好上週已鍛鍊出一些「意志力」,撐到結束沒有問題。

當我把雙手慢慢放下時,發現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都麻了,第一次經驗,明日再觀察。現在做完後我都會再多站一會,因為此時身體會做非常精微的自我調整,讓身體處在一種最輕鬆省力的姿態中。我保持不移動避免去干擾到它,並且仔細的觀察記得這個印象,作為明日練習時的基準點。

這也算是一種「刻意練習」,更是「元亨利貞」的應用與實踐。


輝玲:5月21日「是與否的掙扎」 第9天 15分鐘練習開始2分鐘雙手慢慢熱起來。6分鐘上手臂肌肉酸痛並感覺沈重,9分鐘背部胸椎兩旁肌肉酸痛。肩頸的肌肉也拉緊酸痛。這當中都有重覆的去調整姿勢及去感覺腰椎和頸椎的位置(調整後酸痛有減輕但很快又回來)。可是當中會有煩躁和不安,總覺得自己不懂得調、亂亂調!就這樣在這煩躁不安中度過。12分鐘,雙手開始有些发抖,無名指至手肘的經絡尤其酸痛。滴答滴答15分鐘到了,深呼吸慢慢放下僵硬酸痛的手,閉上眼睛,靜觀漸漸恢覆平靜的心,但似乎感覺還有沒完成的東西。。這幾天我都盡量的調整自己的站姿、坐姿等。也把注意力放在放松肩膀的力量和手的力度。其實這三天除了停下後的半小時,雙手都處在酸軟中。小我有好幾次以微弱的聲音叫我‘停止練習,說是沒有幫助的’。噢我明白了,它是換個方式讓我感覺煩躁不安來打擊我的自信心。哈哈,我不會放棄的!!我的手也恢覆正常了!

方圓:「是與否的掙扎」D9,18分鐘。今天決心有所調整,放掉小我對目標的渴望。因此把計時器放在視野之外,只專注在自己的身體感受中。第一次感覺脖子兩側連接頭與肩的兩根肌肉非常疼,怎麽調整頸椎都難以消除。沒有鏡子不知道手臂掉的程度,但盡量用感覺去保持雙臂的水平高度。今天極限點出現時沒有特別激烈的情緒,最後幾分鐘用數數來堅持,覺得雙腿肌肉发緊。鬧鐘響起慢慢放下雙臂,酸痛不再但變成手肘特別疼,都沒法擡手起來擦汗。

靜雅:今天是練習「是與否的掙扎」的第九天。我每天練習的很少,只有七到八分鐘。開始練習是因為我認為對我的胸椎會比較有幫助(有節胸椎外突)。這兩天發現在日常生活中我正在不自覺的踐行著“止”,輕松而且明了。跟著老師的練習總是會有不期而遇的額外驚喜[抱拳][抱拳][抱拳]

qZqO

發佈留言